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关柴房

    顾卿回到了昭阳殿,可把昭阳殿上下的丫环婆子高兴坏了,尤其是青雨,将她左翻翻右翻翻,确定完好无缺,才笑嘻嘻的道:“吴妈一直说王妃是贵人,看来是真的,没想到王妃在逐鹿殿待了快一个月,一点事都没有!”

    顾卿的气来的也快,去得也快,只要不想起某人,心情还是很愉悦的。

    回到昭阳殿的感觉很好,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尊敬她爱她,自己也轻松自在些,不像在逐鹿殿,说什么话,做什么事还要看北唐烈的眼色!

    现在本是午膳的时候,但是经过刚才的事情,顾卿不知道为什么,也吃不下去了,就是觉得身子有些累了,便叫张妈妈准备洗澡水,要好好洗洗在逐鹿殿的霉运!

    顾卿舒服的泡在水里,心里想着要是有杯葡萄酒那该多少啊!

    没有葡萄酒,闻闻肉香也是好的啊!

    顾卿一个激灵,哪来的肉香?顾卿疑惑的闻了闻洗澡水,没什么怪味啊,可是鼻间挥之不去的肉香是怎么回事?

    顾卿趴在木桶边沿,发现屏风后面竟然人影绰约,便有些疑惑。

    这洗澡的地方可是在卧室里面,虽然说卧室里面也有桌子,但是不是用来吃饭的,吃饭的话回去外面的桌子的,可是为什么那些人一个个的鱼贯而入,手里都端着东西。

    肉香就是这样子传来的。

    “张妈妈,我还没传膳呢?怎么送进来了?”

    等了许久,没有等到张妈妈的声音,顾卿不死心的又问了一句:“张妈妈,你还让不让我好好洗澡啊,你这样我怎么洗啊,我快要饿死了!”

    本来顾卿还感受不到饿的,没想到经这么一弄,顾卿的肚子很没骨气的叫了起来。

    可是张妈妈依然没回答,顾卿顿时觉得很委屈啊,可是身子又不想出去,这热水泡着也好舒服啊!

    看着外面的丫环端着锦盘,顾卿便笑嘻嘻的道:“外面的各位姐姐?”

    外面终于有人回答她了:“王妃,有什么吩咐?”

    这声音简直就是天籁之音啊!顾卿嗷呜了一声:“好姐姐,你能不能先把吃的移去外厅,我等会就出来了。”

    没想到没等到丫环的回答,一个人直接大胆的走了进来,靠在柱子上面,一手搭在屏风上面,空间一下子显得狭隘了起来。

    顾卿瞪大了眼,仿佛是见鬼一样,一只手颤抖着指着来人:“你……你……你……”你怎么会在这?

    北唐烈直起身子,双手环胸,眼神轻飘飘的落在了顾卿脖子以下的部位。

    顾卿连忙将自己的身子沉在水中,露出两只手紧紧的抓住边缘,然后恶狠狠的瞪着他:“你出去,我还在洗澡!”

    “这是我的府邸,你是我的王妃。”北唐烈嘴角噙着坏笑,不善的看着顾卿。

    顾卿的心一咯噔,我擦,还能不能好好玩耍了?这要是搁在现代,就算结婚了的,那房子也算是共同财产,结婚了也可以离婚的嘛!这些搁在古代,全是北唐烈一个人的!

    她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搞了半天,自己什么都木有啊!

    “你到底想干什么啊?”

    北唐烈这才露出犬齿,阴测测的说道:“本王说过,午膳要见到你人,你似乎没放在心上。”

    顾卿的心那叫一个拔凉拔凉啊,怎么忘记这一茬了?她可怜兮兮的看着他:“那你出去好不好,我穿上衣服再陪你吃如何?”

    “不必了,本王要你长点记性!”他突然晃动着两条大床腿,带着毁灭性的气息,向顾卿走了过来。

    顾卿死死的瞪着他:“你……你要干什么啊?”

    北唐烈好心情的在她面前蹲下,和她冒出来的脑袋持平一样的高度,看着她那一双犹如小鹿乱撞的眼神,危险的笑了笑:“王妃说要该如何是好?”

    “呜呜……外面有个大胸美女你不调戏,你跑我这干什么啊?有话好好商量嘛,都是文明人,还能不能好好玩耍了?”

    看顾卿可怜兮兮的模样,北唐烈心情微微放松,但是一想到顾卿这样大胆,现在都敢直接拍屁股走人了,那以后还得了?

    北唐烈突然寒声道:“把王妃拿被子包起来。”

    顾卿一下子露出了惶恐的眼神,电视剧上面凡事要被临幸的女人,全都是打包好带走的啊!

    “北唐烈……你要干什么?”

    “送去柴房关禁闭!”北唐烈冷冷的说道:“王妃什么时候知道自己不能再忤逆本王的话,什么时候放出来!”

    我擦,这个没有人权的,竟然都不让自己吃饱了再走,真是个混蛋!

    他漠然转身,脸上仿佛是千年寒冰,让人看着害怕。所有人都齐齐的吞了吞口水,不自觉的摸了摸脑袋。

    看着顾卿连挣扎都未挣扎,直接扛走了,眉头一皱,突然叫住:“你现在知道后悔还来得及。”他逼着自己让步,也逼着自己等待顾卿的答案,让自己好放了她,过得了自己的一关。

    哪里知道顾卿这一次十分有节气,竟然说道:“王爷说我有错,我就有错。”

    北唐烈的眸色生冷,拳头不自觉的握紧,这个女人什么时候知道妥协让步?女人和男人服软那是天经地义,为什么她就不懂?

    “滚!你们谁要是善待她,定斩不赦!”北唐烈的怒火一下子被燃烧了起来,眼底的紫色光芒仿佛是最锋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