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十万两一幅

    今晚北唐烈告诉她会晚点回来,说话的语气像是晚归的丈夫和妻子交代一般,让顾卿有些咋舌。

    他晚归关她屁事?顾卿麻溜溜的窝回自己的东偏殿,天一黑就觉得困的不行,转眼睡去。

    睡梦中,鼻子总是在痒,顾卿连打了好几个哈欠,便翻身睡去。

    萧引气结,这个女人是猪吗?怎么睡得这么死?

    “北唐烈来了……”他轻声说道。

    顾卿顿时浑身一个激灵,从床上跳了起来,迷糊的双眼看着眼前戏谑的笑脸,哪里有北唐烈的身影?

    “萧引?你骗我?”顾卿此时已毫无睡意,没好气的瞪着他。

    萧引一脸邪笑:“没想到你这么怕北唐烈?”

    顾卿狠狠瞪了他一眼:“你管我?你就不能文明一点,不要私闯民宅好吗?还有,也不要三更半夜的找我,万一我裸睡怎么办啊?”

    “那我就正好饱饱眼福。”他不客气的调笑。

    顾卿白了他一眼,和这样的人讲道理根本说不通。揉揉眼睛,直接问道:“你想干什么?”

    “不死神医的事情查的怎么样了?”

    “亏你还记得啊?我还以为你忘了呢!”没想到上次醉仙居见了一面过后,到现在都隔了十多天,她还以为萧引失踪了呢!

    萧引笑的一脸邪魅,挑逗的抛了个媚眼:“有王妃这样的美人,我怎么会舍得不来呢?”

    狠狠地翻了一个白眼:“你说话不打草稿,还真不怕天打雷劈?青玉小世子一再强调不是不死神医的徒弟,但是和不死神医渊源颇深,估计也有深厚的关系。不过到现在我都没有看见过不死神医,傅景落这几日也不在王府,似乎有事出去了。”

    萧引点点头,眼底的笑意颇深。“我知道了,其实不死神医来不来似乎已经不重要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萧引深意的笑着,邪佞之气更甚,简直是一个妖孽,嘴角的笑容,带着鲜血一般晃眼。他转头看向顾卿的眼神不怀好意,然后桀桀怪笑了两声。

    顾卿头皮发麻,恨不得一个大嘴巴子抽过去:“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萧引脸上的笑容顿失僵硬:“你这个女人,简直是无药可救!”

    “你说不说?不说就赶紧回去吧!”顾卿说罢就要拉过被子睡觉。萧引有事相求,哪里肯罢手?

    他一把拽住顾卿:“借你几幅画作用用。”

    “多少钱?”顾卿的眼睛也瞬间亮了,一眨不眨的看着萧引。

    萧引满头黑线:“你几次戏弄于我,还有胆子提钱?”

    “我听闻皇宫失窃,不少名人字画都失踪了。你猜会是谁干的?”顾卿慧黠一笑,当萧引说要借画作的时候,顾卿就猜测的八九不离十了。

    顾卿看着萧引一双桃花眼越来越狭长,笑容都僵硬。顾卿笑道:“听闻这个盗贼很猖狂,在京城罪案累累,没想到连北唐烈都惊动了,你说是不是你啊?”

    萧引没想到顾卿是个猴精,只是说一句话,就让他猜了出来。不过萧引也没打算隐瞒:“说吧,要多少钱?”

    “你要几幅呢?”顾卿笑嘻嘻的问道,面前的这个可是好大好大的羔羊啊!要狠狠的宰!

    “十幅吧!”他就不相信这次连那个人的脸都见不着!

    顾卿也是个爽快人:“十万两银子,少一个子都不行!”

    萧引没有丝毫犹豫,直接点头:“好!画呢?”

    看萧引答应的那么爽快,顾卿心中又开始打起了小九九,笑的开怀:“不好意思啊!萧乐师是听错了,一幅画十万两。”

    这回萧引的笑容狠狠抽搐了一下,就算顾卿的画作不弱于名家,但是这狮子开口也未免太大了一些,一千万两,可是个庞大的数字。

    他眉毛一挑,不善的看着顾卿:“你未免也太狠了点吧?”

    “最毒妇人心嘛!萧乐师,就看你肯不肯下血本喽!我猜你一定有很重要的事吧,否则也不会作案那么平凡,连皇后的《凤凰于飞》图都给偷了!”

    顾卿说的不错,萧引此时确实很急切,因为天煞盘的势力太大,就算有龙腾图的传言,估计也不能捍卫根本。对于这么庞大的势力,萧引当然是有意交好。

    萧引看着顾卿一双黑亮璀璨的眼睛,笑的更加张扬:“顾卿,不得不说,至今敢这么大胆子和我交易的,你是第一个。”

    看萧引的样子,顾卿敢肯定,他八成是同意了,这样也让顾卿心惊,一千万只是眉头一皱,便没有任何心痛的答应,这样大的手笔,实在是让她怀疑。

    “那也要看萧乐师合不合作了!”

    萧引从怀中拽下一个小巧的物件,顾卿细看,没想到是缩小版的玉箫,被精致的雕刻出来,只不过缩小后的玉箫有点像短哨。就连箫上的花纹都不差分毫的篆刻下来,可见雕刻这小样的人是多么的七窍玲珑?

    没有任何迟疑,将那短哨扔给顾卿:“你拿着这个去隆安票号,自然会有人给你银票。现在你该把东西给我了。”

    顾卿把玩了一下,翻身起床,光着脚丫子来到旁边的书房,找出十幅风景水墨画交给萧引。“我顾卿也是一个讲信用的人,我可以拍着胸脯说这些画无不是精品。”

    萧引见识过她的画功,自然是相信的,萧引随意的背在身上,手指勾起她的下巴,挑逗了一下:“顾卿啊,你最好记着自己算计过我多少次。”

    顾卿干笑两声:“干嘛?你还想报复回来?”

    “是的啊!”萧引还不掩饰,屡屡被顾卿整的那样惨,怎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