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他的往事

    突然怀中的可人儿转了个身,将自己的脑袋闷在了他的胸膛,像是一只小猫一般,蜷缩着身子,静静的躺在他的怀中。

    他见过太多的女人,他曾以为无忧已经是世界最美好的女子,可是他遇见了顾卿,这个不懂服输,表面臣服,实则有众多小心思的顾卿,却总是不经意的勾起他的兴趣,让他有着性子,慢慢去和她斗。

    感受着她的呼吸,知道她还没睡,突然她闷闷的嗓音传来,像是只慵懒的猫:“王爷。”

    他淡淡的“嗯”了一声。

    顾卿似乎下了莫大的勇气:“你为什么孤身前去救我,而不是等踏月他们一起。”

    黑暗中的眸悄然睁开,看着她安然躺在自己怀中的样子,肩膀有着轻微的颤抖,她一定是满含期待和小心问出口的吧。

    北唐烈心里划过一片涟漪,大掌悄悄的覆盖在她的后背,想要给她一丝宽慰。

    “我怕来不及。”

    他淡淡的声音,没有情绪的波折,但是停在顾卿的耳朵里,却是那么动听。他明知道是一个陷阱还愿意往下跳,是真的在乎她吧。

    在火海里,头一次看见那样尊贵傲气冷酷的北唐烈脸上竟然会流露出害怕不安和茫然,那才是真正叫顾卿心碎的。

    一个那样骄傲的人,在为她进入火海那一刻,是忘却了自己的生命。

    他明知道自己进去,可能也会死在里面,但是他的步伐没有丝毫的犹豫。

    “其实我从未想过第一个人是你,我想过踏月、傅景落、青玉……却没有想过你。我以为你不会在意我的生死……”说道最后顾卿也说不下去了。

    她突然用力的抱住了北唐烈的腰,将脑袋埋在他的怀中。北唐烈的眼眸划过惊讶和心疼,这个丫头竟然哭了,是太害怕了吗?折腾了这么久,终于放松下来,想到那一晚才会哭的吗?

    他搬起她的脑袋,睫毛上挂着晶莹的泪珠,在黑夜中是那样的明亮。她的眼睛是一汪湖,湛蓝湛蓝,纯粹的仿佛是最美丽的景色。

    她的泪让他浮动心底最柔软的地方。他见过太多女人的眼泪,但是没有她的纯粹干净,惹人怜惜。

    用指腹轻轻的拭去她睫毛上的泪珠,从未有过的温柔语气:“不要害怕,一切有我。”

    他不知道,顾卿的害怕,不是那一晚是多么凶险,而是自己害怕又要被人抛弃。这样的感受经历过一次就好,她其实是个懦夫,在一个地方跌倒就再也爬不起来了。前世自己被家人抛弃,后来又被恋人抛弃。这样的痛苦,她不想再经历了。所以当看到北唐烈的身影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时候,自己是那么高兴。

    这一刻的顾卿放下了所有的倔强,在北唐烈怀中的只是一个需要呵护的小姑娘。他的唇轻轻覆盖她的眼睛,吻去所有的泪水,唇瓣相抵,他轻声说:“我不会让别人伤害你。”

    “嗯,我相信你。”这一刻似乎忘却了他的身份。

    她柔软的睁开眼:“你为什么会怕火?你在昏迷中一直喊不要,是发生了什么吗?”

    北唐烈的气息忽然一紧,就连眸光都变得有些不一样。他的眉紧蹙,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

    顾卿缩缩脖子:“我错了。”

    北唐烈摇摇头,有些轻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似乎想要将什么东西,从身体里拿出来。他看着顾卿娇小迷人的样子,轻轻笑道:“你胆子已经够大的了,其实也没什么不能说的。”

    顾卿的眼睛立刻变得明媚,眼睫毛一根根湿漉漉黑亮亮的,眼睛更加乌黑动人。顾卿已经竖起了耳朵,北唐烈的故事,可不是一般人能听到的。

    看着她已经准备好,他苦笑一声:“是个不好的故事。”

    北唐烈的那一声苦笑让顾卿的心脏一抽,自己从未向今晚那样接近过他,甚至要知晓他的过往不堪的记忆。

    这一刻一直堵在心头的南宫无忧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北唐烈虽然一直都是意气风发不可一世的样子,但是她知道,每个人都会有脆弱的一面。在碧波池熟睡后露出真挚笑容的他,在昏迷后一直不安的他,都在她心底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

    她的小手从被窝里伸出来,抚平他的嘴角,她看不得他的脆弱,这样骄傲的人,怎么能有这么让人心碎的脆弱?

    “算了,我不听了,免得你想起不开心的事情。”

    他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她,良久才缓缓的开口:“也没什么,都过去了。曾经在前朝当质子的时候,那些公子哥总是喜欢去冷宫找我麻烦,他们见不得一个质子还像一个皇子那样骄傲,便欺我辱我。我一直置之不理,后来传来我母后的死讯,父皇很快重新封后,似乎忘却了我的存在,而那些人一把火烧了冷宫,更我这个高傲的质子下跪求饶。

    我就这么看着火海外面,他们一个个那好水桶,等着我下跪求饶。但是我没有,我那时想,母后走的是那么孤独,陪着她去也好,没想到有人救了我,是个彪悍异常的女子,而我从那时就害怕火,只要火势一大,便不知所措。”

    没想到北唐烈这么光鲜的背后,付出了那么多的代价。听闻自己母亲逝去的噩耗,还要忍受别人的羞辱,这样的日子一定不好过吧?

    虽然她从小被赶出相府,但是身边一直都有张妈妈,可是那个时候的北唐烈呢?

    异国他乡,孤身一人,这样的他是何其的孤独?

    她的小手握紧了他的手,那双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