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思念是会呼吸的痛

    李墨闻言,眼底的墨色渐渐浓郁,沉眸凝视她片刻,在顾卿有些不安的呼吸中缓缓说道:“我们……

    ……从未见过。”

    顾卿心底那似是轻松似是沉重的心情不知如何而来,但是最终她还是松了口气,两个人是真的不认识,那么就是自己多想了。

    李墨细细的将她的表情看在眼里,双手极力隐忍的背负在后,已经紧握成拳,仿佛下一秒就回爆发,但是他依旧忍着,现在也只能忍着。

    他微微挑眉:“你为何这样问?”

    顾卿笑了笑:“也没什么,就是觉得你有股熟悉的感觉,应该是我的错觉吧。”

    熟悉的感觉?她对他还是有感觉的是吗?

    李墨眼底的眼底一片神色,有着许多跳动的光芒,全部遮掩在那密不透风的阴影之处。

    顾卿心中没了奇怪的感觉,轻松了不少,转眼继续看着画,再想着既然李墨是个很好说话的人,自己是不是可以厚颜无耻的提出在这临摹几幅的要求。

    她回头,眼睛亮亮的看着李墨,笑嘻嘻的道:“不知道李老板这些画能不能租的?我想带回去仔细观摩。”

    虽然知道自己的要求很无耻,李墨也不一定会答应,但是顾卿本来就是个厚脸皮的人。

    李墨看着她晶亮的眼睛,在这阳光下仿佛是最亮眼的舍利,那样干净纯粹,没有一丝污染,亦如自己心底的那副样子。

    这些年过去了,她丝毫未变,是不是心底的那份情义也没变?

    他久久不出声,顾卿干笑一声:“算了,我知道我的要求有些强人所难了,要不我买吧,但是我的钱不是很多,这能行吗?”虽然讹了萧引那么多钱,但是顾卿知道有些名家的画可是千金难求啊,都是有市无价的。

    果不其然,接下来李墨就淡淡的说道:“藏画阁的画不经出售。”

    看吧!都说了出钱也不一定会卖的!

    “但是……”没想到李墨还有下文。

    顾卿一下子澄亮了眼睛,双眼集聚着最亮的光芒看着李墨,听他的口气,似乎有很大的转机啊!

    李墨看着她亮晶晶的眼睛,嘴角有了弧度,就连声音都有了起伏,带着点笑意:“和你交换。”

    顾卿严重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李墨开出的条件竟然是交换,交换什么?

    “你要和我交换?交换什么?”

    “你。”没想到李墨直接了当的吐出了一个字,吓了顾卿一跳,就在她吓得以为他胡说的时候,李墨不紧不慢的说出了下一句话:“和你的画交换,据我所知,顾姑娘的画丝毫不逊色藏画阁里面的任何一幅。”

    顾卿现在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这个李墨说话大喘气是故意吓她的吧,害得她到现在心情都没有平复下来。

    看顾卿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李墨心底叹了一口气,看来还是不能着急啊,这些年都等下来了,难道还急于这一时吗?

    李墨继续说道:“如何?”

    顾卿有些狐疑,拿众家之珍藏换一人之画实在是不明智的。现在大家之作为什么这么珍贵,不仅是画的好,更是放映了当时朝代的特点,而且对保存的条件要求也十分苛刻,毕竟纸质的东西不易保存,所以这才早就了千金难求的名人字画。

    她相信李墨是墨香坊的老板,不可能不知道这些的,现在却提出这样的要求显然是不合理的。

    就算李墨答应,自己也不会答应的,如果放在王府,自己保存不当的话,那就是自己的过失了,而且她不打算在王府待一辈子,这些画到时候能不能拿走都是个问题呢!

    李墨见她摇头有些疑惑:“我不难看出你对这些画的喜爱,为什么拒绝?”

    顾卿笑着看了眼身后的珍品:“正是因为我喜爱才不忍心,你借我就好,我会拿我的画作作为酬劳。”

    李墨没有拒绝,反正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随顾卿的心意就好。

    顾卿挑了一副宫廷画慢慢卷起:“就这幅吧,下回送还的时候,我会带上我的过来的。”

    李墨对她的话毫不怀疑,一个人能拒绝将这些画都收归囊下的要求,又怎么会贪图这一幅?而且他相信顾卿的为人,所以脸上没有半分的犹豫之色,很爽快的答应了。

    这次在藏画阁的时间没待很长,而月娘一直在门口等她,毕竟孤男寡女的确实有些不适合。月娘跟着她的时间多了,胆子也大了许多,最起码不怕生了。

    宋离虽然不如顾卿精通,但是她也懂得绘画,所以在画厅里面看的兴致勃勃,见顾卿出来,忙走上去。

    顾卿有些感激的看着李墨:“谢谢你了,今日我们就离去了,三日后,我回来还画。”

    他点点头,不言语,只是看着她的眼睛有着深邃,又不露痕迹,让人发现不了。

    从墨香坊回来,顾卿就将自己给关在房间里面,光是看着面前的画作就一个多时辰,一晃就是傍晚时分了。

    顾卿从房中出来,眼睛还有些不适应,眯着眼睛,站在落日的余晖之下,舒服的伸展了个懒腰。

    宋离现在已经回去了,她相信北唐风有意让她调节两人之间的矛盾,就算再怎么不舍,也会将宋离交给自己的,不出意外,明日就要随着宋离过来,质问自己到底要干什么了。

    张妈妈在身后给她披了一件衣裳:“小姐,用膳了。”

    她点点头,没有北唐烈在,吃饭都觉得好无聊啊。好在现在手好了,终于找到事情可以做了。

    刚吃完晚膳,没想到踏月就来叫她,要她去碧波池。

    碧波池……好些天没去了呢,他终于……想起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