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你不要看

    顾卿也是皱眉,到底是什么人要这样置北唐烈于死地?既然从狼啸山一路追寻到这里?

    北唐烈全身紧绷,自己虽然伤愈,但是现在身边多了一个顾卿,要对付这些人显然不容易。他眸光凌厉凄寒,有着难以言喻的肃杀气息。

    那十个人相视一眼,其中一个人转头离去,似乎要通风报信,而其余的九人都提着刀,纷纷向两人刺了过去。

    “待在我身后。”他面色严肃的说道,如果放在以前,自己看都不看一眼,可是现在多了个手无缚鸡之力的顾卿,虽然从傅景落那知道她又不俗的轻功,但是仍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顾卿暗恨自己穿越没有一个好身体,她现在更加坚定自己一定要拿到天山雪莲,否则这一身寒毒去不了,估计一辈子脚底跑路都没别人快!

    顾卿紧紧的跟随者北唐烈的身后,她现在不敢乱跑,这来的几个人,个个是高手,一个个拉出去和踏月单打独斗都不为过,又哪里是她能抵挡的?

    她现在能做的就是保全自己,尽量不给北唐烈制造麻烦。

    他的手轻飘飘的拂过她的头发,她只觉得头发一轻,那簪花已经出现在北唐烈的手中。

    北唐烈出手的速度极快,也十分狠毒,每一招不是最致命的,但绝度是最毒辣的。簪花所过之处,就会有人的眼睛瞎掉。

    顿时惨叫声四起,有的变成了瞎子,有的变成了独眼龙。

    他们仅仅是一个回合就知道北唐烈深不可测,自己就连困住都实属易事,为今之计只能放在那烈王妃的身上了。看来鬼哭大人一番精心算计,终于抓到了北唐烈最脆弱的软肋了!

    几人改变战术,一个个全部攻击北唐烈身后的顾卿。顾卿暗骂一声,老娘长得这么像小白鼠,很好欺负是不是?

    其实顾卿跟小白鼠没什么区别,就是能跑!

    顾卿左躲右闪,像是个小尾巴一样粘着北唐烈,这几个人才终于发现不对劲,软柿子其实是硬柿子,小白鼠其实是小白猫,也不好抓。

    北唐烈过招闲暇之余也不禁觉得好笑,这顾卿远比他想象的聪明。

    就在这时,远处迅速的飞过来几个身影,一下子冲进了战斗当中。

    北唐烈淡然的看着两方人马混战在一起,便淡然的撕下衣角一处,将簪子上的血迹给擦干了,往她头上带上,虽然有些不喜欢这个簪子是别的男人送的,但是不得不说,这简单的头饰她带着十分好看。

    看他一脸冰寒擦拭血液的样子,看他转眼淡然的为她戴上簪花的样子,顾卿觉得这个人前后判若两人,简直是天差地别。

    沾了血的木芙蓉,开的更加艳丽,在那一头乌黑的青丝之中,仿佛是黑色悬崖上面绽放的唯一一朵花朵,带着死亡的芬芳。

    自始至终,北唐烈身上都没有沾上一丝血迹,但是那些人可就不一样了,直接一上来抹脖子,刺心脏,惨叫声更加凄厉人寰。如果是北唐烈,都是直接毙命,根本不会多给喘息的机会。

    顾卿看着那抹脖子的动作那么熟练,还想研究一下,没想到自己被纳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中。头顶上传来那淡淡似清泉过涧,清冽幽凉的声音:“不要看。”

    顾卿呆呆的看着眼前棉布的纹理,因为是人工织的,所以纹理不紧凑。顾卿不知道自己脑袋一懵,想的竟然是这些没用的东西。

    他不自然的声音,带着一丝温柔,深深的撞入顾卿的心底。她有些不安,这狼啸山一夜改变了太多东西了,就连顾卿都觉得发生的太快。

    北唐烈对她的态度依然清冷傲慢,但是多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温柔,这样的温柔简直是致命的!

    “王爷。”她的声音闷声闷气的传来,是因为捂了个结实的原因。

    北唐烈淡淡的应道。

    “王爷如果是报答这几日的照顾之情,大可不必这样的,我虽然这几日看了你的身体,但是我不会要求对你负责的,王爷大可放心。”

    “你说什么?”北唐烈不悦的声音骤然响起,吓得顾卿心头一跳。

    难道不是这个原因,虽然自己见过他最脆弱的样子,也和他患难与共,但是如果因此换来了北唐烈有一丝丝想要善待的心思都不想要。她要的不是施舍。

    “你此后再说这样的话,定不饶恕。”他的声音变得冷峭,就连身体的温度都下降了。

    顾卿闷闷的点头,然后又开口说话,北唐烈顿时不耐烦的说道:“你还想说什么?”

    “王爷,你可否将你的手拿开些,我……我有些闷。”

    北唐烈拿开手,顾卿呼吸到新鲜空气,憋红的脸终于舒缓了许多。对方的人已经解决的差不多了,只见一人上前跪下:“王爷王妃,请随我们进京。”

    北唐烈点点头,这次没有再牵着顾卿的手,而是大踏步的离去。

    顾卿看着北唐烈冷峭的背影吗,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生气了,难道自己又说错了什么吗?他北唐烈不怕,可是顾卿害怕啊,承受过一次背叛的人,在面对感情,还是那份大胆毫不畏惧的心吗?

    一路上,虽然坐在一个马车上,但是他淡漠的闭上眼睛,似乎隔绝了整个世界一样,他的那一方天地是极寒之地,任何人都触碰不了。顾卿坐在旁边,却觉得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