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我梦到的

    一看自己辛苦了一个时辰才画出来的画作就被人扔在地上,顾卿也顾不得北唐烈,直接扑向地上的宣纸。

    那宣纸轻轻扬扬的洒开,上面一个人淡笑如清风。眉宇、眼睛、鼻唇之间都唯妙唯俏,就连眼中的温和笑意,和嘴角若有若无的笑容都恰当好处,落笔丝毫不差。

    画卷上没有上色,顾卿也不打算上色,这样简易的黑白,才能描绘出画中的人朗月清风的所在。

    心疼的卷好宣纸,回头想要为自己辩解,却见北唐烈早已端坐在太师椅上,手里把玩着狼毫。眼底幽冷的碎冰,一根根扎在顾卿的身上。

    他的冰寒仿佛是腊月寒冬,让人打从心底的害怕战栗。

    顾卿就是知道这幅画被他瞧见,肯定又要倒霉,没想到还是制止不了。

    北唐烈看着顾卿,她的手里捧着那画卷,连力气都舍不得用一下,生怕弄皱了。看着她的小心翼翼,北唐烈心中顿时冒起了一团火。

    他的王妃,趁他不在,竟然偷画别的男子的画像,这算是明着出墙?

    看着顾卿,冷声讥讽道:“不打算为自己解释解释?”不知为什么,就算北唐烈现在是多么的气愤,但还是想听听顾卿是怎样回答的。

    顾卿撇撇嘴:“我说了你会信吗?”

    他早已先入为主的想歪了,自己的辩解还有用吗?她也在期待,期待北唐烈能相信自己。虽然一来就怀疑自己,让顾卿心情莫名的压抑,但是她还是想为自己争取些什么,是他的信任吗?

    北唐烈没有说话,眼神忽明忽暗,就连顾卿离得这么近,都看不透他心中所想。

    良久没有等到他的回答,顾卿轻轻叹息一声,等他一句信任就这么难吗?顾卿知晓北唐烈是什么样的人,也没有抱什么希望。

    正想开口解释,没想到北唐烈突然开口:“看你说的。”

    顾卿诧异的睁大双眸,眼底的欢喜是那么的明显。北唐烈看到她先前轻轻的叹息,和眼底的失望,鬼使神差的说出了口,现在看到她的喜悦,心中平静了很多。

    顾卿情绪来的快,去得也快。北唐烈能说出这样的话,已经是他最大的让步了。顾卿诚实说道:“我只是喜欢尝试各种的人物画像,其实不止是傅景落,还有萧引、北唐风、踏月……”她小心瞄了瞄北唐烈,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还有王爷……只不过我正好在画傅景落的时候,被你看到了,也算是我倒霉。”

    在画筒里面挑出几幅,在他面前慢慢铺开,果然如她所说有萧引、踏月的,只是独独没有他的。

    北唐烈抬起眼眸,眼底的冰凉缓和了许多,但是仍然让人不敢直视。他冷冽的出声:“本王的呢?”

    “啊?”顾卿有些慌乱,但是看到北唐烈那犀利的眼眸,知道自己今日要是不拿出来,估计不会好过了。于是慢吞吞的走到画筒那,又从中挑挑拣拣,拿出了几幅,摆放在他的面前。

    打开来看,虽然画的角度各有不同,但是每一幅的北唐烈都是一脸冰霜,不近人情的样子。难道顾卿在画自己的时候,脑海中的他就是这个样子的?

    对于这些话,北唐烈显然很不满意。顾卿看出北唐烈眼中的不满,小脸皱巴巴的都快要哭了:“我说的可都是实情啊!我没有喜欢上别的男人啊,你不要把我沉塘啊!”

    北唐烈原本还气愤的心情顿时莞尔,皱着眉看着这个怕死的女人,有些无奈的摇头。但是随即脸上一脸冰寒:“你画的萧引最多,本王最少,你说怎么办?”

    顾卿一张脸好保持着皱巴巴的表情没有缓过来,这个小心眼连这个都计较?顾卿张了张嘴吧,不知道该说什么。

    没想到北唐烈替她作了回答,直接将除了他以外的人全部撕掉,还轻描淡写的说道:“这回本王舒服多了。”

    顾卿顿时傻眼了,你是舒服多了,我这么辛辛苦苦画的画,我容易吗?

    可顾卿敢怒不敢言啊!憋着一肚子委屈,连表现一下都不敢,没办法遇到这么个霸道不讲理,还时不时威压的男人,自己只能认栽啊!

    顾卿咬咬牙,将肚子里那团恶气给吞了回去,很努力的摆出一副笑脸,乖巧的说道:“是,以后只画王爷一人。”

    北唐烈这才看着有些满意的点点头,突然眼睛一瞟,看到画筒里面还有几幅画,顿时眉毛一挑:“那些都是什么?”

    顾卿紧张的看了两眼,保持着平静:“那些都是随手画的风景图。”

    在北唐烈这个老谋深算的老狐狸面前,顾卿的伪装简直是太弱了。这次北唐烈没让她去拿,反而自己走了过去。

    看了眼顾卿那诚惶诚恐的表情,顿时心知肚明。果然,这个女人的话不能全信,心里估计又打着如意小算盘!

    顾卿一把捂住了脸,小脚丫子开始不动声色的往门口挪。

    心中哀嚎:苍天啊,大地啊,给我一条地缝吧,请容许我把自个给埋了!

    顾卿刚挪到玄关,眼看着外面的光明就只有一步之遥,但是衣领后面突然多了一只大手,像是擒猫崽一样的拎着她,滴溜到自己的面前,左手抖落开一幅画,上面的北唐烈上半身赤裸,下半身裹着一个淡紫色的浴袍,正是北唐烈出浴的画像。

    画像唯妙唯俏,将他身上的伤疤都不带差分毫的画了上去,连水滴的质感都画了出来。

    北唐烈不言语,事情也还没完,继续一只手慢悠悠的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