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好看吗

    回到逐鹿殿,张妈妈早已收到消息,正急急忙忙准备出门,被刚赶回来的顾卿碰上了。张妈妈看到顾卿的那一瞬,老泪纵横,这些年看着顾卿长大,顾卿在她眼中就是自己的孩子,现在失踪了这么多天,傅景落还口风严谨,不肯透露。要不是青玉再三保证不会有事,估计张妈妈都快要奔溃了。

    看着张妈妈有些消瘦的脸,顾卿觉得自己很过分,让张妈妈为自己这么操心。她将张妈妈搀扶回屋,刚扶她坐下,张妈妈哪里坐的住,急忙站起身,左看看右看看,将顾卿翻了个遍,确定她无恙的时候,才松了一口气,红着眼睛说道:“小姐啊,你可让老奴担心死了,你这要是发生了什么,那老奴也就……”

    说道后面泣不成声,顾卿知道这些年的相处,两个人可以说是相依为命,在她的眼中,张妈妈也是自己世界上唯一的至亲。

    “妈妈,以后不会再出现了,不会让你担惊受怕了。”顾卿感受到张妈妈真真切切的关心,泪如雨下。

    青玉看着两人抱头痛哭的样子,不禁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说了句:“这就是女人啊!”

    刚进了书房,傅景落就让踏月在外面守着,便不发一言的看着北唐烈。北唐烈淡淡的说道:“查清楚鬼哭背后是什么人吗?”

    聪明如北唐烈如何不发现此时的蹊跷?自然想到自己计谋有余,心狠不足的大哥是不会有这样冒险的胆识,唯一的解释就是鬼哭背后还有一个人。

    傅景落抿了抿嘴唇:“你知道的,我想知道的不是这个。”

    北唐烈幽然的抬起双眸,精光艳艳的看着他:“那你想要知道的是什么?”北唐烈嘴角勾起似有若无的笑意,似乎能看透傅景落的心思。

    傅景落没有说话,最终只是无奈的叹了口气:“这次什么都没有查到,对方是个非常厉害的人,我们的人刚有靠近,就被人发现,全部被迷晕了,送了回来,可见这个人没有什么恶意。”

    “没有恶意?”北唐烈皱起眉头,手指轻轻的敲打着桌面,发出清脆欲滴的声音。这样大费周章的派出鬼哭来试探,怎么会没有恶意?实在是匪夷所思:“难不成只是想戏弄本王不成?世上可没有这么好的买卖。”

    看着他嘴角阴寒的笑容,知道他有了方法,便问道:“你打算怎么做?”

    北唐烈冷笑:“既然对法我们无法探查出来,就让有的人帮我们探查!放出消息,说龙腾图在鬼哭手中。”

    傅景落难得的皱眉:“如果你放出龙腾图的消息,那么无忧公主以后就危险了。”

    “危险?反正日后必定有人打上她的主意,何必在意这早一时晚一时?忠王多疑,就算是假的也会自己求证一番,他那样想当皇帝,自然会给我们打先锋,我们只要静候佳音即可。”

    北唐烈嘴角的笑容是冬日的冰花,美丽中带着死亡的味道。

    这就是北唐烈狠毒至此,他甚至怀疑,他这么费尽心思救下南宫无忧是不是为了他另一个精心的棋局?

    踏月的声音毒打断两人的谈话:“青玉世子来了。”

    “进来。”

    青玉一进来,就明显感受到两人的气场有些不一样了,不禁疑惑,这两个人都说了什么,怎么感觉神情都有些不对?

    “我来是想告诉九皇叔一声,还有一个月,你们想要医好的人就会出现在你们面前,还希望九皇叔说话算话,将我想要的东西给我。”

    北唐烈淡淡的点头,没有在言语什么,三人相视一眼,各怀心思。

    夜幕渐渐降临,北唐烈不知道自己一个人在书房坐了多久,在无忧离开后,自己这些年头一次把自己关在书房里面。

    这与世隔绝的两个时辰内,他什么也没想,因为只要他一凝神,那个干净犹如栀子花的笑容便跌进眼底,就连他自己都觉得心惊,自己何时让这个女人的笑容,这么深刻的映在了脑海?

    他喊道:“踏月。”

    门外想起一丝慵懒的声音,似乎是刚刚睡醒,迷迷糊糊回答的样子。这声音他记得,是顾卿的。

    门扉忽然打开,顾卿原本是一屁股坐在门槛上面,后面靠着门,仰着脑袋睡了一会,听到北唐烈的声音,含糊的应了一句,但没想到下一秒自己便直接人仰马翻的跌倒过去。

    脑袋撞到地上,发出清脆的一声,直接把顾卿给疼醒了。苦着脸,揉着后脑勺,顾卿直接破口大骂:“奶奶的,开门不知道知会一声啊?”

    北唐烈没想到一开门,顾卿就送了这么大的礼。不禁对她又好气又好笑,但是很快的掩藏好自己的情绪,板着一张脸,眼底的深色带着尊贵:“本王的好王妃?”

    那一声询问,调子高高扬起,顾卿顿时意识清醒,自己来找踏月给自己办事,怕北唐烈出来时候不见人,又要怪罪踏月,便在这候着。她等了许久,都怀疑北唐烈是不是在里面睡着了。昨晚没睡好,自己也撑不住的靠着门睡了过去。

    北唐烈已经很久没这样说了,那么代表他下一秒开始小心眼了。

    顾卿站了起来,看着北唐烈在黑暗中挺拔的身姿,即使他一身玄衣,淹没黑暗,她都能清晰的找到他的轮廓,是那么的独一无二。

    “踏月呢?”

    “踏月替我办事去了,我怕王爷怪罪,便在这等着了。”

    北唐烈微微皱眉,问道:“你等了多久?”

    “不知道。”她如实回答,来了古代这么久,对于看一眼太阳就知道是什么时辰的绝顶本事,至今还不会。

    “去洗洗睡吧。”他突然拽起她的手,便往逐鹿殿的方向去了。

    顾卿惊讶的在背后说道:“王爷今晚不去碧波池了吗?已经好几晚没去了。”

    “本王困了,陪本王睡觉。”

    顾卿长大了嘴巴,任由晚风灌进嘴巴,什么意思,以前是伺候沐浴,现在档次变高了是吧,直接来个床上伺候?

    身后的小手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猛然甩开了自己的手。看着自己宽大的掌心,哪里还残存那一抹柔软,随着她的抽离,自己的掌心也跟着冷却下去。

    心里,有种不能言语的失落。

    他眸光深沉,一顺不顺的盯着她,是自己说出那句不必畏惧他的话,才给了这个女人这么大的胆子吗?如果是这样,他北唐烈,收回。

    “你干什么?”

    他的声音突然变得十分冰寒,刚才挣脱他手,已经触怒到他了。

    顾卿直视着他的眼睛,不能让这个男人为所欲为,自己不是他的婢女,没有义务他冷了自己还要给她暖床。

    “现在不是在乡下了,王爷想要睡觉自然有人愿意,但绝不会是我。”

    北唐烈忽略她的话,只是蹙眉说道:“你是在拒绝本王?”他言简意赅,直接说出顾卿的意思。

    顾卿看着他忽明忽暗的神色,暗自吞了吞口水:“王爷可以这样认为。”

    他眉毛一挑,深沉的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