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认识吗

    顾卿似乎真正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自由了。

    她可以任意出入王府,吃饭的时候也没有人打扰,自己也不用去碧波池伺候,晚上也不必去侍寝。

    顾卿托着腮,感觉自己好没用啊,手受伤了,连平日里最喜欢的作画也不能了。现在算是真正的过上了属于王妃一般的生活,只是似乎空虚了些。

    顾卿有些怀恋被北唐烈欺压的日子了,虽然害怕,但是有人和他拌嘴也是好的啊!

    这几日不管她有心无意,都能听到关于周莺是如何得宠的消息,只是北唐烈似乎没有把她收房的打算,让人一下子琢磨不透。

    所幸还有傅景落、青玉、宋离、北唐风来看自己,但是独独没有了北唐烈。

    而宋离和北唐风的关系也缓和了许多,最起码能同频出现在她的视线之内,算是这几天唯一高兴的事情了。

    傅景落敲敲棋盘,叫回出神的某人:“你这样子也好意思和我下棋?”

    顾卿这才回过神来,不好意思的看着他,然后急忙看着棋盘。白子已经被黑子逼到角落,明显已经是死局之势,亏傅景落还这样好耐心的陪自己下了这么久。

    她放下棋子,有些心不在焉。

    傅景落慢慢将棋盘上的棋子收好,淡笑一声:“他近日忙,你无须挂念。”

    “啊?”顾卿看到他脸上那淡淡的笑意,一下子红了脸,急忙狡辩:“你说什么?我才不是想北唐烈呢!”

    傅景落扬眉,也没说什么只是笑笑:“我说的是青玉。”

    顾卿一下子脸色爆红,有些手足无措:“不和你说了,我约了宋离去墨香坊。”

    傅景落看着顾卿那落荒而逃的背影,开怀一笑,但是转眼变得有些苦涩,喃喃自语:“说真的,还有些羡慕北唐烈了,我却没那么好的福气了。”

    叫上宋离一起上了马车,而月娘在外面坐着。距离上次去墨香坊,已经十多天的时间了。

    顾卿本来以为自己才是有些烦闷的一个,没想到看到一个更加烦闷的了。宋离从上马车就脸色不对,在顾卿的几番追问之下,宋离才幽幽的开口:“我今日听见北唐风似乎要纳妃了。”

    顾卿顿时震惊的看着她,北唐风一直风流,加上心里有一个宋离,到现在都二十八岁了,连一房姬妾都没有,没想到现在竟然传出要纳妃的消息,岂不震惊?

    顾卿第一反应是宋离是如何感想,便问道:“那你是什么想法呢?”

    宋离摇摇头,有些茫然:“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他的身边从来不缺女人,但是他从未想过成家立业的想法,现在的我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顾卿对于他们当年的事有些疑惑,到底是北唐烈当初围杀了宋谦,而北唐风只不过奉旨抄家。但是宋离对北唐风的态度简直比北唐烈的还要恶劣,这到底是为什么?

    看到顾卿眼中的疑惑,宋离苦笑一声,知道她在疑惑什么,反问道:“你见过别人在你眼前凌辱自己的嫂嫂、姨娘吗?”

    顾卿一下子被问住了,不知如何接话。

    宋离苦笑一声,美丽的双眼蒙上淡淡的凄迷神色:“当年十二岁,看着北唐风到我家宣旨。男子一律斩首,女子沦为娼妓。他们带走了我的兄长叔伯,剩下的人竟然直接凌辱我的兄嫂、姨娘、还有那些丫环,甚至连我都不要放过。而这一切都发生在北唐风的面前,你知道是什么滋味吗?我不愿屈服,直接撞柱,被他救下,等我醒来就在了飘香院,他很照顾我,我也开始做起了清倌。可是我的亲人全都死了。宋家一百二十一位女子,现在活下来的只有我!我是害怕,他的眼神我至今都忘不了,淡漠无视,没有丝毫的感情。这些年每次看到她,我都想到我嫂嫂在我面前被人凌辱的样子,我不能见他,一见到他,我就觉得我这些年受着他的恩惠让我生不如死。他不让我死,只要我死了,他要整个飘香院受罪,还要牵连太多无辜的人!”

    听完宋离的话,顾卿一下子不知如何是好,没想到北唐风也有如此阴鸷的一面。她也没想到当年的她承受了那么多,自己的亲人在眼前被人凌辱,这滋味确实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而宋离这些年都痛苦的活着,实在是辛苦。

    她又说道:“这些年我没有朋友,没有家人。在飘香院有几个人关照我,因为我几次寻死,也被他制裁在我的面前。我怕,我日夜都在怕,他对我越温柔,我就知晓他背后多么可怕!”

    顾卿彻底傻眼了,这还是那个风流王爷吗?狠毒程度丝毫不亚于北唐烈啊!得到这样的专宠,真的不知道该说她幸还是不幸。

    北唐风给了宋离一个人的殊荣,确实羡煞旁人,连不知情的自己都有所感触。北唐风对宋离的好,几乎是无微不至,让人动容,没想到在背后却做出了这些让人胆寒的事情。

    顾卿咋舌,难怪宋离对他的成见如此之深。只是这世间的感情谁说的清?她是那样害怕北唐风,最后还是选择了爱上他,这就是宿命吧!

    她现在不知道说什么,只能借给她一个肩膀。宋离哭的十分隐忍,她的泪隐藏了太多了。

    顾卿宽慰的拍着她的背:“你试着解脱自己,也成全他吧!”

    宋离摇头:“我过不了我心中的那一关,他……不是我的仇人,却让我更加憎恨。”

    顾卿现在才发现自己有点喜欢北唐烈的狠毒了,最起码他直接杀人啊,不会像北唐风一样看着别人痛苦啊!

    宋离的这个是心结,这还真的不好办了,难不成让她杀了北唐风报仇?

    顾卿敛住心神,不知该如何是好,她不大会安慰人,而且发生在宋离身上的际遇搁在任何人身上都不好说。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相爱相杀吗?

    宋离她比一般人心傲也比一般人强大,这些年都过去了,也不至于现在想不开。看着顾卿很为难,张着嘴不知道说什么好的样子,她擦擦眼泪,破涕为笑:“你不需要安慰我,我习惯了。”

    最后一句轻飘飘的,让人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