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送上门来

    顾卿回到王府的时候,一下马车便看见门口停放着一辆皇宫标志的马车,不由得好奇,难不成皇宫里面来人了?

    便好奇的问起了看门的守卫:“怎么?皇宫来人了?”

    没想到那守卫一脸古怪的说道:“是……是周小姐的。”

    “周小姐?那个周小姐?”

    守卫脸上更是一脸的为难之色,似乎有些难言之隐:“是……是锦州刺史之女。”

    锦州刺史?不是皇后的娘家吗?周小姐,难不成是那个周莺?

    顾卿对这个女人毫无好感,便有些奇怪:“那她为什么会在这?”

    那守卫惶恐的摇摇头,表示不知,也不敢告诉王妃还是王爷和周小姐一起回来的呢!

    顾卿也知道问不出一个所以然出来,估计也就是来看看,便也没怎么放在心上,便径直走了进去。

    而此时的苏乐清正带着周莺在熟悉王府的环境,周莺看到前面一处气势恢宏的殿宇,问道:“这是什么?”

    “那是王爷居住的逐鹿殿。”苏乐清淡笑。

    “逐鹿殿?”她若有所思,这就是烈王居住的寝殿?

    从上次被北唐烈那样羞辱,虽然不甘,但是自从当年表姑母寿诞那日,自己还年幼,随着父亲入京看望。那是的烈王雄姿英发,气宇轩昂,一下子就镌刻在周莺的心中,这些年一直不曾忘却,甚至暗暗发誓,要嫁人就要嫁给这当世之才,否则不嫁!

    虽然北唐烈在御花园那淡泊冷峭的声音让她害怕,但是这么多年的执念,怎么会因为一个小小的挫折认输?自己的姨母可是国后,她是外戚,是锦州刺史的千金,她能带给北唐烈的荣耀,是哪个乡下丑妇能给的吗?

    她不相信,自持的美貌和家世,不会让北唐烈有一点点的想法!

    再次看了眼逐鹿殿,这里的男人,也必将会成为她的男人!她唯一的男人!

    看来还是姨母向那个老皇帝求来的圣旨有用,北唐烈还不乖乖的请她入府?一想到这里,周莺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苏乐清看着她眼中那心有不屈和得意的眼神,淡笑,并没有多说什么。自己只是奉命来带她看看,其余的不能说的自然不说!

    周莺正得意这,没想到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往着逐鹿殿走去,不禁疑惑:“这逐鹿殿不是没有准许不得入内的吗?”

    看到苏乐清点头,嘴角不禁扬起得意,一下子叫住了前面的人影:“烈王妃!”

    苏乐清对于她接下来想要做的事情心知肚明,只是笑笑,并没有告诉她,王妃是不需要通报的!

    顾卿的身子一震,没想到冤家路窄?她回首,看着阳光下得意洋洋的周莺,早没有了当日在御花园中和煦的眼神,有的只是挑衅。

    顾卿无奈的摸摸鼻子,自己什么时候得罪她了?

    周莺见顾卿傻乎乎的站在哪,心里更加鄙视几分,这个王妃样貌没有样貌,要身材没有身材,唯一的说的出口的估计就是相府的身家背景,没想到还被移除族谱。当初虽然是顾卿主动要求离去,但是这一举动落在别人眼中确实顾相抛弃了顾卿,选择了顾潇潇。

    苏乐清倒是知道本分,参见了顾卿,便笑道:“周姑娘,你刚才记住了芙蓉阁的去处了,那我也没什么事了,后院还有些琐事,我先下去了。”

    周莺自持清高,对苏乐清丝毫不放在眼里,既然她没了用处,自然不会挽留,便点点头,看都不看一眼。

    苏乐清远离两人,便对着身边的丫环说道:“去请踏月大人,说周姑娘遇见王妃了。”

    丫环有些不满,似乎自家主人对这个王妃十分尊敬,便说道:“夫人,你为何处处帮助她,当初的版图屏风也是……”

    话还没说完,就被苏乐清给厉声呵斥,小丫环一下子吓傻了,服侍夫人这么久,可从未见过夫人生过气,一下子跪在地上,大气也不敢出。

    苏乐清有些生气的看着自己的贴身侍女:“你若以后再这样胡说八道,到时候我保不了你,你就自求多福吧!”她不敢高估自己对北唐烈的了解,但是敢保证,北唐烈对顾卿绝对不一样!如果自己的丫环再这么口无遮拦,若是有一天传到了王爷耳中,就怕是万死莫辞了!

    “此后,我们微菊苑的人见到王妃都要毕恭毕敬,她是王府的主母,你们要敬着她,伺候她,必要的时候维护她保全她,将她的事看在我之上,明白了吗!”

    许是小丫环从未见过苏乐清如此严肃的说道,吓得连忙点头。

    苏乐清叹了口气,将她扶了起来:“相信我,她也许能保全我们!”

    小丫环有些听不懂,但是还是点起了头。连忙说道:“那……那我这就去告诉踏月大人。”

    苏乐清回头看了眼逐鹿殿,也许终于等到离开的曙光了!

    而这边……

    顾卿看着叫住她的周莺,疑惑:“周姑娘叫住我做什么?”

    周莺一听她没有自称烈王府,一直都是放低身段用“我”和她说话,她顿时有些喜滋滋的,殊不知顾卿很少自称王妃,以品阶压人,她还不太会。

    周莺咳嗽了一声,笑盈盈的道:“见到王妃有些高兴!刚才来的时候看到了王妃居住的昭阳殿,离我住的芙蓉阁可真远啊!”

    闻言顾卿眉头狠狠一皱,她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她住的芙蓉阁?难不成她要在这里住下?

    看顾卿脸色不好,周莺有些得意,这个不受宠的王妃殿宇都住的如此靠后,可想而知她在王妃的地位是多么的薄弱!相反看看自己的芙蓉阁,离逐鹿殿不过才数步之遥,可见王爷对她的态度改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