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遇见秀世子

    两人吃过饭,便准备回去没想到刚出了醉仙居的门,便看到了秀世子,正和一个女子攀谈,说的正高兴呢。

    当初听到顾潇潇以侧室之位进了门,自己并没有感觉到诧异,这样的顾家估计就连忠王都看不起,完全是依附着别人的爬虫,有什么值得怜惜的?更何况顾潇潇善妒,就算只是一个侧妃,估计也不会受到什么欺负。

    后来不久北辰帝就指婚右将军之女贺静,婚期定在九月份。大周本是开放的国家,男女恋爱也十分自由,可以正常来往,更何况已有了婚约的?

    现在看来这个女子就是贺静了,只是不知道不吃亏的顾潇潇会怎样,到底是将军之女,不知道顾潇潇吃不吃得消。

    虽然和顾潇潇不和,但是她也是受害者,败在了无形的皇权之争中。

    秀世子看到顾卿和青玉,原本和颜悦色的脸转眼变得不善,他可还记着这个烈王妃三番两次的针对顾潇潇未婚先孕这件事,还害的皇爷爷勃然大怒!至于青玉,小小年纪,皇爷爷竟然把自己和一个八岁的小毛孩比较,他自然是不待见青玉,这两个人一起遇上了,自然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了。

    青玉倒是知礼数,淡笑道:“青玉见过哥哥,这次青玉回来,一直忙于父王的祭礼,所以为的空去忠王府拜见大皇叔和秀哥哥,还望秀哥哥在大皇叔面前替青玉说两句。”

    小小年纪,说话滴水不漏,当真是人才!

    秀世子没有什么心情待她,用鼻子轻轻的哼了一声,藐视的回应了一声。

    青玉也不气,看着旁边的贺静笑道:“我还在封地的时候就知道秀哥哥和顾相家的大小姐感情深厚,没想到成婚后也琴瑟和鸣。秀哥哥就连吃饭也要带着,可见秀哥哥对这位嫂子是多么厚爱有加啊!”

    这话一出,北唐秀和贺静皆是面色一变,只不过北唐秀是气青玉,而贺静是气北唐秀。这番话贺静听来却是他北唐秀和顾潇潇感情深厚,这美名都传到偏远的封地了,自己即将嫁进去为正室,这让她如何不生气?

    北唐秀脸色一变,有些不满的看着他:“你不知道就不要胡说!”

    “秀世子,我看不是小世子胡说,看来今日陪在你身边的不应该是我贺静,而是那顾潇潇了。我记得她此时正怀着孕,世子还是多抽点时间陪陪她吧!”

    “静儿,那这午膳……”

    “秀世子回去和顾潇潇用吧!”说罢直接扬长而去。

    顾卿不禁暗自赞叹,不愧是大将军之女,洒脱率直,这话说的多么解气啊!

    青玉还在那扮无辜,一脸诧异的看着北唐秀:“秀哥哥,那个不是嫂嫂吗?怎么才这么会,你又找新欢了?看来传言不能全部听信啊!”说完还一脸痛恨自己轻信谣言的样子,在一旁观看的顾卿,就差没有为他的演技点三十二个赞了!

    秀世子看了两人一眼,狠狠的瞪了眼青玉,气的甩袖而去。

    顾卿轻轻撞了下青玉,青玉一脸骄傲的看着她:“怎样,赶紧膜拜我吗?”

    本来顾卿还想大肆夸奖一番,看着秀世子变青的脸实在是太爽,但是这小子一脸欠扁的说出来,实在是太可恶。于是凝气,定心,身子狠狠撞了过去,青玉一个措手不及,便整个人跌倒在地。

    “你这个女人……”

    顾卿一个眼神瞪了过去,嗞着牙说道:“叫婶婶!”

    青玉对着空气挥了一拳:“你是小人又是女人,我不和你计较!”

    两人出了门便往回走,走了一会,没想到一辆马车横在了面前,憨厚的车夫下了马便笑道:“烈王妃,小世子累了吧?小的这就送两位回去。”

    顾卿皱眉,这辆马车并没有王府的标志,而且车夫含糊不清,也没说是哪个人派来的。顾卿机警的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便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既然知道他们是烈王妃和小世子,还敢在大街上强人的,怕是来头不小。

    青玉满意的点点头:“你这次总不算太笨!”

    顾卿观察了一下地形,此时已是中午,大街上的人不多,而且这么一辆马车横在她们面前,就算这马车后面发生了什么,估计也没有人知晓。

    顾卿刚想大叫,没想到那车夫一个大步走近,在她一步外的地方停了下来,腰间就多了一把锋利的匕首。他的袖摆很长,似乎专门用来遮住匕首的,所以就算有人好奇的朝马车后面看一眼,不知情的人也以为他们是在聊天呢!

    顾卿抓住青玉的手,一脸淡色,低头看了眼青玉:“不要怕,我会保护你。”

    青玉撇撇嘴,这样笨的女人,谁保护谁还不一定呢!但是她的手握着自己的手,用力握着,竟然让他有些感动。

    她直接看向那车夫:“说吧,你们想干什么?”

    那车夫诧异的看了她一眼,没想到顾卿这么冷静,丝毫没有出现慌张的神色,不由得有些赞赏:“王妃真是好魄力啊,只是我拿了别人的钱,自然要为别人消灾,你们就随我走一趟吧!”

    两人便随着那车夫一同上了马车,车夫点住了她们的穴道,便奔驰而去。

    青玉看了眼淡定自若的顾卿问道:“你怕吗?”

    顾卿十分诚实的点点头:“我是第一次遇见这样的事情,我确实蛮害怕的。”

    他笑了笑:“我倒不是第一次遇上,只是我已经不害怕了。”

    顾卿知道他说的不是第一次,是因为他四岁去封地的时候遭歹人毒手,四年前留下的痛楚和现在相比确实算轻的了。

    青玉冷静的分析:“你我出来身边都会带有暗卫,这个人能悄无声息的处理掉,而且如此胆大的在大街上劫持,看来是故意给九皇叔看的,看来我们并不会有什么危险。”

    顾卿点点头,他说的没错,小小年纪就有这么强的判断力,那长大了还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