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天煞盘

    鬼哭一看见好酒好肉伺候,小眼睛全是欢喜,但是这样的表情只是露出一秒,便不再流连那一桌子美食。看着北唐忠脸上虚假的笑脸,直接说道:“五十个死士全部死翘翘了。”

    北唐忠一张老脸很明显的抽动了一下,每一个死士都是费尽心思培养的,没想到一下子就直接死了五十个,就连怎么死的,自己还看都没看一眼,就这个被人轻描淡写的说一句死翘翘,就没了。

    一想到对法是杀人不眨眼的杀手,北唐忠脸上的愤怒只是一闪而逝,顿时堆满笑脸:“几个不成器的奴才,死了就死了。只是小王想斗胆问一句,鬼哭大人独来独往,向来都是一个人执行任务,为什么这次竟然带上王府的人呢?”

    鬼哭没有掩饰,直接说道:“因为来者是北唐烈,就连我都没有把握赢他。不过你也不要心疼你那五十个死士,他们也算是死得其所。”

    北唐忠被这一句话勾起了兴趣,全然忘记先前自己还未这五十个人心痛来着。“不知鬼哭大人所说何意?”

    “北唐烈竟然为了顾卿孤身赶来,而且不顾自己的安危,可见对这个女人是多么的重视。我为王爷找到了北唐烈的一根软肋,王爷应该高兴才是。”

    北唐忠听完后有些狐疑,他不相信北唐烈是这样为一个女人如此不明智的人,但是鬼哭的话又不得不让他相信。纵然心底再怎么怀疑,但是他还是相信了。脸上随即浮现欢喜,能得到一个北唐烈的软肋,死五十个人,确实再值当不过了!

    “好!非常好!鬼哭大人果然给小王带来了一个巨大的惊喜,只是小王还有一个疑虑,为什么鬼哭大人现在才回来告知,这三天……”

    “看来世子没有告诉你,他让我去风王府去探虚实,寻找个机会再把宋离绑了。”

    北唐忠老脸一僵,一想到这个不成器的儿子就一肚子火。他看着鬼哭,忍不住再一次强调:“鬼哭大人,你是我请来的,自然只能听命我一人……”

    话还没说完,鬼哭不悦的眼神看了过来:“我也说过,我鬼哭做事一向随心所欲,除了会完成雇主的任务,其它的时间我都是自由支配的。我与世子投缘,你来奉劝我,还不如奉劝世子。”

    北唐忠知道自己这番话惹得鬼哭不悦,自然不敢再说什么,万一任务完成之后,鬼哭心生怨怼直接把自己杀了,那就玩大了。

    不敢再说什么,只是寒暄了几句,便离开了。

    鬼哭看都不看一桌子的菜,身子像是一条鬼影,迅速的消失。再一次停下来是城郊一片竹林,萧引早已等候在那,看到鬼哭赶来,笑道:“你的轻功越来越精湛了。”

    鬼哭现在哪里还有半点杀手的样子,一个憨厚的大叔,笑的一脸腼腆:“我自称第一,萧先生绝对是自称第二的。”

    萧引也不客气,直接切入主题:“你的主人还愿不愿意见我?”

    其实萧引挺对鬼哭胃口的,但是一旦和自己主人画上等号的事情,他便无能为力。这憨厚的汉子为难的搓着手:“不行啊,你也知道我主人那脾气,他说不见就真的不见。这次要不是你送来了一批好画,估计也不会和你合作去绑那个烈王妃了。”

    萧引皱眉,狭长的眼睛满是无奈,这个天煞盘的主人远比北唐烈还要可怕,且不说一己之力网罗天下杀手,还让他们信服,组织一个庞大的杀手群。本人还是一个非常低调的人,不知姓甚名谁,就连样子都没人见过。

    就连鬼哭都没看见过他的真面容,只知道这个人的武功比他还要高,而且十分可怕。当初鬼哭不愿意被人控制,没想到这个人抓住他打败后,没有杀他,反而放了,然后再抓。一连十几次,这样可怕的毅力让鬼哭佩服,才答应加入天煞盘。

    后来问别的杀手,都是如此,有的真的宁死不屈,他还真的没有杀人家,反而在对方有难的时候帮助,这样的大度,简直望而生敬。

    所以天煞盘所有的人对这位连脸都没有见到的主人,敬佩有加,绝对信服。就连鬼哭这样心高气傲的一个人,提到他都心甘情愿的叫一声主人,这才是让萧引佩服的。

    这个天煞盘的主人有一个特殊的爱好,爱画成痴,只要有名家画作全部收揽,这一次能和天煞盘合作,也是因为萧引一下子拿出了十幅名作,才勉强答应,就算如此,萧引也是连面都没见着啊!

    萧引暗恨,他就不相信这个人这么难对付,没有其他的弱点!

    似乎看出萧引所想,鬼哭乐呵呵的凑上脑袋:“萧先生莫要急,据我所知主人建立天煞盘是因为一个女人,只要你能把这个女人带到他面前,估计什么事情都答应你了!”

    八卦的萧引一下子来了精神,没想到这个神秘的男人全然为了一个女人,可见这个女人在他的心里是多么的重要。

    鬼哭挠挠头:“具体的我也不知道,只是我当初答应加入天煞盘的时候问过他,为什么建立天煞盘,他说是为了寻找他心爱的女人。我只知道这么多,我看你啊,还是多找些好画给他吧。”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