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墨香坊

    马车缓缓进了街道,速度也慢了下来,没想到突然传来一声嘶鸣。伴随着两声此起彼伏的马鸣声,马车也有些颠簸的晃了晃。

    但所幸颠簸不大,没出现什么意外,车夫的声音随即传来:“王妃世子没事吧?”

    顾卿皱眉问道:“怎么了?”

    “突然横闯过来一辆马车,似乎是装货物的。”

    顾卿三人下了马车,才发现对面的人和马车全部翻了过去,车上面的箱子因为剧烈的碰撞,不少箱子损坏,里面的东西三三两两的滑落下来。

    那车夫似乎更狼狈一些,直接被马车压在下面,顾卿连忙搭把手,才将那人拽了出来,还没询问严不严重,那人便匆忙起身,连顾卿伸过来准备搀扶的手,看都没看一眼。

    地上散落的全都是一些字画,而且全都是名人字画,在地上散落的比比皆是。

    顾卿赶忙捡起地上的字画,在爱画的人眼里,这些都是第二生命啊!

    那人细心的拂去画卷上的灰尘,视若珍宝的放回了马车上面,倒也没什么巨大的损害。

    顾卿不禁疑惑,拖着这么多的名人字画,可不是一般人啊!顾卿有心交好,急忙制止车夫的责备,上前一步,亮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这位小哥,如何称呼啊?”

    那人放下画,才回过头。顾卿这才看清他的相貌,那是一张非常干净的面容,没有傅景落的淡雅、北唐烈的冷傲、萧引的妖娆,看着平凡却又心惊。

    他身上有股很好闻的墨香,衣服十分简单,只是黑白相间的衣袍,衣袖还有暗红色的卷边。顾卿只是看一眼,就知道是普通的料子,但是穿在他的身上,却像是一幅水墨画。

    如果是北唐烈等人,站在眼前就是很好的模特,可是这个人却不一样,他本身就是画,他身上那股子气质,是诠释不来的。

    远看是山水,近看是美色。顾卿第一次见到一个人,眉头深深蹙起。

    这个人给他的感觉,竟然是熟悉,仿佛是多年的老朋友一般。

    其实细看,他的相貌不是很出色,也长的不像自己认识的人。看着十分舒适,不知道是不是他身上的墨香,勾起了她的好感。

    那人看着顾卿一直看着他,半句话也不说,有些疑惑:“这位姑娘,你看着我干什么?”

    顾卿这才回过神来,这样直勾勾的看着人确实不适合。她笑了笑:“这位公子,刚才对不起了,你没什么事吧?”

    那人摆摆手:“该说对不起的是我,这马有些脱缰,竟然从巷子里冲了出去。如果你没什么事,我就要走了。”

    顾卿怎么会这么轻而易举的放他走?一把拉住他,笑道:“你怎么有这么多的名家字画?”

    他眼中闪过惊讶的神色:“你看的出来?”

    “只是懂一点而已。”

    “我是墨香坊的老板李墨,这些画准备运回墨香坊里呢。”

    李墨?人如其名,带着几分山水画的意境。整个人也像那墨水一样,或清或浅。

    而顾卿对于墨香坊并不陌生,那是京城最大的字画坊,收录的名家字画也是最多。而且墨香坊的画师也是一顶一的好,宫廷御用的画师全都是从墨香坊出来的。不仅如此,这里的工具,无论是画纸还是砚台……都是上乘的。

    顾卿的东西可都是墨香坊的,没想到今日遇到了老板!

    李墨见她兴致勃勃的样子,不禁轻笑:“前面就是墨香坊了,要不去看看?”

    顾卿回头看了眼宋离二人,没有异议,便同意去了。

    顾卿走到墨香坊,只是抬头看了眼,就掩饰不住眼底的诧异。牌匾不是镶嵌而成,而是人题字的。这个牌匾已经有些年头了,可见这墨是上等的,竟然没有一丝晕染的痕迹,看来是能和廷圭墨比肩的存在。

    再看那“墨香坊”三个大字,落笔有力,收放自如,银钩铁画一般,入木三分这样的词形容都不为过。

    李墨见顾卿一来就盯着牌匾看,便笑道:“看来这位姑娘一定是内行了!”

    顾卿这才回过神来,笑的有些谦虚,最起码看到这个牌匾,就心生敬畏了。光是一个牌匾就是大制作,那里面的东西可想而知。

    顾卿仗着自己的天赋,和这么多年的侵淫,已经算是大成。但是现在要遇见的都是前辈的经典之作,心中蔚然起敬。

    “李公子说笑了,只是感慨着墨香坊真是卧虎藏龙,这牌匾都深藏着功力啊!”

    李墨笑笑,没有接话,便引着她们进了店内。

    墨香坊的店面分为三个部分,一进门正对眼前的是柜台,身后四周放着一些笔墨纸砚等作画工具。然后左右各有一个玄关。右边的是简单的会客室一样的存在,左边则是放字画的。

    顾卿没怎么看前面,直接走向了里面。摆出来的只有少量的名人佳作。顾卿知道这些字画的珍贵性,不可能每一幅都挂出来。其它的笔触生疏,用墨尚浅,顾卿能一眼分辨哪些是成熟的作品,哪些还有些稚嫩。

    宋离和青玉不太懂这些,便坐在右边专门让客人歇息的地方。不得不说这个墨香坊十分别致,一进来就有一股子清淡的墨香。而且这会客也不简单,竟然是现场烹茶。

    只见一个女子缓缓的跪坐在软垫之上,从旁边的炉子上取了一壶水,开始煮茶。

    这茶刚刚烹好,便散发出茶香,墨香与茶香混合,十分好闻。

    顾卿只是稍稍看了眼,便有些意犹未尽,这些不是自己想要学习的佳作,她记得李墨马车上运载了许多大气磅礴的作品。

    顾卿刚想去找李墨,没想到一转身,便被吓了一跳。

    李墨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面前,双手负立,眉色淡然的看着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