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他醒了

    出了厨房来到前屋,张大爷正披着衣服等着她,看来是刚才因为张文山的事情惊醒,才匆忙起床的。

    看到张大爷,脸上生起羞愧的意思:“张大爷,我不是故意的。”

    张大爷理解的点点头:“我都知道,这过日子一个巴掌拍不响,我家文山有心,可你无意。其实老朽当初救你的时候,就想着你这样白净的闺女要是嫁给我们家文山那该有多好啊,但是我看的出,你们不是普通人。”

    顾卿一惊,没想到张大爷一切都心知肚明,顾卿那些小伎俩在这个活了半辈子的老人眼中不堪一提。既然人家都这样说了,自己也没必要再掩饰什么了。

    她依旧恭敬的站在一旁,像是受训的晚辈。张大爷继续说道:“文山喜欢你,我们大家都喜欢你,你留下来不行吗?我可以不计较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我看的出文山对你是真心的。”

    “张大爷,我们才认识几天,怎么说真心呢?”

    “傻丫头,这种事谁说的好啊,文山也相过亲,都看不上,但是看到你就不一样了,他还给你买簪花。我都是活了半辈子的人了,这点小心思还看不出来。文山这个人是笨,不大会哄女孩子,可是你嫁过来也不会让你受委屈的。而且你兄长也能继续住在这里。”

    顾卿摇摇头:“张大爷,你对我和我大哥有救命之恩,我十分感激,但是感激的代价不是和张二哥成亲。我和我大哥明天就会走,找到我二哥的时候,我定会将钱都送过来的。”

    张大爷张了张嘴巴,没有再说什么。当初救下顾卿兄妹二人,无非是同情,但是现在顾卿已经打破这个家的平衡。在自己的儿子和顾卿两人间,自然是选择了张文山了。

    张大爷摇摇头,叹了一口气。

    回到房间,看了下简陋的屋子,这本来是张文山的房间,现在腾出来给顾卿他们住,自己还去张大爷屋里面打地铺,现在也是时候换给人家了。

    北唐烈还是昏迷中,只是神色平静了许多。她倒了一碗水,依旧是嘴对嘴的方式,这几日照顾的已经习惯了。

    约莫小半个时辰,张文山被张大哥张大嫂找了回来,在堂屋说了一会话,便也散了去。

    再出去时,张大爷已经回屋了,张家对自己已经仁至义尽,就算现在赶顾卿走,也是应该的。走到厨房将在炉子上煮的粥盛了一碗,端回房间。

    搅成浆糊状,小口小口的用嘴喂了进去,一小半碗粥全部喂下去,自己已经累的满头大汗。擦了擦额头,她坐在床边看北唐烈依旧冰冷的轮廓,轻轻的叹息一声,手指自然而然的覆上他的眉心,把玩着他的眉毛,虽然只是几天的时间,但是动作已经娴熟到好像一直都是这样子亲近一般。

    “我明天就带你离开了,不知道你会不会抱怨我让你受了颠簸,我告诉你,明天呢,没有豪华的马车接你,只有那个板车……板车你知道吗?就是乡下人用牛拉着的两个轮子的那个板车,我要这样子把你拖走,我告诉你我还没有钱,你衣服里面的那个玉佩我还不敢当,没钱的日子好辛苦啊!”

    “确实辛苦。”突然一道暗哑低沉的声音响起。

    原本还在絮絮叨叨的顾卿一下子激灵了起来,从床头跳了下来,看着一动不动的北唐烈诧异的问道:“你醒了?”

    “嗯。”从鼻腔里发出淡淡的一声,因为好几天没有开口说过话,嗓音极其低沉,每一声都十分低压,充满磁性的撞进了心底。

    在顾卿满含期待的注视下,那一双眼眸缓缓睁开,一如既往的黑色深沉如水,流淌着那惊心而过的紫色眼眸。

    转动了一下眼睛,适应了屋内的环境,眉头便轻轻皱起:“我睡了多久?”

    顾卿已经顾不及他问的是什么了,这三天的精心呵护,终于等到他醒来的那一刻了。她太过激动,以至于忘了眼前的男人是高高在上的北唐烈,竟然情难自制的一下子抱了上去,激动的说道:“你终于醒了。”

    感受到怀中那一份娇软,他从昨日便恢复了意识,但是一直未醒转过来,但是发生了什么事自己还是知道的。比如这家的二儿子倾慕于顾卿,还送了一只簪花。还知道这个女人谎报了两人的关系,说是兄妹,而且这几天一直都是用嘴给他喂食。

    想到那昏迷中触动心房的那一抹柔软,北唐烈突然觉得不曾颤抖过的心,因为那一片柔软,惊得塌陷了一片。

    他本来有许多话要质问她,但是没想到刚睁开眼,顾卿就喜极而泣的扑了上来,那一句“你终于醒了。”像是多年的老夫老妻一般的问候,他竟不知两人已经熟悉到这样的地步?

    他的大掌不由自主的覆上那娇弱的背,这几天对于她来说确实不容易。他的话语没有往日的冰寒,淡淡的说道:“不哭。”

    本来顾卿的眼泪还没那么汹涌,因为北唐烈似是安慰的一句话,让她哭的更加厉害,一想到狼啸山那一晚到现在,自己的神经紧绷,到现在都未曾松懈。

    她只是个弱小女子,她也有脆弱的时候,现在伏在北唐烈的肩头,靠在他结实的胸膛中,这些天的担惊受怕,辛苦付出一下子得到了最好的回报一般,让顾卿一下子哭的更加汹涌。

    她紧紧抱着他的脖子,泪水打湿在他的衣襟上,顾卿边哭边说:“你知不知道,你要是再不醒来,明天我就要自个拉着板车拖你走了!”

    北唐烈的手一僵,声音不自觉的寒冷下来:“你哭是因为这事?”

    没想到顾卿十分坦诚的说道:“是啊,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子,拖着大板车,我又不是老黄牛啊!”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