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饿不得

    听闻这样的话,连张妈妈都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北唐烈了,可想而知,北唐烈那脸色是多么黑沉!

    突然紫鸳的声音兴奋的从屋里传了过来:“王爷,王爷,王妃说话了!”

    北唐烈冷冷喝道:“她说什么了?”

    紫鸳听到北唐烈那森寒凄冷的声音,顿时后悔自己这么急切的说出口干什么。于是吞吞吐吐,胆战心惊的回道:“王妃……王妃说,说王爷是个骗子,给了个生鸡腿。”话刚说完,紫鸳就觉得自己时日无多了。

    在外面的众人听到后,一个个抽搐着肩膀,想笑又不敢笑。最恼火的是北唐烈,他生怕顾卿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没有停息的赶过来,连里面的湿衣服都未来得及换,没想到得到了这么个结果,这个顾卿是戏耍他的吗?

    青玉一见北唐烈的面色不对,连忙为顾卿辩解:“九皇叔,你这也不能怪九皇婶。她这几日确实是受了些风寒,你再不让她吃饭,加上碧波池的热气蒸腾,也难怪九皇婶架不住。”

    没想到北唐烈根本不听,直接冷冷的看来:“你的意思是错在本王?”

    青玉小小的脸满是苦笑,这个九皇叔发起火来还真是招架不住啊!便打算逃离现场:“我去开些药方,不过我觉得现在最管用的应该是给点熟了的鸡腿。”

    青玉还不等北唐烈发飙,连忙跑了出去。

    北唐烈深深呼吸了一口气,才勉强止住心中的怒火,眼神不善的看向踏月,踏月浑身一个激灵,这王爷干嘛无缘无故的看我啊?

    北唐烈瞪了踏月一眼,一脚踹了过去:“你没听到小世子的意思吗?”

    踏月结结实实挨了一脚,依旧委屈的看着自家王爷:“属下该死,还请王爷告知。”

    “混帐东西,还不快点取熟了的鸡腿?”北唐烈心中更是憋了一把火。

    踏月连忙逃跑似的退下,一脸的苦楚。

    北唐烈走近内屋,顾卿脸上的红晕散了不少,但是依旧比正常人看着颜色有些深。

    她此时蜷缩着身体,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刚换了衣服,还是被窝太冷,她将自己蜷缩成一个球一样,紧紧的窝在被窝里面。

    她的神志虽然还有些不清晰,但是嘴里从未停息过:“北唐烈,你不要饿死我!我不想死!”

    “求求你,不要吓我,我很害怕……”

    “你……你走开,李毅,你这个混蛋……不要……”

    北唐烈认真听着她说的每一句话,似有感触,这些天似乎也吓了她不少。但是听着听着发现有些不对劲,这个女人在睡梦中似乎还叫着另外一个人的名字。

    北唐烈便幽幽的开了口:“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也不知道?顾卿……还是什么……”

    他继续问了下去:“你是男是女?”

    顾卿似乎对于这样子白痴的问题,很不屑一顾,迷糊间还带着几丝嘲讽的笑:“你傻子吗?我当然是女的。对!你是傻子……你是傻子!”

    北唐烈漫不经心的勾起了嘴角:“那好,那李毅是男是女?”这才是某人真正想问的!

    问道这个问题,顾卿似乎沉默了一下,突然怒道:“李毅这个王八蛋,我非将你阉了不可!”

    虽然顾卿没有直面回答此人是男是女,但是侧面已经反映出来了。

    北唐烈的眸光骤然收缩,自己的王妃不仅喜欢趁着自己不在画别的男子,还喜欢在睡梦中喊别的男人!

    北唐烈突然将手塞进了被子里面,一下子钻进了顾卿的里衣里面,大手毫不客气的覆盖在她的背上。顾卿浑身冷的打了一个哆嗦,是哪个王八蛋把自己的冰手放在自己身上的?

    顾卿的意识渐渐清醒,本来就不是什么大病,最主要的原因是饿的!一睁开眼就对上那暗色的眼眸,深邃的像是宇宙黑洞,将顾卿那么渺小的映照眼底。

    她眨巴了两下眼睛,睫毛像是小刷子一样摆动了两下,脑子瞬间清醒,十分机警的绽放一个笑容:“王、王、王、王爷?”

    “你还认得本王?”北唐烈冷笑,大手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顾卿一直点头,北唐烈自己怎么会不认识?

    “王爷,你的手……”冰死我啦!

    北唐烈反问道:“李毅是谁啊?”

    顾卿心咯噔一声,他怎么会知道李毅的?她仿佛是看怪物一样的看着北唐烈,茫然无措的眨巴了下眼睛。脑子飞速运转,顺便分析了一下北唐烈的面部神情。

    他如此阴测测的看着自己,表示他现在的心情很不好,自己要小心着措辞,否则就挫骨扬灰啊!

    “王爷……你在说什么啊!”顾卿决定来个装傻充愣!

    北唐烈不再和她废话,反而十分不善的摇晃了一下自己的右手,意思十分明显,你不老实交代,我不冻死你!

    顾卿苦笑一声,为毛北唐烈现在看着如此孩子气?顾卿便老老实实的说道:“零一是我以前养的狗,后来跑了!”

    “零一?”北唐烈蹙着眉,有些不确信的重复一下,他的耳朵还不至于幻听,字音还是分辨的很清楚的。

    “王爷,我说的是真的,零一,乡下养的一条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