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纠结的虐恋

    夜风徐徐的划过湖面,皱起一圈一圈的涟漪,湖水幽深,人心更加幽深。

    北唐风端起一杯酒,看着天上有些欠缺的月亮,对着晚风苦笑一声,一想到那张绝美的容颜,从第一眼看起,就有种惊艳的感觉,从此挥之不去。

    他缓缓的道,也不管身后的北唐烈有没有在听:“我记得我初次遇见宋离的时候,是在将军府。那一年我二十二岁,初见她的时候,她眼里没有任何的悲伤之色,我还听见她在宽慰自己的嫂嫂,说宋谦将军造反的时候,她们就应该想到输了会是怎样的结局。”

    “我第一次对一个女子刮目相看,那一年她才十二岁,已经出落的标致。因为这些女人都是要送到青楼的,所以我没有制止,正如宋离所说,宋谦兵败就该想到这一点。可是当我看到那些人漆图染指她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动了不该有的念头,我对一个十二岁的女子有了片刻的倾心,简直比你十六岁看上了十岁的无忧还要疯狂!”

    闻言,北唐风重重放下酒杯,表达他的不悦。眉头狠狠皱起,这个北唐风为了塑造自己的形象,竟然将他拖下水,要不是想到顾卿说的话,否则早就冲上去暴打一顿了。

    北唐风哪里知道北唐烈一肚子不高兴,一想到往事,他不能自已,回忆像是脱缰的野马,一下子带他回到了初见宋离的时候。

    杯中的酒一口饮下,满腹的情长:“当我制止别人的手染指宋离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完了。有个人你只要看一眼就知道这是你的,而宋离,从我见到第一眼,我就不曾怀疑,她必定是我的,唯一的!但是事情的发展始料未及,我们却深深的错开了……”

    北唐风越发的不能控制自己,恨不得将这些年的苦楚一下子倒出来,但是有的人已经不耐烦了。

    他的眉镌刻在一起,表达他的耐心不多,关键北唐风还没完没了。他不禁出声提醒:“说重点!”要不是看在顾卿的面子上,他还真不愿意听自己这位有些幼稚的兄长说的儿女情长!

    北唐风被他这么一说才想到今日要聊的重点,一回首,满脸的悲痛:“你应该知道父皇逼着我成家的事情吧?选中了兵部侍郎之女李流云。”

    在北唐风满含期待中,北唐烈那张万年冰山脸终于有了一丝丝动容:“嗯?然后呢?”

    北唐风的脸狠狠的抽搐了一下,转眼又满含深情:“我的王妃只能是宋离,如果不是我情愿终身不娶!”

    北唐风用眼睛瞄向北唐烈,暗示他。

    北唐烈眸色一沉,有些冷冷的开口:“那父皇的意思你怎么办?”

    北唐风松了一口气,他还真怕北唐烈闹脾气不接话了呢!“那我只能请求去往封地,做一个远离朝政的逍遥王爷了!”

    他又将眼睛期待的看着北唐烈,北唐烈其实很想说:他走了,记得将手里的老部下丢下来,其他的就没什么了。可是顾卿安排好的台词却十分煽情,北唐烈有些不胜其烦,这个时间那个女人应该是窝在被窝中了吧?

    他眸色一冷,直接不按套路出牌,跳过了中间重重煽情的话,直接说了最后一句:“你若再这样,我就杀了那个女人!”

    这一句话,北唐烈不是开玩笑的,说的是自己的心声。北唐风不如自己冷静,也没自己那样的实力,如果真的为这个女人丧失理智,他不介意北唐风恨自己一辈子,也要诛杀了这个女人!

    北唐风心头一跳,看到他眼中的冰寒,知道他说的不是假话,眉头一皱:“北唐烈,我不止一次告诉过你,你不可以打宋离的主意!”这一句话也是剧本开外,但是发自肺腑,就连自己至亲的兄弟也不行!

    北唐烈冷冷一笑:“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天下女人众多,你却为了她在这边要死要活,要是母妃还活着,只怕这个女人活不到现在!”

    相较于母妃的狠毒,北唐烈现在还有这么大的耐心,实在不易。

    北唐烈一把揪住北唐风的衣领:“你看看自己!你知道我现在这样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了你!因为你是母妃最疼爱的孩子!你才是她想扶持的皇子!你知道母妃临死前托人写书信,费尽千辛万苦送到皇宫,却说的是要我保住你的地位!北唐风!你好好看看自己!”

    他怒极,一下子抓住北唐风的衣领,拖到湖边,让他瞧瞧自己这副情圣的脸。北唐风有时间在这讨好一个女人,也不知道如何保护自己!

    他彻底怒了,一下子将北唐风扔进了河里,连身体都止不住的颤抖,因为气愤,也因为心凉。

    北唐风从水里冒出来,哈哈大笑:“北唐烈,如果母妃瞧见你现在这样,定然会觉得她选错了人!”

    北唐烈冷冷的看着他:“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我答应母妃保护你,却不会保护那个女人!你如果三番四次的挑战我的耐心,我怕我会忍不住!”

    说罢,他不带一丝感情的看着北唐风,最终嘴角自嘲冷笑一声,转身离去。

    北唐风泡在水里,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