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喜欢我什么

    夜色渐渐深沉,已经是三更天了,带着顾卿在夜色下飞驰。

    在烈王府的墙角站好,萧引问着每个晚上都会问的问题:“今晚都干了什么?”

    顾卿茫然都摇摇头:“我在坐着喝茶。”

    萧引皱眉,知晓自己的迷魂术是不会有差迟的,顾卿所言不假,萧引心底的疑惑更加深了,看了眼顾卿茫然的眼睛,已经没了白日的清澈灵动,乖巧有余,灵活不足,还时常出漏子!

    带着她飞进王府,没想到还没到关押顾卿的柴房,就看到了一个白衣翩飞的男子,急忙压下了身子,可是顾卿却不知道现在情况危急,只是知道自己有些痛,哎呀了一声。

    萧引暗道一声不好,果不其然,看见傅景落脸上带着几分深意的笑容:“既然来都来了,不打算下来坐坐?”

    萧引知道,这要是答应坐下,估计就走不了了。

    遂即笑了笑:“王妃糊涂爱跑,现在送还给你们!”

    他一下子将顾卿扔了出去,顾卿直接哎呀了一声,便稳稳的掉在了傅景落的怀中。

    傅景落微微皱眉,正想放下顾卿上前追认,没想到萧引的命令就来了。

    “抱住他!”

    顾卿二话不说,直接抱住。

    傅景落这才发现顾卿的不对劲,双眼无神,动作僵硬,便顾不得去追萧引,转而查看顾卿有没有差池。

    可是顾卿没有得到松手的命令,死活都不愿意松手,就这么明目张胆,毫不顾忌的一把抱住,随着傅景落的挣扎,那白色的锦袍隐隐有撕裂的痕迹。

    傅景落脸上的淡然神色消失不见,面对这样的顾卿,又不能下手,然后无奈的搂上了顾卿的腰身。

    书房的烛火还亮着,傅景落知晓他这几晚估计是睡不安稳了,直接去了书房敲门。

    北唐烈暗沉的眼眸一下子睁开,似乎有些不满意沉思被人打断,所以声音格外的寒冷:“滚。”

    傅景落看了眼怀中死活不肯撒手的顾卿,有些无奈的摸摸鼻子笑了:“你如果还不开门,你的王妃可就要和我走了。”

    “你胡说什么?”里面传来北唐烈森寒的声音。

    傅景落看着顾卿干净的容颜,没有胭脂的香味,现在两具身体贴的很近,他甚至能闻到她身上淡淡的幽香。

    一路上抱着她,不得不承认,她的身体十分的柔软,有种让人爱不释手的感觉。

    他有些迷恋,但是知道两人之间的距离,轻不可闻的叹息一声:“既然如此,我便带她走了。”

    转身的瞬间,身后那紧闭的房门猛地打开了。

    北唐烈第一眼就看见了依偎在傅景落怀中,死死抱住他的顾卿,眼底的眸光跳动,不客气的一把拽了过来。

    因为大力,顾卿一下子没支撑住,跌倒在北唐烈的怀中,双手紧扣,一下子抱住了北唐烈。

    萧引说抱住他,也没说什么人,所以顾卿听着他的话,逮一个抱一个。如果离去的萧引知晓她是这么理解的话,估计要哭死了。

    北唐烈即刻发现了不对劲,顾卿像是不认识他一般,紧紧的抱住了他,顿时眉头紧皱,看着傅景落,等着他的回答。

    “我都说了,你再不开门你的王妃可就要和我走了。”

    “她为何和你在一起?”他寒声问道,深更半夜,孤男寡女,一个是自己的王妃,一个是自己的挚友,虽然他从不怀疑傅景落的为人,但是他怀疑顾卿的为人!

    傅景落自然知道他在想什么,脸上扬起明月一般的笑容:“你的王妃被人送回,我正好看见了,没想到那人命令她抱住我,阻碍我的步伐,于是就出现你看到的那一幕了。”

    北唐烈看着怀中面无表情,眼神迷茫的顾卿,眉心紧蹙:“她是中了迷魂曲?”

    “天下也就只有一人能将迷魂曲奏出了,你该担心的是,她失踪几晚了?王府一定有他的人,否则怎么趁顾卿关在柴房的时候行动?”

    傅景落一番话让北唐烈的眼神十分可怕,他的眼眸颜色越是深沉,代表他越是隐忍,只怕这一旦爆发,就是更可怕。

    傅景落看了看他怀中有些傻乎乎的顾卿:“人已经给你带到了,那我就走了。”

    北唐烈也没说什么,反手握住顾卿的细腰,转身关上了书房的门。

    北唐烈用力了几分,发现根本无动于衷,就算力道大了,顾卿也是面无表情,根本不知道痛一般。他不敢用力怕伤着他,便松开了手,只是顾卿这样子抱着他,两人都行动不便。

    就在北唐烈凝眉思考的时候,突然怀中的顾卿轻不可闻的动了一下。

    北唐烈皱眉,顺着她的眼神看了过去,没想到顾卿的视线笔直的落在书桌上的一碟糕点上,那是踏月先前的时候送过来的,没想到现在派上用场了?

    “想吃?”北唐烈问道。

    顾卿毫不犹豫的点点头,手上的力道都松懈了几分。

    “去拿吧。”北唐烈也只是抱着试试的态度,没想到顾卿真的松开了手,直接向糕点走了过去。

    依旧是面无表情,只是动作僵硬的拿着一块马蹄糕塞在肚子里。不一会儿顾卿就吃了个干净,又走了回来,直接抱住了北唐烈。

    北唐烈眉轻轻上扬,有些轻笑的问道:“吃饱了吗?”

    怀里的顾卿蹭着他的衣服摇摇头。

    “那我再给你吃的,你不许抱着我可好?然后告诉我你晚上都干什么去了。”

    顾卿点点头,但是手没有撒开的意思,意思十分明显,你先给我吃的再说。

    北唐烈失声笑了起来,这个顾卿也不算是真傻!

    如果此时的萧引知道顾卿如此不费吹灰之力的被人收买,不知作何感想。

    北唐烈连忙传来踏月,吩咐下去,不一会供人休息的案几上就摆放了好几样精致的点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