第62章 是你太笨

    一连几日北唐烈白天都见不到人,但是每天晚上还是要顾卿伺候他沐浴,不管回来多晚,就算是快到天亮的时候回来,都要把顾卿叫起来,就算顾卿心中再有不满,但是看到北唐烈那疲倦的面容,自己的心不知觉中就软了。

    她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找到不死神医,不过这个青玉小世子出入王府的频率十分高,最后干脆直接在烈王府住下来了。

    也拖这青玉小世子的福,北唐烈免了她的禁闭,让她照顾小世子,可是她哪里会照顾孩子啊,还是个神童级别的!

    经过这几天的相处,顾卿也失望的知道青玉并不是来自二十一世纪,是个货真价实天赋异禀的神童。

    这个青玉小世子不仅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而且学武的资质了得!北辰帝特地将这几年的武状元全部搜罗过来,天天陪着青玉练武,仅仅十天的功夫便将几人的功夫学的差不多,基本上是一点就通,根本不废吹灰之力。

    每次青玉学完了都会默默地走到顾卿面前,一脸淡然,只是一双细小的眼睛有着淡淡的轻蔑。分明是赤裸裸的嘲笑顾卿的愚笨,顾卿这几日被气的吐了三升血,这就是传说中的学霸和学渣的区别吗?为什么要被一个小孩子羞辱?

    不过顾卿很快就搬回了一局,一日两人准备斗蛐蛐,顾卿在草地里费劲千辛万苦找到一个叫声响亮,前腿粗壮的蛐蛐,来到青玉小世子面前,她就不相信比那些靠脑子的东西自己会输,这蛐蛐也不会继承青玉那聪明的脑子,也能做个常胜将军!

    没想到第二日一大早,顾卿便带着自己找到的蛐蛐去了青玉的房间,他是住在逐鹿殿的西偏殿,两人见面十分方便。

    没想到这货一脸傲娇,只是轻蔑的瞥了眼:“皇婶,就算了找来十只蛐蛐,也不可能赢了我的!”

    看着他那副小贱样,顾卿气不打一处来,直接吼道:“你先给我拿出来再说!老娘就不信这个邪!”

    他拿出背在身后的手,掏了掏耳朵,一脸嫌弃:“皇婶,请注意素质。”

    尼玛,老娘的素质都给你磨光了。

    但是接下来看到他缓缓从身后拿出他的蛐蛐时候,顾卿无耻的笑了,大声放肆,毫不掩饰。就连那一屋子的下人看了,都一个个捂着嘴,不敢笑出声。

    她指着他手中特大号的“蛐蛐”狂妄的大笑:“这就是你的蛐蛐?”

    青玉面色难看,瞪了眼下人,不爽的看着顾卿:“怎么,有意见吗?我可是废了好大的功夫才从外面找到的!你看我蛐蛐的个头这么大,你定输无疑!”

    顾卿已经笑的直不起腰,一点形象都没有。

    青玉来了火气,大声喝道:“你不要笑,你不知道你笑的多么难看。”

    顾卿此时已经没心思来研究他说的话,笑的差点岔了气,指了个丫环,说道:“来,你告诉小世子,这是什么?”

    被点名的丫环为难的说道:“小世子,你手里的那个不是蛐蛐……”

    “不是蛐蛐,那是什么?”他疑惑的将手里的深褐色的大块头拿近眼前,无比认真的看了几遍。

    “没想到大神童竟然连蟑螂和蛐蛐都认不出来,你手里的学名叫蟑螂,我们俗称小强!”顾卿说完后,看着青玉那一脸黑色,顿时笑的直不起腰。

    青玉还不死心,指着那个丫环,继续问道:“你说,这是蛐蛐还是蟑螂?”

    “回小世子的话,是……是蟑螂。”

    青玉的脸连黑三层,但是依旧维持自己的风度,淡漠的将小强放下,一脚碾死,然后淡漠的走出了院子。边走还边说:“你们给本世子打水了,两桶!”

    于是接下来的三天青玉对蟑螂恨之入骨,就连蛐蛐也遭了央,一律不得出现和听见。

    也只有顾卿每次都会无情的嘲笑他,看着他黑沉沉的脸,顿时大快人心,憋了这么久的气终于顺了!

    这个蛐蛐风波过去后,青玉也不在嘲笑她了,原因无他,因为每次还没嘲笑顾卿,就被顾卿那蟑螂给嘲笑回去了。

    已经是四月下旬,天气是再好不过的了。好像大家都很忙碌,就连萧引也不见踪影,她问了青玉,他坚持不承认和不死神医是师徒关系,只是见过,但是并无师徒之情,不论顾卿怎么追问,都是这样的回答。

    但就算不是师徒,但是也认识不死神医,也许大家都在为找寻不死神医而奔波吧!

    青玉祭祀完六王爷的陵墓,因北辰帝的挽留,便在京城待些时日,至于一些时日是什么时候,就要看皇帝老人家的心情了,这样的举动,无不让有些人急切了。

    看了眼外面的太阳,十分舒适,便屁颠屁颠的跑到了西偏殿。自己虽然解禁了,但是因为青玉的关系还是住在东偏殿。

    正在练武的青玉,耍了一套抢法,看到顾卿,直接兴趣缺缺,撂下长枪不咸不淡的看了眼,便转身就走。

    顾卿在身后叫住他:“今天我不是来嘲笑你的。”

    青玉这才停下脚步转过身问道:“那你来也肯定没有好事。”

    顾卿笑道:“这么好的阳光,我们出去走走吧,皇婶婶带你吃好吃的。”

    青玉斜睨了一眼,无尽鄙视:“我贵为世子,什么好吃的没吃过。”

    “你去不去?”

    “去!”

    尼玛,这孩子,完全就是欠扁啊!

    两人不做停留,不一会便来到了繁华的大街上,看着顾卿一下子扎到了人群中,不一会手里就多了许多吃的。于是眼睛不屑的瞪了眼,淡淡的说道:“真丑!”

    顾卿瞪了眼:“就你好看,你们全家都好看!”

    青玉皱了下眉毛,小小年纪,一张脸虽然稚气,但是已经颇有些英姿。他低头沉思,半晌才坚定的说道:“确实,我们全家都好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