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你会追悔莫及

    北唐烈薄唇轻启,寒声问道:“你想干什么?”

    顾卿有种干坏事被抓包的感觉,心虚的缩回了手。干笑两声:“我……我没干什么啊!”

    门外依旧传来北唐风的怒吼:“踏月,你赶紧给我闪开,否则本王要了你的命!”

    “风王爷……你不能进去啊。不方便,真的不方便啊!”从风王府一路追着北唐风赶回来,看到正殿没人,就猜到人可能在偏殿这,万一风王爷闯进去,打扰了王爷的好事,那可如何是好啊!

    北唐烈低头不善的看了眼顾卿,冷冷说道:“还不伺候我宽衣?”

    顾卿如蒙大赦,赶忙从床上爬下来,连自己的衣服都没带来的及穿,就开始准备伺候北唐烈穿衣。

    踏月拦着北唐风,生怕惹怒了自家王爷,这万一撞见了什么不该看见的东西,估计倒霉的还是自己。

    北唐风怒极,没想到昨晚踏月便赶到风王府,二话不说就要带走宋离,还说是北唐烈吩咐的。问他什么原因,踏月也达不上来。

    但凡思熟悉北唐风的人,都知道宋离是他的禁脔,就是北辰帝要人,都不会给的,更不要说连个何时理由都没有的北唐烈了!

    “踏月,你再不离开,休要怪本王无情!”

    踏月一脸要哭的表情,正想说些什么,北唐烈的声音便传来:“你脾气见长不少。”

    北唐风一见他出来,也顾不得挡在身前的踏月,直接一巴掌挥开,迫不及待的走到北唐烈身前,怒目圆睁:“你要宋离来烈王府做什么?”

    北唐烈淡然的开口:“取盆冷水过来。”

    “北唐烈,老子是在和你说话!你要什么冷水?”北唐风急吼吼的说道。

    没一会踏月便打了一盆水,北唐烈上手一勾,直接端起毫不客气的泼了过去。

    北唐风彻底凌乱,不可置信的看着北唐烈,怒吼:“我要和你拼命!”

    “拦着,本王去洗漱。待他清醒了再带过来。”北唐烈阴鸷的眼眸落在北唐风身上,如果北唐风还这个样子话,他不介意杀了宋离,否则只怕北唐风日后会死在这个女人手里。

    踏月也是一脸肃容,尽职的拦住了北唐风。

    回到屋内,四个小丫环依次端来盐水、痰盂、面盆、布巾,紫鸳正想上前伺候,没想到北唐烈大手一指顾卿:“王妃闲着无事,过来伺候吧。”

    顾卿刚洗漱好,正想着要不要叫早膳,叫的话北唐烈也在这吃怎么办?没想到正想的出神,北唐烈就喊到她了。

    紫鸳看着还没回过神来的王妃,小心地推了一下她的胳膊:“王爷让您去呢!”

    “可是……那要你们何用啊?”顾卿回过神来,一张小脸满是疑惑,有着四个貌美如花的丫环不用,干嘛使唤她啊?

    北唐烈闻言剑眉一扬,冰冷的声音溢出口:“那本王要你何用啊?”

    “额……”顾卿一个哆嗦,北唐烈说的好在理啊,竟然让她反驳不了。

    人家王爷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顾卿赶紧迈着小短腿,跑了过去。端过紫鸳递过来的盐水,双手捧着,递到北唐烈的面前:“王爷请用。”

    北唐烈看着她小身板在自己面前点头哈腰的样子,不由得有些可笑。一大清早折磨一下顾卿,似乎是一件身心愉悦的事情。

    北唐烈享用着顾卿的服务,虽然期间顾卿不小心打翻了水盆,摔碎了杯子,没拎干布巾这些变故,其他的还是不错的!

    出了门,外面的阳光正好,北唐烈心想,这样子不上早朝折磨顾卿确实不错。移步前厅,北唐风已经冷静下来,换了干净的衣服,正在那气呼呼的坐着。

    北唐烈端起茶盏,浅啜了一口,斜睨着他,冷道:“平静下来了?”

    北唐风没好气的瞪了一眼:“有你这么让我冷静的吗?”

    北唐烈毫不客气的嘲讽:“你如果再这样下去,定要死在这个女人手里。”

    北唐风知道他说的话不假,一旦自己被人发现弱点,那么离死亡的日子也就不远了。但是一想到某人似乎也比自己好不到哪去,不由得没好气的说道:“那你还不是为了顾卿孤身犯险?”

    北唐烈闻言冷笑:“本王有资本,你有什么?别到时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北唐风虽然听着不舒服,但是知道自己这个弟弟确实有胆有谋,而且实力不容小觑。这些年的隐忍让他有时间休养生息,而自己的大哥却以为他不堪一击。

    他自然没有忘记此次过来的目的,既然世人皆知宋离是自己的软肋,他便已经将性命交于了她。只是她……

    一想到宋离那冷冰冰的眼神,北唐风不禁苦笑摇头。

    “说吧,你不会无缘无故带走宋离的,如果你是想为了保护我,而选择牺牲宋离的话,那你还是杀了我好了。”

    “一个风流如你的王爷说出这样的话,恐怕传出去没人会信。”

    北唐风闻言脸上的苦笑更甚:“是啊,风流的北唐风也会说出这么煽情的话,确实没人信。可是我想你是不会质疑我话中的真假的。我告诉你,只要我活在世上一天,我绝不会让人伤害她!你如果是父皇的说客,那么就免了吧!我情愿不当这个王爷,带着宋离前往封地。”

    一盏茶喝完,北唐烈有些饿了,也不知道顾卿吃完早膳没有,这个女人肯定不会等他。想到这里,便和踏月耳语一番,踏月一惊,不敢怠慢,下去吩咐了。

    再看向北唐风,淡笑:“谁说我是父皇的说客?虽然你和宋离的事,不少大臣反对弹劾,但是你执意如此,谁也没办法,我今日只是想让她陪陪顾卿。”

    北唐风原本喝茶的动作一僵,一下子全部喷了出来,不可置信的看着北唐烈。他走到北唐烈的面前,摸摸北唐烈的脑门,没想到遭到了北唐烈一个幽冷震慑的眼神。

    “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