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放火

    既然自己是对方的人质,她就不相信他们放任她的死活!她还有一个小小的期盼,但愿有人看到这山上的火势,会觉得不对劲,前来救她。

    将原本还残留的火焰堆积干燥的木头,那原本渺小的火苗瞬间蔓延上来,渐渐烧的旺盛起来,还伴随着噼里啪啦的声音。

    顾卿将手上的抓着的几个火把扔了出去,有一个是扔到了门口,现在火势还小,估计还没有人会注意到这。

    看着门口那堆积的家具慢慢烧了起来,越来越大。顾卿咬牙,就是这个时候了!

    顾卿拿着手里剩下的火把烧着窗户,祈祷时间过的慢一点,一定要让她成功!

    外面的人很快便发现里面着火了,便纷纷撞门,但是发现门被抵住,怎么撞也撞不开。鬼哭皱眉听着来人禀报,不由得皱眉,这个女人远比自己想的要聪明许多,难怪主上会愿意冒险用她来试探北唐烈!

    来人见汇报后,鬼哭大人毫无反应,顿时不知道怎么办,这鬼哭的大名无人不晓,虽然是在王府里面精心培养的死士,但是看到这位杀神还是忍不住害怕。

    鬼哭肥硕的手指摸上怀中隐藏的匕首,冷声道:“我要活的。”

    那人全身一个寒颤,立刻吩咐下去,赶紧撞门!

    此时火势已经四起,透过门扇可以看见里面的火正熊熊烧起,众人提着水桶,门不被撞开,根本无法灭火。

    就在这时山下的探子回报:“大人,山腰上无人生还!”

    鬼哭对于这样的结果毫无意外,如果北唐烈连这点能耐也没有,也不会让他舍弃自己的优势,在这里等他了。

    “你们不要管里面的火势了,去埋伏!”

    原本还在撞门准备实施营救的人全部放下手里的活,转而下山去埋伏,鬼哭精悍的眼神中满是深意。

    听到鬼哭的话,顾卿很震惊,他就这样放弃这里,是明摆着给她机会逃跑不成?

    虽然心中疑惑,但是顾卿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眼下最关键的是要逃走!

    她撞破窗户,因为没有人阻拦的情况下,逃脱的十分顺利,刚钻出窗户,便脚尖轻点,身型迅速的隐没于黑暗之中。

    她要逃!在鬼哭面前,自己一点优势也没有,她只能抢占先机!

    山头有冷风袭过,鬼哭一脚踹开烧的不成样子的门,里面是漫天的火势,但是哪里还有先前女子的身影?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慢慢扬起,但愿这个女人不会让自己失望!

    鬼哭就坐在那石阶上,仍由后面的房屋慢慢燃烧,远远的便能看见山头燃烧的火光。他在等,等一个能让他站在光明下战斗的人!

    果然,不到一柱香的时间北唐烈已经解决所有人,浑身是血的出现在自己面前。他的左腿不便,走路一瘸一拐的,但是丝毫不影响他的雄姿英发。

    冷风吹拂过他的脸颊,身前的头发沾染了鲜血粘稠的粘在身上,此时被风吹散,鼻腔间竟是血腥味。黑色的锦袍上看不出血迹,只是颜色越发的深沉了,仿佛融进了黑暗。

    他的身上很多细小的伤口,看的出来,就算和那么多人对决,他还是占尽了优势,可见北唐烈是个多么可怕的人。

    他的脸,划过冷厉。眼底的深沉的紫光,是死亡的颜色,美丽但是危险,让人饮鸩止渴。

    他缓缓提剑,任由身上的黑袍被风吹动,血腥味瞬间弥漫了整个山头。因为他剑折射出来的冷光,让整个山头都沉浸在一种肃杀的氛围之中。

    “本王的王妃在哪?”他冷冷的问道。

    鬼哭站起身子,依旧是憨厚的笑容,指指身后还是冒着熊熊烈火与浓烟的房屋笑道:“就在里面,就要看你有没有能力救她出来了。”

    北唐烈的眉头紧蹙,脸上看不出异样,只是眼底的深沉之色让人发怵。他没有在和他废话,直接提剑便直直的刺了过去。

    鬼哭也敛了脸上的嬉笑,露出杀手本色。他的速度在江湖上称第二,无人敢称第一。他的速度也是他杀手成名的利器。没有人快的过他的匕首,也没有人能追得上他的步伐。

    两人仅仅是一个罩面,就是不留余地,招招直逼生死。北唐烈的剑快准狠,左腿的腿疾丝毫不影响他的出剑速度,不论下一秒鬼哭出现在什么地方,他的剑便准确的射过去,哪怕没有伤害到鬼哭分毫,但是那把剑像是如影随形,转瞬回到了自己手中。

    鬼哭也没想到北唐烈的剑如此阴邪,每一招都不似正常人能使出来的,角度偏僻,而且招招阴险毒辣,不是攻人心脏,就是刺人下身,稍不留神估计鬼哭就要做史上第一个太监杀手了。

    两个人都是让人闻风丧胆的人,到底是谁更胜一筹?

    鬼哭从不轻易出刀,不到杀人的最后一刻不会使出自己的匕首。只是北唐烈运用自如,脸上的神色都未曾变过一分,让鬼哭不得不佩服这样的敌人实在太可怕,难怪忠王会费尽心思想要除掉此人,只怕……

    他眼底一闪而过的厉色,一声尖啸,是匕首出鞘的声音。与其说他的武器是匕首,还不说是短刀,比匕首长了几寸,有些弧度,传闻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