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宋离姑娘来了

    约莫一个时辰,北唐烈的身影才出现在逐鹿殿,眼底有了复杂的神色,竟然连炽烈的阳光照射眼底,也抹不去那一抹深沉的幽暗。

    还未进门,便听到了顾卿埋怨的声音。“你有没有搞错?我都吃过了,还要陪着北唐烈再吃一遍?”

    “你说什么?”北唐烈的声音冷冷的从门外传来。

    顾卿嘴角抽搐,立刻改了口:“我说,踏月你没有搞错,我就算吃过了,还是很乐意陪王爷再吃一遍的!”

    北唐烈看着有些惊讶的顾卿,眼睛仿佛是一汪清湖,亦如当年。眼底划过深意,转眼即逝。微微挑眉,看向踏月,明显是在问他。

    顾卿一个眼神瞪过去,挤眉弄眼。踏月为难的皱着脸,好半天才说道:“王妃说的不错,她很乐意陪王爷您用早膳。”

    北唐烈这才满意的点点头,一撩衣袍,便跨步进屋。

    金黄色的阳光落在他的侧脸,随着他的步伐,流淌在他的身上,让人移不开眼。

    他扬眉轻挑,双手负后,走到顾卿面前。他很高,低着头看着她,眼底的复杂难懂的黑色眸光要蔓延,将她淹没。

    顾卿看着他的俊颜,小鹿乱撞,沐浴阳光下的北唐烈实在是帅的不像话。当冷峭的气息慢慢融化,在阳光下仿佛是世间最美丽的风景,移开眼睛都是罪过。

    就在顾卿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她发现,现在北唐烈都喜欢和她对视,难不成想以美色勾引?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踏月撞了下她的肩膀,努努嘴。

    顾卿这才回过神,北唐烈已经坐好,等着她布菜呢!

    真是惯出来的毛病!自己不是有手吗?

    顾卿露出狗腿的笑容:“来!大清早的吃点清淡的,拌黄瓜不错,你看多圆啊!一看就知道厨师刀功了得啊!”

    北唐烈听着她满口的赞美之词,再看一眼,她脸不红气不喘的模样,心情微微放松,觉得有这样的活宝在确实不错。

    但是他一脸冷色,寒眸一凝:“你家的黄瓜是方的?”

    顾卿一口气噎在喉咙里,这北唐烈什么时候竟然有心思和她开玩笑?看看北唐烈那冷冰冰的眼神,似乎不像看玩笑。顾卿连忙尴尬的笑两声:“那啥,吃点木耳吧,总不会是方的吧!”

    一顿早膳顾卿伺候的是心惊肉跳啊,北唐烈就是个不定时的炸弹,时不时爆炸一下,吓一吓顾卿。

    终于送走了北唐烈这尊大神,还没怎么休息,便有人告诉她,宋离姑娘来了。

    顾卿一下子从软榻上爬了下来,等了这么久,这个古典美人,终于要来了吗?

    梨树花白,簌簌落下,飘零在她的发丝,珠钗,黑色的衣裙上。

    她记得在飘香院初次见她的时候,她虽然穿着红色的衣服,但眼神冷淡,看什么都漠不关心。再见她时在房间,她穿着暴露,但是一脸狠色。

    现如今,她一身黑色的衣裙,脸上的表情也是淡漠的。只是看一眼,顾卿就放弃为她画像的念头。当年达芬奇为了画蒙娜丽莎的时候,为了画出她嘴角真挚发自内心的微笑,不惜请乐队为她弹奏。

    现在,宋离一颗心都在那黑色的衣裙之下,辜负了美好的春光!

    宋离看了眼顾卿,淡淡的收回目光。

    顾卿刚想上前说话,没想到假山石后面突然伸出了一只手,滴溜着她的后衣领,将其拽到了假山后面。

    还不能顾卿反应过来,北唐风就噼里啪啦的说道:“我不管北唐烈是如何护着你,我告诉你,宋离是我的女人,你如果敢动她一根毫毛,我就和你拼命!你如果要为她画像的话,切记一柱香的时间,就让她休息一下!她喜欢喝碧螺春,喜欢吃红豆糕,喜欢……”

    “停,你怎么这么罗嗦啊?”顾卿没想到北唐风还是个老妈子。

    北唐风看了眼远处的宋离,眼神中带着宠溺与喜爱,然后一转头恶狠狠的对着顾卿:“我告诉你,我可都在这看着呢!你要是有半点不顺宋离的心意,你就等着完蛋吧!”

    “哎呀呀,你是在恐吓我啊?”顾卿瞪大了眼,敢情这宋离这么傲娇,全是他惯出来的啊,什么毛病啊!

    北唐风毫不避讳,直接了当的说道:“没错,我的确是在恐吓你!”

    “那行吧,你家宋离我伺候不起,你还是带回去吧!本来我还想帮你两撮合撮合呢!但是有的人不领情啊!”顾卿拍拍屁股,便要转身就走。

    北唐风一听,立马揪住顾卿的衣袖:“那还请烈王妃好好撮合撮合。”

    “刚才有人恐吓我。”她淡淡的说道。

    北唐风的态度三百六十度大转弯,一脸狠厉:“是谁?竟然胆大包天的恐吓烈王妃!”

    他看着顾卿的脸色稍稍缓和,这才笑道:“那你,宋离就麻烦你了。”

    顾卿狠狠的鄙视他一眼:“都是惯的,什么毛病!”

    出了假山,顾卿走到宋离面前,遣退了下人,梨花树下只剩下她们两个。宋离见她来了,眼睛都没抬一下,显然是不在乎。

    顾卿在北唐风那受了一肚子气,看着宋离自然没什么好脸色。顾卿上辈子求学的时候,见过不少傲气的,但是傲成宋离这个样子的,还真是少见。

    臭脾气都是北唐风惯出来!

    顾卿看着她姣好的侧脸,一脸疑惑:“你当初为什么杀我啊?”

    宋离不说话,她已经忘却了说话。

    顾卿也不急,慢慢说道:“我后来听踏月说了你和北唐风的事情。当年你家被炒,虽然是北唐风去的,但是是北唐烈擒住了你爹啊,你干什么就欺负北唐风一个人啊!”

    “是因为北唐风对你好吗?你明知道把他吃的死死的还故意玩什么苦肉计吗?”

    宋离脸上终于有了动容,面带怒气的按着她:“你不知道,有什么资格胡说?”

    “那你有什么资格杀我?如果我不会轻功,岂不是死在你的刀下。你和当年的北唐烈又有什么区别?”

    没想到这话遭到了宋离狠狠的鄙夷,嗤笑一声:“不要拿我和北唐烈比较,他不配!”

    这话讲顾卿惹笑了,宋离见她肆无忌惮的大笑,脸上冰冷的神色,再也维持不住。要装高冷,她比不过北唐烈。在北唐烈身边待了那么久,这点把握都没有,还真是白活了。

    “你笑什么?”宋离怒问道。

    “我笑你可笑啊!”顾卿睁着一双明亮柔软的眼睛,好笑地看着宋离:“你这样说好像你爹谋反是对的!你却坑了北唐风那么多年!”

    提到宋离的痛楚,她的脸色一冷:“你什么都不懂凭什么说我?”她的尊严骄傲,被不认识的人践踏,让宋离的眼眶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