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有风无浪

    此时的京城还是一派安详,哪怕烈王称病已经有三个早上没有上早朝,大家都不觉得什么,因为北唐烈不上早朝是常有的事,只是谁也不知道北唐烈失踪了,同时失踪的还有烈王妃。

    一个密探停在烈王府后院围墙之外,神色紧张的盯着烈王府的大门,似乎毫无异动。就在这时,突然肩上搭上一只手,那手十分的漂亮,仿佛白玉一般无暇,欣长的手指轻轻敲打,每一下都让密探的心中如有雷击。

    才刚刚回头,还没看见手指的主人长什么样子,就被人一记手刀,从背后狠狠敲晕了过去。

    傅景落无奈的看着已经昏迷过去的密探,抬手默默鼻子,举手间尽是一派风雅自成。踏月脸上余怒未消:“踏月没有傅公子那样的闲情逸致,踏月关心的只有王爷王妃!”

    两人回到王府,那探子被泼了水,不一会也就醒了过来,一看座上两人一个似笑非笑,一个恨不得立刻扑上去剥皮抽筋,看看都不禁缩了缩脖子。

    “你们想干什么,我只是个良民!”

    “良民?”踏月冷笑一声,直接上前一拳头砸了过去:“你以为你扮成老百姓我就看不出来了?你说,你是不是忠王派来的?”

    “你在胡说什么?我要……我要告你们!”那人一脸惶恐,矢口否认,抵死不从。

    踏月毫不客气的一脚踩在他的脚踝处狠狠的踩了几下,不顾那人的惨叫,冷声说道:“你再不说我便将你把右腿砍掉。如果还不说再砍左腿。如果还不行,那么就是胳膊,眼睛、舌头、耳朵……”

    傅景落坐在上座,漫不经心的喝着茶,盘问人他不如踏月,踏月深得北唐烈的真传,狠辣劲也不容小觑。今天是北唐烈失踪的第三天,当晚等他们赶到狼啸山的时候,已经一派狼藉,就连北唐烈和顾卿都消失了,可恨的是他们还不能大张旗鼓放开手脚的搜寻,一旦惊动那些虎视眈眈的人,恐怕烈王府都会遭遇不测。

    现在北唐烈不在,傅景落就是这个王府的实际掌权人,没有人敢质疑他的决定。

    但是他敢肯定的是北唐烈并没有落入忠王之手,否则忠王也不会沉不住气,来探测王府的虚实。

    那么傅景落就要将这出戏演好,不会让任何人看出半点端倪,然后再不着痕迹的去找北唐烈下落。

    毕竟狼啸山是出了皇城的,所以在不惊扰任何人的情况下搜寻要有一定的难度,就怕被忠王发现,来一个乘机杀人。

    如此狠辣的招那密探没支撑一会便吐出了真话:“我家王爷担心烈王的安危,所以让小的来探探情况。”

    傅景落优雅的喝了一口茶,对着踏月点点头。踏月眼色一狠,直接将那人的头颅给扭了过来,死不瞑目。

    尸体转瞬被人带了下去,赶来的青玉正好看到这一幕,小小的脸上满是不符合年纪的沉重神色。他走到内屋,皱眉问道:“是忠王的人?”

    踏月点点头,青玉脑子飞快的转动一下,突然轻咦了一声:“我越想越觉得事情太过奇怪,我觉得忠王肯定没有要伤害我们的意思,至于这个鬼哭不按常理出牌,也许……”

    “也许什么?”踏月赶忙问道。

    傅景落放下茶杯,眼神高雅如清月:“也许鬼哭听命的不是忠王?”

    青玉点点头:“没错,我怀疑的就是这个。怎么,傅叔叔有头绪了吗?”

    傅景落淡然一笑:“我也是在怀疑这个。忠王一开始的意思恐怕只是请了鬼哭,让你知道他能随时杀了你,让你好自为之。正好你那一日离开王府是和顾卿在一起,所以顾卿是顺带着带走的。却没想到鬼哭回去复命的时候遇到了另一个人,知晓了这件事,又将主意打在了顾卿身上。”

    “那就说明鬼哭是在替两个人办事?”

    踏月皱眉摇摇头:“一个杀手怎么会有两位雇主?”

    这话一出三人都沉默了,鬼哭是个杀手界极有信誉的杀手,断不会做出这样违反职业操守的事情,这样的推理根本就行不通。

    那如玉的手指轻轻划过茶杯的边缘,手指还残留那淡淡的余温和弱不可闻的茶香。此时最急的应该是傅景落,可是傅景落知道他只能冷静,因为不仅是北唐烈就连青玉的安危都系在他的身上。

    指甲敲打着杯沿,发出清脆的声音,突然声音停止,傅景落那清朗风月般的眼眸缓缓抬起,终于露出几日来最舒心的微笑:“如果这个人是天煞盘的主人呢?”

    两人闻言皆是身子一震,相视一眼,都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震惊,不约而同的开口道:“天煞盘的主人?”

    “没错。”傅景落嘴边流淌着自信的笑容:“世人都知道有天煞盘,但是都忘却了当初建立天煞盘的那个人。”

    青玉凝眸深思:“天煞盘虽然建立时日尚短,只不过是短短几年的时间,但是网罗天下杀手,到现在战绩辉煌,很少有败仗,足矣看见背后那个人是多么的强大。不过……”

    青玉有些犹豫:“毕竟这个天煞盘的主人是传说中的,谁也没见过,为什么要拿九皇婶试探九皇叔呢?”

    傅景落摇摇头:“那就要问那个人了。”

    三人心中皆是猜不透为什么,一旦这个设想成立的话,那么北唐烈将要面对更强大的敌人,整个杀手组织,那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只是不这样推测,又实在难以合情合理。就连聪明如傅景落都觉得有些犯难了。

    踏月不去想这背后错综复杂的关系,眼下最关心的是要找到王爷。他一脸急切的看着傅景落:“傅公子,现在我们不能全心搜查,这王爷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