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龙腾

    顾卿吃完早膳便兴致勃勃的去作画了,今天难得心情大好。

    张妈妈看了两眼,便转身离去,顾卿作画的时候不喜欢别人在场,这是顾卿的习惯。出了门,回到了房间便关上了门,手里多了一把银哨,上面精心的绘制的繁密的花纹。

    大约一个多时辰,一个肥胖肥胖的中年男人,脑门上甩出一把汗,几乎是极速狂奔,一刻不敢停歇,直接窜进了烈王府。

    再次出现在张妈妈的房间的时候,身上的破袈裟都汗湿了,贴在圆滚滚的肚皮上。

    胖和尚一进屋,二话不说,直奔茶壶,也顾不得拿茶杯了。

    喝完茶,喘了一口气,胖和尚才说道:“你要是每次都这么火急火燎的把我叫过来,我这一肚子肉可就白长了。”

    张妈妈警惕的听了听门外,确定外面没人,才说道:“天山雪莲还要多久才能拿到?”

    “还有一个月,怎么,你叫我来就是为了这个?”

    “我感受到北唐烈对小姐好似不一样了,这个地方是不能久待了。”

    胖和尚稀疏的眉毛一皱:“这样不是更好吗?早知道就杀死南宫无忧得了!我还以为你是因为龙腾图才找我来的呢!”

    张妈妈原本松了一口气,但是听到“龙腾图”三个字,立刻警惕了起来:“什么?龙腾图不是在顾相手里吗?”

    “是啊,我也在奇怪,按理说这龙腾图此时应该被顾老贼当宝一样的藏起来的,怎么会出现传言实在天煞盘中呢?”

    张妈妈虽然一直未离开过顾卿身边,但是身边有胖和尚相助,也算足不出户,尽知天下事。这天煞盘的名号也是知晓一二。虽然出现的时间才短短四年的时间,但是这股势力一旦成形,就算皇室都无可奈何。可见这天煞盘的杀手组织是多么的可怕。

    想当年北辰帝一心想要毁了天煞盘,为此鬼哭还刺杀过皇帝,但是又将北辰帝放了,一个人毫无压力的离开了皇宫,这才断了剿灭天煞盘的计划。

    张妈妈听完胖和尚所说,意识到事情绝对没有那么简单:“看来这天煞盘是得罪了什么人,竟然制造出这样的流言。看来有些人要蠢蠢欲动了,如果北唐烈、忠王能和天煞盘较量,不论谁赢,也对我们无害。”

    “我担心的是,顾老贼为了攀附忠王,而献出龙腾图。”如果顾相为了示好交出龙腾图的话,那么忠王一旦不参与,北唐烈很可能怀疑有诈。

    张妈妈笑道:“放心,顾博是什么样的人我最清楚,他为了顾家昌盛,也没有尽数压在顾潇潇身上。虽然现在忠王独大,但是北唐烈的势力也不容小觑,只怕他还为自己留了后手。”因为这么多年的相处,实在是太了解顾相这个人,所以张妈妈敢斩钉截铁的说。

    胖和尚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这样也好,就让他们争一个你死我活,鱼死网破。对了,你要小心萧引,他似乎想联合天煞盘,对付北唐烈,我怕顾丫头会有危险。”

    张妈妈点点头,一脸的肃容,这个萧引的确是麻烦事。“我知道了,小姐的寒毒现在是最关键的时候了,要辛苦你了。”

    胖和尚笑嘻嘻的摸摸肚子:“这不是一句话的事嘛?”

    就在这时,门外想起了顾卿的声音:“妈妈,我饿了!”

    说罢推门而进,看见了胖和尚,开心的一下子跳了起来。但是欢呼之余,她也没忘记此时是在逐鹿殿,连忙将门关上,连忙欢喜的上前,一巴掌拍在他肚子上:“老和尚,你怎么来了?”因为张妈妈住的最里面的屋子,而且逐鹿殿的下人都是各司其职,一般这个时候都在工作岗位上,所以顾卿说话虽然控制了一下音量,但是也没太小心翼翼。

    “我这刚来你就出来了,你是不是狗啊?”胖和尚毫不客气的讽刺道,但是小眼睛全是开心。

    顾卿一个眼神瞪了过去,冷笑一声回道:“你是屎吗?”

    胖和尚的笑容顿时一僵,以一种十分诡异的表情看着顾卿。随即反应过来,一下子跳了起来,拍在顾卿的脑袋上:“有你这么说你师父的吗?”

    顾卿也不甘示弱的吼道:“有你这样的说徒弟的吗?”

    张妈妈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一把拉开胖和尚:“小姐的脑袋都给你打笨了!”

    胖和尚气呼呼的叉腰:“她还需要我打?她本来就笨的可以,至今轻功水上漂都学了个皮毛!还有,怎么几日不见你又肥了一圈,你还飘得起来了吗?”

    听到这话,顾卿不服气的一挺肚子:“你放屁!我这几日明明瘦了!倒是你!你走路也不怕把大地给踩地震了!”

    “哎呀呀!你这丫头,怎么说话呢?张妈妈,你不要拦我!今日我必须教她尊师重道!”胖和尚气急,就要撸起袖子,教训顾卿。

    张妈妈瞬间就拦在顾卿身前:“你和一孩子置什么气啊?”

    “是啊是啊!岁月都活狗身上去了吧!”顾卿来了个神补刀:“还有,你赶紧走吧!这可是逐鹿殿呢!”

    张妈妈叹了一口气,也笑道:“是啊,走吧,走吧!回头再看你徒弟!”

    “我看她?哼?”胖和尚甩甩衣袖,便气的飞身离去。

    顾卿默默地在身后唱到:“我是一只小小鸟,想飞却飞不高,你要问我为什么,因为我太重啊太重……”

    胖和尚的肥硕的身躯明显一震,但是眨眼就消失在屋顶。

    张妈妈含着宠溺的微笑,看着顾卿:“他说到底是你的师父,你这样气他?”

    顾卿无所谓的摆摆手:“和他都习惯了,不这样我还不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