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只准画他

    顾卿刚想叫疼,但是没想到声音还未叫出来,自己的身子就被一只大手给牢牢禁锢住。随即一手紧紧的扣着她的腰身,一手紧紧的扣着她的脑袋,就在顾卿还不知道什么情况下,一个温热炙热的唇瓣便欺压而来。

    他的吻远比自己想象中要霸道,窒息、恐怖的多。

    根本没有丝毫的怜惜,灵活的撬开顾卿的嘴巴,一路攻陷城池,与那败下阵来,躲闪不停的小舌纠缠在了一起。

    任由顾卿怎么闪躲,但是力量悬殊。他的吻带着窒息和愤怒,就连顾卿都不明白,北唐烈怎么就发火了。

    但是这么晕眩的吻,让她已经来不及思考,她用力的想要推开北唐烈,但是北唐烈犹如铜墙铁壁,他的怀抱根本挣脱不了分毫。她想呜咽的说些话,想要制止这个莫名其妙的吻,但是没想到,北唐烈很不满意她不专心的表现,毫不客气的惩罚她,在她的嘴里汲取着温暖。

    他的吻一点也不美好,摩擦着她的嘴巴有些疼。北唐烈一味的索取,让顾卿有些应接不暇,根本来不及反抗。不断的允吸,撕咬,带着阵阵疼痛,让顾卿有些叫苦不迭。

    她不是少不经事的女子,最起码上一辈子不是,对待男女之情还算熟悉。但是这样的吻,她还是第一次遇到,几乎是完全索求,丝毫不顾虑顾卿的感受,带着惩罚的意味,狠狠的汲取,仿佛她嘴里的美好,一并吞下去一般。

    他的手紧紧的扣在后脑勺上面,似乎觉得她的发钗碍事,直接给拔了下来。一头青丝划过他的手指,带来了无与伦比的触觉感受。

    腰间的大手也感受着身段下面细嫩的肌肤,就算隔着衣服,都能想象到那犹如凝脂般的肌肤是怎样的享受。

    但是北唐烈想要的不仅仅是这些!

    手指轻车熟路的游走于腰间,然后解开腰带,大手便堂而皇之的伸了进去。

    当那冰冷粗糙的大手接触到腰际那凝脂一般的皮肤,那手掌心传来的阵阵温度,和摩擦带来的快感,让北唐烈眼底的欲火更加炙热。

    他明确的知道自己的想法,他想要顾卿,这样的想法从未这样的炽烈、汹涌!仿佛是禁欲多年的人,猛然看到一个女子一般,就连北唐烈都没想到这种想法这样的强烈,毫不掩饰。

    顾卿浑身战栗,眼睛瞪得圆圆的,近在咫尺的容颜,那墨染的剑眉,那深深闭上的眼睛,睫毛颤抖,表达着主人的情欲。

    顾卿吓得一下子忘记了挣扎,一动不动的站在那。她和北唐烈光天化日的在干什么?

    这就是传说中的干柴烈火?

    顾卿的不作为,深深的触怒了北唐烈,牙齿微微用力,嘴唇溢出来的鲜血让顾卿脑子一清醒,这货……这货竟然咬自己?

    老娘还没发飙去咬你呢!你倒好,先下手为强是吧?

    顾卿也意识到自己的危机,要是再没有作为,自己很可能要和他那啥那啥了啊!

    顾卿狠狠心,惹怒北唐烈是一时的,毁了自己可是一辈子的!她可没有和北唐烈过一生的打算!不敢犹豫,顾卿直接一下子狠狠地咬了上去,甚至比北唐烈咬自己的还要重。

    北唐烈吃痛的松开顾卿,眉头微蹙,眼睛一片寒意。嘴角的鲜血止不住的溢出来,但是他连擦都没擦,只是一双暗沉漆黑的眼眸,一顺不顺的盯着顾卿。眼底汹涌的欲色几乎要将顾卿淹没,轻轻的瞄一眼,顾卿就意识到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连忙说道:“王……王爷,我不是故意的,我……我是踩到你的裸画了!”

    怕北唐烈不相信,还指了指脚下,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顾卿差点没抽过去,自己竟然踩着人家要害……

    顾卿谄笑着收回自己的腿,连忙将地上的画卷在一起,塞回了画筒,然后神色尴尬的坐在了桌子上,猛地往嘴巴里面塞吃的,虽然这个吻时间短暂,但是仍然让顾卿有一种颤栗,心慌慌的感觉。

    北唐烈凤目紧紧闭着,良久才睁开,只是眼底的深色,仿佛是浓墨,挥洒不开,紧紧的凝结在一起,看着让人心惊。眼里没有任何的神色,只有那还未平息的欲火,正熊熊的燃烧着。

    看不出他在想什么,只是脸色阴沉沉的,怀中骤然离去的温暖,让自己的心也随着空落落的。他的手臂僵硬在半空,手掌下应该是拿小女人的体温和软香,但是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抬手,轻轻拭去嘴角的血迹,望着指腹的鲜血,艳丽的绽开。空气中弥漫着血腥的味道,蒙上了情欲的气息。北唐烈的嘴角噙着一抹耐人寻味的笑容,一时间难以捉摸。

    北唐烈沉眸半晌,极力掩藏那呼之欲出的欲望。深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底疯狂如蔓草生长的欲念,眼底的颜色更加如泼墨一般,只是看一眼,都觉得心惊。

    两个人一个紧张的吃着东西,眼睛乱飘,就是不敢落在北唐烈的身上。一个定定的站在那,眉头深皱,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

    屋子里有一种诡异的气息,让顾卿憋着难受。

    顾卿端着小碟子,弱弱的说道:“我……我吃完了,我先出去了。”

    北唐烈默不作声,背对着她。顾卿不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光从着孤傲冷漠的背影中不难想象着情欲被打断后的北唐烈,心情是多么的不好。

    眼看着顾卿就要出了门,没想到北唐烈一下子抓住了她的手,轻轻用力便跌回了那个温暖的胸膛。

    “啊?北唐烈……”她有些害怕的尖叫出声。

    北唐烈丝毫不理会她的挣扎,一下子擒住了她的下巴,迫使她抬头认真盯着自己的眼睛。

    他的眼睛里面是小小的自己,脸色吓得有些苍白,正胆怯茫然的看着他。眼睛中小小的自己是那么渺小脆弱。

    她只是瞄了一眼,就急忙将眼睛移到别处,不敢再看。

    北唐烈没有介意,一俯身,那炙热的唇瓣依旧欺压的下来。顾卿吓得浑身战栗,刚想再咬她,没想到北唐烈似乎早知道她心中的想法,舔舐着她的唇线,先前他咬的地方还散发着血腥味。

    唇瓣相抵,他模糊的声音传来:“你若再动,本王……”

    他没有说话,用行动表明一切,竟然轻轻咬上了伤口,用舌头舔舐。顾卿全身颤抖,轻轻的挣扎了一下,没想到北唐烈毫不客气的咬了下去。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