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谁下贱

    贺静轻蔑的看了眼宋离,声音有些嘲讽:“这不是飘香院的头牌吗?什么时候桂陵园也能让你这样下贱的人进来了?”

    宋离丝毫没有和她废话的打算,直接看都不看一眼,就要离去。

    贺静脸上微微动怒,都已经是罪臣之女,还被贬为娼妓,有什么资格装高傲?给谁看?

    贺静不善的一把拉住宋离的手,宋离用上了暗劲,不费力气的甩开,冷冷直言:“好狗不挡道。”

    这话一出,顾卿都看傻了,她就是这么面对的?我擦,未免太吊了一点吧?

    青玉一拍脑门,似乎又是个不喜欢用脑子的女人啊!

    贺静满脸怒气,突然手一扬,身后的小丫环,顿时拿出了一根鞭子。贺静猛地抖开,在青石板上硬生生的抽出一条白色的鞭痕。

    二话不说,直接一鞭子抽了过去。宋离的身手也不容小觑,那可都是北唐风找来的武术先生教的。

    宋离的身子十分灵活,闪躲的绰绰有余,脸上没有丝毫表情,似乎游刃有余。她这个反应更加触怒了贺静。手上的鞭子仿佛是一条吐着蛇信的赤练蛇,鞭影密集的交织在一起,像是一张大网。

    宋离知道贺静是动真格的了,但是一想到贺静没少去飘香院羞辱自己,便毫不客气。

    眼看着宋离闪躲不急,顾卿急在心里,也顾不得其它,猛地钻了进去,抱着宋离十分不雅观的来了个驴打滚,才远离了那片鞭影。

    青玉便说道:“哟,这不是我未来的嫂嫂吗?你怎么这么粗鲁?我秀哥哥什么时候喜欢这样粗鲁的女人了?”

    贺静白净的脸上气的通红,刚想说什么,没想到被青玉抢在了话前。

    “你不知道我大皇叔不喜欢舞刀弄剑的人吗?你怎么都不学着温婉一点?”

    贺静那叫一个气啊,被一个毛头小孩指着鼻子说教,让她心高气傲,如何受得了?恶狠狠的瞪了三人一眼,直接一扬长鞭,愤恨离去。

    顾卿看着宋离,皱眉说道:“你现在可什么都不是了啊!你不知道暂避锋芒吗?”

    “她经常趁着北唐风不在的时候,去飘香院欺辱我,既然选择要站出北唐风的保护,那我就不能忍让。”

    看着宋离满眼的坚毅,顾卿暗自惊讶,疑惑的问道:“北唐风不知道?”

    她没说话,但是看她的神情猜的八九不离十,其实她也是在保全北唐风,不想他为了自己招惹什么不该招惹人的人吧!

    青玉笑道:“忍让了这么多年,确实不必再让,今日本世子在,看谁能欺你,看我不说的她铩羽而归!”

    顾卿也笑道:“我还是不能袖手旁观,现在的我是朋友,你总不能拒绝朋友的帮助吧?”

    宋离眼里有了动容,朋友?她的世界除了北唐风还有朋友?

    青玉因为勾不到宋离的肩膀,便拍了拍她的胳膊:“是的啊,有我们!”

    宋离吸了吸鼻子,看着顾卿僵硬的说道:“你不气我还是很可爱的。”

    顾卿翻了一个白眼:“你不气我,你也是很可爱的!”

    两人相视一眼,不约而同的笑了。顾卿感觉宋离渐渐褪下了自己的保护色,开始有了别样的神采。

    就在这时,一个小丫环已经走到了三人面前,恭敬地说道:“奴婢参见烈王妃小世子,贺夫人已经等候多时了。”

    “贺夫人?”

    “是的,皇后娘娘不在,一直都是由大将军夫人打理的。”

    青玉笑道:“这贺夫人是皇后的嫡亲妹妹,她不在自然是她主持了,我们前去看看吧。”

    顾卿这才反应过来,这个贺夫人并不是大将军的结发夫妻,而是当上将军之位不久,皇后便将自己的嫡妹嫁给了她。

    三人在丫环的带领下一路到了汇聚堂,要不是有人带路,在这错综复杂的水上殿宇,还真找不到呢!

    汇聚堂,取自天下宾客汇聚一堂之意。

    刚一进去,原本谈笑声便静了下去,所有人的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了门口的三人,只是稍稍停顿了几秒,便七嘴八舌的议论开来。

    “这不是烈王妃吗?怎么还带着一个下贱坯子?”

    “是啊,她此刻不是应该在飘香院吗?”

    “你不知道了吧?风王爷可要执意为她赎身,现在已经带回了风王府,旁人想看上一眼都不行呢!”一个小姐扶了扶头上的金步摇,嗤笑一声,眼神刻薄的落在宋离的身上。

    又有人笑道:“哎呀,你也不看看她是从哪里出来的,也难怪有这样的手段,将风王殿下迷的团团转!”

    贺静冷笑一声:“哼!不知道从哪使得狐媚手段,真是让人作呕!”

    有不少为了讨好贺静,顺着贺静的话接下去,一个个说的丑陋不堪。

    顾卿环视了一下四周,没想到还看到了个熟人,北唐秀还有几个公子哥都坐在上座。虽然桂陵园是女子聚会,但是有时候也会邀请一些当今富有盛名的才子,也算落实谈论诗词歌赋的说法。

    实则大多都是来相亲的!

    宋离冷笑一声:“我宋离的确是个下贱胚子。”

    大家一愣,没想到宋离竟然直接承认了。

    贺静闻言高傲一笑,正准备抨击,没想到宋离淡淡的说出了下半句。“太子殿下,上次在飘香院一面之缘,让小女子倾慕,小女子这厢有礼了。”

    北唐秀虽然对宋离有想法,但是在面对未来妻子丈母娘面前,也不敢过多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