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你太平

    北唐烈将她打横抱起,一路回到了逐鹿殿,直接吩咐踏月去叫青玉。

    青玉揉揉眼,有些抱怨:“你们家王妃还真能折腾,为什么总喜欢在半夜出问题?”

    来到了正殿,看着北唐烈怀中的顾卿,眉头微微皱起:“迷魂曲?”

    北唐烈点点头,没有要放开顾卿的意思,看着青玉:“赶紧帮她上药。”

    青玉这才注意到顾卿鲜血淋漓的右手,一下子变得严肃,取来了随身的药箱简单的处理了一下,然后用纱布包扎好。

    “只怕要好几天不能碰水了,九皇叔你注意些就好。迷魂曲只要睡着了醒来,就可以了,你也不用担心。没什么事,青玉就先下去了。”

    北唐烈点点头,对于迷魂曲的效用自己是知道的。

    他将顾卿安放在床上,她却不肯躺下,抓住北唐烈:“你说好的,答应我的。”

    没想到这一根筋的顾卿到现在还记得,北唐烈放柔了的声音:“夜里光线不好,你乖乖睡下,明日让你画。”

    顾卿狐疑的看着他:“真的?”

    北唐烈没想到她还会怀疑,顿时轻笑:“你抱紧我,明日我就不会跑了。”

    顾卿当真一下子抱紧了北唐烈,北唐烈始料未及,弯下去的身子一下子失重,向顾卿倒去。

    他双手撑着顾卿的身侧,有些皱眉看着身下的顾卿,她正毫不避讳,眼睛眨巴着看向自己,只是这一双眼有些空洞无神。

    北唐烈皱眉看着自己腰际上的小手,难不成就这样抱着?

    “你让我也躺上来。”北唐烈不得不软言软语的说道,现在的顾卿说的太深奥根本就不懂。

    顾卿也似有所想,挪了挪,将身侧的地方让给了北唐烈。北唐烈的身子才刚刚躺下,顾卿立刻就侧着身子,紧紧搂着他,生怕他会消失一样。

    不一会,怀中的顾卿就传来均与的呼吸,北唐烈紧紧的搂着她。这具柔软的身子已经离开他的怀抱三个夜晚了。没有顾卿,他连每日必去的碧波池都没了心思,为的只是等到顾卿那一句服软,可是倔强如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所错在何处。

    对于顾卿口口声声要自己的权利,他觉得有些无奈和可笑。在烈王府,得到他的宠爱就是得到了所有的特权,可是她偏不,她要自己的权利,小的可怜,只是要自由。

    可是,北唐烈不容许的是,她远离自己范围的自由。

    消失已久的温暖,让他有些贪念。闻着她发间的清香,心灵那一刻得到了满足,转眼就睡了过去。

    清晨,阳光照射进来,顾卿费力的睁开眼睛,意识还未全醒,手掌上传来的痛楚却真真切切。

    她一扬起右手,吓了一跳。我去!这不是熊掌吗?怎么包扎成这个样子?

    顾卿的疑惑还未散去,突然发现不对劲,这哪里是柴房啊,这个……

    分明就是北唐烈的房间啊!

    一转身……

    我擦!北……北……北唐烈啊!

    北唐烈仿佛是看了场精彩的面部表情秀,显示迷茫,再到惊醒、疑惑、惊愕、害怕……

    一张小脸竟然能做到这么多个表情,还真是不错,比昨晚呆愣愣的表情好多了。

    顾卿挥舞着“熊掌”,错愕的看着身旁躺着的冰山男,一下子话都说不好了:“你……你……”你怎么在这?

    “这是逐鹿殿。”他慢悠悠的说道,证明他此刻的心情……不错。

    为毛他会心情不错?自己不是关在柴房了吗,怎么一觉醒来就出现在这里。自己的手,怎么会伤成这样,痛的要死!

    顾卿一下子拿着自己仅存的左手,抓住北唐烈的衣襟:“你说!你都对我做了什么惨绝人寰的事情了?”

    北唐烈侧卧着身子,十分邪魅的打量了下她的胸部。顾卿气的脸色通红,她所知的根本就不是这件事,是自己的手啊!

    她挥舞着熊掌:“我是问你,我的手啊!不对!现在关心的应该不是手,对了,我为什么会在这?你对我做了什么惨绝人寰的事?”

    “你说呢?”北唐烈没有直面回答,反而轻飘飘的问了一句。“你是本王明媒正娶的王妃。”

    他提醒这个不争的事实。

    就在顾卿脑袋快要炸开的时候,没想到北唐烈突然凑上前来,冷笑一声:“你可知到昨晚是你主动送上门来的。”

    顾卿瞪大了眼睛,一副“我不相信”的样子,虽然对于北唐烈有些想法,但是自己也不知放荡的主动找上门吧?

    “本王昨晚想要去看一下你是否安分守己,没想到刚进门,就发现你梦中呓语,说喜欢本王,求本王临幸之类的话,还死死的抱住我,甚至不惜弄伤了手。”

    随着北唐烈的话,顾卿的嘴巴越张越大,虽然自己睡觉比较死,但是也不至于发生了这么多事,自己一点都不知道啊!

    北唐烈看着她惊愕的表情,脸上依旧是淡淡的冷笑:“你昨晚死死的抱住本王,说喜欢本王的裸体……”

    说道最后北唐烈的声音有些阴测测的了:“还说踏月的身体不是什么黄金比例,不愿意画他。”

    说到这里的时候,顾卿有几分信了,这些话都是自己的心里话,从来没告诉过任何人。顾卿看了眼北唐烈,然后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