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围困

    追踪着千里香,一路奔驰到了皇城门口,北唐烈的眉头深深皱起,竟然出了城,似乎事情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简单了。一双眼睛在极致的夜色下,闪过一抹令人心扉的寒光。

    城墙上,巡夜的官兵看到下面一人一马皆是黑色,不细看仿佛是融入了夜色之中。

    那守卫刚想喝斥,没想到正好看见北唐烈缓缓抬头,那一双冷酷至极的眼眸,顿时大惊,是什么样的人,竟然有这样可怕的眼睛。本来到嘴的训斥给生生的压回了喉咙,转口说道:“来者何人?已经关城门了。”

    “本王乃是烈王,还不快开城门?”

    烈王?这两个字如同惊雷,惊得他震耳发聩。烈王的大名无人不知不人不晓,就连他都没有把握。盯着那幽暗的双眸,守卫暗暗心惊,急忙叫来了守城的守将,现在已经不是他能够的决定的了。

    急忙叫来守将,守将一开始还斥责这个小兵不懂规矩,这深更半夜的,人家烈王不在温柔乡,怎么会在这?要不是这小兵说的一脸严肃,他就算是来瞧一眼都是不愿意的。

    没想到看着下面那黑色锦袍的男人,一身贵气逼人,双眸摄出惊人的冷艳,守将看了眼,便觉得手脚冰凉。他见过烈王,虽然是远远的看过,也足矣震慑在那样的威严之下。就算没见过,此时看了这一双眼睛,心里也确定了八九不离十了。

    他猛地拍了小兵一巴掌:“还愣着干什么啊?还不给烈王开门?”

    虽然心里疑惑这么半夜烈王急急忙忙出城是干什么,但是堂堂王爷,岂是他这种小人可以知道的?

    匆忙开了城门,北唐烈夹着马腹,神色极淡的看了眼那守城的将领:“如有旁人知晓,定斩不赦。”

    人已走,声尚留。

    那冰寒的言语流淌在夜风中,让人犹如置身于腊八寒冬的感觉。

    而此时的顾卿已经被带到了狼啸山,对于这个山自己还是有点印象的,距离京城有十几公里的距离,因为山形像一头狼仰着脖子长啸,所以起名狼啸山。

    这狼啸山原本是草寇占山为王的地方,当年北周攻下南齐不久,那是个兵荒马乱的年代,北周入驻南方,改国号为大周,又遭逢大将军宋谦的叛变,京城四处流寇丛生,而当初最大的流寇帮派就是占据在狼啸山上,虽然狼啸山不是很高,但是一面靠山一面靠水,还有两面直通官道,打家劫舍十分方便。

    虽然当初大周背腹受敌,根基不稳,但是大周有北唐烈,横空出世的战神,没想到在攻陷南齐皇城那一刻足矣显示他的智谋,没想到行军打仗也是大周第一人也,天之骄子,四个字就是为他量身定做的一般。

    他,当之无愧!

    随着大周的根基渐稳,也没有人敢在离皇城不远的地方作祟,所以这狼啸山就连山底下都没有人,可以说是个荒山。

    虽然这个狼啸山荒废多年,但是以前的房屋陈设还在,打扫一下也勉强可以落脚。

    她实在摸不透这个传说中第一杀手的心思,在她的印象中,杀手不是一出手必定不会有生还的吗?更何况这鬼哭恶名在外,应该是个极其难以对付的人,为什么此刻竟然这样……

    只见这位憨厚杀手大叔,拿着火折子来到她面前傻呵呵的笑着问道:“女娃娃会不会烤山鸡啊?”

    顾卿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无语的问道:“你是饿了?”

    鬼哭可爱的摸摸自己的大肚子,乐呵呵的说道:“跑了这么久,是有些饿了,我告诉你,我的轻功虽然快,也不费内力,但是就是太费体力了,跑了这么久,还把你蒙混出城,到现在可不是饿了吗?我鬼哭是个大老粗,烧出来的东西不好吃,要不你给我烤烤山鸡呗。”

    一个杀手这么萌蠢萌蠢的蹲在自己面前,笑的那么无公害,要不是见识过他的轻功,知晓他的恶名,顾卿很想给他一巴掌就走!

    见顾卿点点头,他十分欢喜的点着了火折子,然后迅速的将顺手带上山的山鸡处理干净,递给顾卿。顾卿接过横穿山鸡的棍子,此刻已经忘记了自己是个不幸的受害者,反而为难的说道:“这里没什么调料,估计做出来的不好吃。”

    哪知鬼哭从怀中掏出了无数个纸包,打开来看竟然是盐、八角、茴香、香叶……这些佐料,顿时傻了眼,瞠目结舌的问道:“你……你这是自备的?”

    鬼哭笑嘻嘻的说道:“没办法,脑袋别裤腰带的人,出门必备的!”

    我擦,如果不是杀手绝对是好老公啊!

    顾卿便开始架着火堆,开始烤鸡,自己在乡下的时候也没事偷地主婆家的鸡改善伙食,还被她家的小女儿给发现过,没想到吃了一只鸡下来,两人之后经常偷鸡吃,地主婆还以为是黄鼠狼吃的呢!想当年都是吃鸡吃出来的交情啊!

    一只鸡烤好了,鬼哭也不客气,撕下一个大腿给顾卿,自己就一人独包了,吃完后心满意足的摸摸了大肚子,开心的说道:“没想到你有这样的好手艺,这样搞的我都不好意思下手了,但是任务还是要完成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