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又傲娇了

    她还没有站定,独属于北唐烈独有炽烈、霸道、伟岸的气息交织在鼻尖。顾卿一下子脑袋发懵,不明所以。

    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眉宇间的傲气淡然肃静,独有的阴冷气息。他高傲的头颅微低,侧脸与脖子的完美的弧度交接,让顾卿看着口舌发麻。

    她艰难的咽了咽口水,然后脑子一抽问道:“王爷,你是想亲我?”

    北唐烈刚刚俯下的身子猛然僵住,眉头深皱,这个女人当真是一点都不知道如何讨好男人。

    他猛然放开顾卿,顾卿吐了一口气,她深知刚才的那种氛围,确实让她有种意乱情迷的感觉,可是他们是什么关系,是什么身份?难道是行名义上的义务?

    顾卿不想两人的关系不明不白,她实在是想不到更好的方法来止住两人之间的暧昧气氛了。她闪躲着目光,北唐烈看在眼里十分的不悦。哪个女人看到自己不是自己粘上来,看是顾卿竟然是躲闪不及,这样的小心思完全被北唐烈看透,黑眸暗转,大手随即放开顾卿。

    刚才自己那一瞬间的情动随即消失殆尽,一丝温情都没有。

    得到自由,顾卿有些慌乱的说道:“王爷,天色不早了,你先睡吧,我们明日还要离开呢。”

    北唐烈点点头,看着她从柜子里娴熟的抱出被子铺在地上,不由得眉头一皱:“你晚上就是睡在地上?”

    顾卿没有回头,依然专心的铺着被子:“是的啊,这床小,你是病人,自然要睡床的。”

    “上来。”他沉声说道。

    顾卿铺被子的手一僵,有些诧异的回头,正好对上那深邃的深眸,一眼看不见尽头,那样的暗沉。小小的顾卿倒映在里面,就像是一片孤舟,渺小的不堪方物。

    看她呆愣在那里的模样,大眼里面满是错愣,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

    随即眉头更加不悦的皱在一起,对于顾卿没有第一时间执行自己的命令十分不高兴,声音冷寒了几分:“我不想重复第二遍。”

    顾卿还是犹豫,那张床根本就是单人床,就算是北唐烈一个人睡都显得拥挤,怎么可能两个人睡?

    她想都不想就拒绝道:“王爷,这床太小,我皮糙肉厚,睡地上没事。”

    北唐烈眸色暗沉,自己一个大男人睡床,让一个看着这么水嫩,自称“皮糙肉厚”的女人睡地上,不要说北唐烈看不下去,任何一个男人都看不下去。这几晚她都是这样度过的吗?心底最柔软的地方被触动。

    “那本王睡地上,你睡床。”醒来到现在,北唐烈还第一次自称本王,看来是真的不高兴了。

    敏锐的捕捉到北唐烈言语上的不快,连忙拒绝:“那怎么可以……”

    “还不给本王上来?”北唐烈显然已经没有了耐心,就连眼神都有些不善,这个机会不知多少女人做梦都不敢想,没想到放在这个女人面前,却推三阻四,难道和他一起睡很耻辱?

    一念及此处,北唐烈的眼神更加冰冷,只是眼眸抬转间,有一种难以言语的高冷气息包裹着顾卿,顾卿没有挣扎,她是不可能让北唐烈睡地上的,她也没胆子啊!

    顾卿蹑手蹑脚,慢吞吞的爬上床,动作要多慢就有多慢,北唐烈脸上一派平静,没有丝毫的不耐烦,反而饶有兴趣的看着顾卿那心有不甘,却又不敢发作的表情,虽然不好看,但是看在北唐烈眼里,却比以前见过的女人真实多了。

    顾卿终于费了一炷香的功夫,才慢吞吞的脱完外套,小心翼翼的爬上了床,将自己的身子离北唐烈足足有一掌的距离,身子紧紧的贴在床沿,就连转过头看一眼北唐烈勇气都没有。

    北唐烈身子刚好,这一次他病得不轻,加上和鬼哭等人的纠缠,虽然没伤其根本,但是也让他劳累过度,再加上遇到了他心底最不能触碰的害怕,这一场病,比任何一场来的都要凶猛,即使现在醒了,身体还有些虚弱,但是强悍如斯,北唐烈还是让人感到害怕。

    他撑着脑袋,好整以暇的看着顾卿,出其不意的用大手推了推顾卿,顾卿一个措手不及,直接身子一翻,就要滚落下去。

    就在顾卿刚要尖叫出声的时候,北唐烈的大手犹如禁锢一般的牢牢握在顾卿的腰上面,轻轻一带,顾卿便滚回了床上,顺便也滚回了北唐烈的怀中,直接用自己娇嫩的鼻子,撞了个满怀,鼻子都感觉压扁了。

    “啊,我的鼻子!”顾卿捂着鼻子惨嚎一声。

    “早干嘛去了?”北唐烈的话仿佛是憋着笑,这可是顾卿从来没有见过的。一抬头便看见了北唐烈嘴角淡淡的笑容,眼底的笑意虽然浅,但是顾卿从未见过,顿时忘记了自己鼻子上的疼痛,诧异的看着他:“你也会笑的这么舒心?”

    一句话北唐烈的笑容消失殆尽,转眼即逝。顾卿瘪瘪嘴,这个男人又傲娇了。

    “你还睡不睡?”北唐烈冷冷的问道。

    顾卿连连点头,累了一天也确实困了,要不是北唐烈折腾估计这个时候自己已经睡着了。

    两人都躺好,北唐烈将被子盖在两人身上。两人的距离实在是太近了,北唐烈将顾卿从床边拉回来就一直锁在怀中,丝毫没有放开的打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