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再次进宫

    踏月追上北唐烈,在后面亦步亦趋:“王爷,您忘了?景落公子在前厅等你呢!”

    北唐烈点点头,这些日奔走于皇宫,倾城阁那边都是傅景落在用心,现在想想这位好友为了自己付出了不少。

    移步至前厅,远远的就看见那神仙一般的男子,正浅啜清茶,眉眼淡雅。

    抬头看了眼北唐烈,脸上露出和如春风的微笑:“经过狼啸山一事,你似乎改变了很多。”他说的自然是指他与顾卿之间的关系。

    北唐烈没有直面回答,但是他的所作所为别人都是耳目共睹的。心思缜密如傅景落如何看不出两人之间的异变?只是……还有一个南宫无忧啊!

    “无忧公主的眼睛估摸着还有半月的样子就会好了,这几日没见到你,心绪有些不宁。”

    北唐烈沉眸,微微点头,是时候去见见这个成就自己一身功名的女子了,只是再去已经没了往昔的心情。

    他忽然颌首,转而问道:“你可知无忧是什么样的人?”

    傅景落眼底划过一丝诧异,南宫无忧一直都是北唐烈最忌讳的东西,没想到这次他竟然主动说了出来。心神一动,便说道:“北唐烈,那是基于你对她六年前的认知,她现在似乎不是如你所说的那般!”

    他不得不提醒他这个事实,当年的南宫无忧不过是十岁的小姑娘,这六年的折磨,难道还能保持当年那样纯真的性格吗?

    北唐烈拧眉,南宫无忧的变化他自然是看在眼里的,她与当年的确变了许多。他略一沉默,才幽幽的开口:“当年你可知我为什么会和大周里应外合?”

    傅景落脸上有些严肃,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北唐烈一直绝口不提,今日终于要说出来了。

    他看向远方,似乎思绪放的很远,想到了记忆中那明媚的女孩。“当年,是无忧劝我攻下南齐的皇宫。”

    傅景落听后,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如果说北唐烈有这样的心狠手辣不足为奇,没想到一个堂堂南齐公主,竟然让别人攻打自己的国家,当时还年仅十岁,实在是匪夷所思!

    北唐烈似乎不意外他震惊的表情,就连自己当初听到的时候都吓了一跳,但是又不得不承认,当年的他可没有这样的智谋。

    “你可知她跟我说了什么?”看到傅景落摇头不知的样子,才说道:“她告诉我,南齐的繁华只是空壳子,她想做的只是要保全自己的父皇母后,不在乎到不到手的荣华富贵。”

    “那事后证明你答应了南宫无忧的要求,可是为什么南齐皇室还是被屠了个干净?还逼的这个公主跳崖?”

    “南齐皇室被屠,是我的过失,让北唐忠乘机钻了空子。至于她,是我始料未及的,没想到竟然选择的当着我的面跳崖了,也是在怪罪我不信守承诺?”

    傅景落觉得自己似乎听到了什么惊世传闻,如果当年的南宫无忧就有这样的才情,那么绝对让任何一个当世之雄折服,此女子丝毫不亚于男子。可是综合南宫无忧醒来后的表现,似乎与北唐烈所说的,太大相庭径了。

    但是傅景落随即释然,毕竟是北唐烈有违誓言,南宫无忧性情大变也是情理之中。“所以你还坚信她会理解你吗?”

    “她是个求安逸的人,我会拼尽全力护她周全,不会让人伤害她。”他心神微动,眼眸之中有种复杂难懂的心思。心头浮现一人,久久挥之不去。

    “那顾卿呢?”

    “她?只能待在我的身边。”他冷笑一声,让人心惊胆战。

    傅景落眉头一跳:“难道你打算将两人都收之囊下。”依他所言,南宫无忧是个心高气傲的女子,又是一国公主,岂能和别人共享夫君?

    还有她,她会同意吗?

    北唐烈脸上划过冷笑,似乎心中有了盘算。他寒声说道:“我自有分寸。”

    傅景落摸摸鼻子,虽然心中有些不悦,但是终究没有说出口。这是北唐烈的事情,与自己何干?

    傅景落便想起一件事来:“你最近怎么总是进宫?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这个北唐烈眉头猛然皱起,声音森寒:“有的人闲命长了。”

    突然踏月从门外进来,瞄了下北唐烈的神色:“王爷,皇后派人来,要王妃进宫小聚。”

    “小聚?”北唐烈冷笑一声:“你瞧,不怕死的来了。”

    傅景落也好奇的笑笑,不知道这皇后打的什么如意算盘。

    而顾卿则受到通报,得知皇后身边的李公公正在殿外候着呢。没有北唐烈的允许,没有人可以随随便便进出逐鹿殿,除非闲命长了。

    刚出门,就传来太监独有的鸭公嗓子,拉长了声音叫道:“哎呦,我的烈王妃哟,您可出来了,可让咱家好等啊!”

    “李公公怎么得空来了?”

    李公公脸上拉着笑,也不知道是不是笑多了,一脸的褶子,怪吓人的。李公公一甩拂尘,笑道:“皇后娘娘关心王妃,特地邀请王妃去皇宫赏景,侧世子妃也到了,说想见见王妃,也算是一解对家人的相思之苦,这不就遣老奴来了嘛!”

    顾卿一听顾潇潇有意请自己,顿时眉头一皱,肯定没什么好事!但是人家李公公说道这个份上了,自己也只能去了,便点点头,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