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谎要圆好

    顾卿一下子傻眼了,眼睛瞪得老大,仿佛是见鬼了一样,突然明白为什么北唐烈今晚大发善心将她叫了过来,原因无他,就是因为这一句歌词啊!

    她都来到这个世界六年之久,对待二十一世纪很多东西都要忘却了,这首歌都不知道是哪个人唱的了,自己闲来无事就随便哼了哼,也就会这么一句,没想到传到了北唐烈的耳中,让他产生了误会,以为自己是思念他,我去!这也未免太扯淡了吧?

    看着顾卿一脸不自然的神情,北唐烈随即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眉毛高高挑起,一脸冰寒的看着顾卿:“难不成你要告诉本王,这是你思念别人说的话?”

    顾卿肯定不能这么说,否则自己的下场绝对很凄惨!

    她连忙摇头,也许是为表忠心,摇头的幅度略大,扫了北唐烈一脸的药汤。顾卿没想到适得其反,北唐烈的脸黑沉的更加怕人了。

    她缩了缩脑袋,恨不得现在就挖个坑把自己给埋了。她谄谄的笑了笑,这个谎要圆好啊,否则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啊!

    见顾卿笑的十分贼,北唐烈一手轻轻按住跳动的眉毛,语气不善:“你难不成告诉本王,你思慕着别的男子?”他的王妃可还惦记着不少男人的身体呢!虽然知道顾卿没什么欲念,但是只是单纯的记挂着也不行!任何一个男人都受不了自己的妻子有这样的思想。

    顾卿连忙摇头,说道:“我……我确实是因为太思念王爷了,才,才……”

    她要是知道是哪个王八蛋给北唐烈通风报信,乱嚼耳根子,自己一定要报仇雪恨!

    “你倒说说如何思念本王的?”北唐烈顿时心情大好,眼神瞬间和善了不少。让顾卿有些咋舌,这个男人的心情也太那一琢磨了一点吧!

    顾卿牙齿打颤,绞尽脑汁,这要如何思念啊?“我……我……”她实在不知如何解释,突然心生一计:“王爷,你这样问一个姑娘家,你让我如何说出口?”

    说罢,扭头作娇羞状。

    北唐烈寒眸一凝:“你也有不好意思的时候?你画裸体的时候……”

    顾卿心咯噔一下,顿时暗道不好。她急忙说道:“这两件事不能放在一起比较,我……我……”

    北唐烈也没有穷追不舍下去,只是心情微微舒展,但是还是瞪着顾卿:“此后你就住在逐鹿殿,没有本王的吩咐,你要是再搬出去,本王定会打断你的腿,本王倒是不介意和你做一对瘸腿夫妻。”

    顾卿顿时为难了,宋离还要住在昭阳殿和她为伴呢!“王爷,宋离要搬来逐鹿殿……这样,会不会……不好啊?”

    她倒是不介意回到逐鹿殿,和北唐烈相处久了,也算是打发在王府的时间。

    “他们?”一提到宋离他就想到了北唐风,如果两人还不和好,三番四次的跑来找顾卿,可真是个麻烦事。

    顾卿看北唐烈深思,心中一下子有了主意:“王爷,你想不想帮助他们?”

    北唐烈对于他的事一向不插手,更谈不上帮助。不过现在他倒是有了几分想要帮助的意思,自己的娘子就应该管教好!

    见北唐烈没有拒绝,看来这事有戏,她连忙说道:“王爷,我有个办法,还望王爷成全!”

    北唐烈没有直接答应,他知道顾卿的小心思众多,可要防着点。

    看到顾卿露出狐狸一般的笑容,北唐烈眉心悠然舒展。不得不说,有这样一个有趣的女子陪伴在身边确实不错,和她在一起自己总是很宁静,连杀人都不忍心在她面前,让她看到。如果说北唐烈一开始对顾卿还有些利用的想法,现在全部没有了,有的只有近乎毁灭的保护,是他北唐烈一个人的保护!

    顾卿在后面安分守己的捏着背,听着北唐烈均匀的呼吸,小心翼翼的问出口:“王爷,谁告诉你我想你的?”

    “踏月。”他有些懒洋洋的说道。这些天没有顾卿,他连每日都要去的碧波池都没什么心思,现在得到放松,很快就有了倦怠之意。

    顾卿暗自咬牙,果然是他,这个王八蛋,怎么这么爱打小报告?

    捏了许久,估计他已经睡了着了,便想离去,没想到一只大手不经意间擒住她的手腕。

    一具充满男性炽烈霸道的胸膛猛然压了下来,紧紧的抱住顾卿。

    顾卿一下子神经紧绷,两人姿势暧昧,她怕擦枪走火啊!她尽量保持着声音听起来平静些,但一出口还是有些颤抖,对于那些事,顾卿不敢想的。

    “王爷,你说过让我住在昭阳殿的。”

    “那是明晚。”他将下巴轻轻的搁在她的肩膀上,闻着她身上混合着淡淡药香的体香。他知道顾卿在害怕什么,只是他今晚很累,也没有挑逗他的心思,他只是不想失去这个柔软的身体,独自入眠而已。

    说来可笑,一直独自度过漫长之夜,因为一次的打破,而永远的改变,这是北唐烈不能预料的,但是北唐烈并不讨厌这样的改变,从第二次抱着她睡觉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个女人将会是他的软肋所在,他不在乎,他有保护她的能力。

    “王爷……”她还想说什么,但是被北唐烈磁性暗哑带着迷离的声音打断:“我只想抱抱你。”

    他这么一说顾卿就不敢动了,她看得到他的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