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世界都安静了

    顾卿安排好宋离,自然不会在那当电灯泡,早早的回来准备歇息了,她料想就算事情没有自己想象中那样完美,但是也不会差到哪去,所以不是很担心。如果偏要说出个担心的所在,估计就是北唐烈了吧!

    但是北唐风是自己的亲哥哥,他总不至于拆台子的。

    这次顾卿完全料想错了,北唐烈不仅拆了,而且直接拆散了!

    她睡的迷迷糊糊,突然被窝里猛地袭来一阵冷气,冷的她直哆嗦。她刚想翻身,一个结实的怀抱便压了下来,根本不给顾卿喘息的时间。

    他的双手拥的那样的紧,让顾卿一下子透不过来气,就这样被惊醒了。

    她无须求证,就知道是北唐烈,但是没想到的是他竟然和衣就躺了上来,浑身冰冷的可怕。

    问道他身上浓郁的酒气,知道他喝酒了而且喝的不少。北唐烈是那么有理智的一个人,怎么会喝的酩酊大醉?

    “北唐烈?”她轻声唤出他的名字,一下子忘了称呼他为王爷。

    北唐风紧紧的抱住她的身体,他急需要那抹温暖,他感觉自己的胸膛都要被掏空。

    感受到北唐烈似乎有些不对劲,她费力的挣扎转了身,但是依然被囚禁在他的双臂之下,紧紧的贴着他的胸膛。

    “北唐烈?你怎么了?”她鲜少看他流露出悲伤的神色,紧紧闭着眼,像是迷路的孩子,那样的无助,她心有感触,反手抱住了北唐烈。

    似乎感受到顾卿的回应,让他迷糊中找到了一点神志。他费力的睁开眼,看着眼前那璀璨的双眸正关切的看着自己。

    “你在等本王吗?”他突然问道。

    顾卿心一震,强悍如他也脆弱的需要一个人等他吗?她待在北唐烈的身边,从未想过有一日自己会等他,因为她知道,北唐烈这种人只可远观不可近玩焉,这要的人她招惹不起,所以她不会选择等待,她怕交付自己的真心,她是真的怕了。

    久久没有等到顾卿的回答,北唐烈嘴角露出一个冰凉单薄的嘲笑:“你怎么等本王?本王在你眼里不过是个嗜血无情的怪物罢了!”

    虽然顾卿心里是这么想的,但是北唐烈自己说出来,还这样无助,让顾卿一下子心疼起来。

    她连忙说道:“不是的!其实你在我心里也不全是这样,你还霸道、专制、小心眼、爱计较……”

    闻言,北唐烈的眉头皱的更加厉害了,这个女人为什么说的都是不好的词?他有些烦躁,直接堵住了她的嘴,一下子觉得世界都安静了!

    顾卿始料未及,没想到北唐烈直接吻了上来,他的吻亦如他的人,霸道专制还带着嗜血的狂躁。

    他的口腔里面有着浓浓烈酒的气息,让顾卿有些发晕,她闪躲不开。

    她想说的话支离破碎的淹没在北唐烈的让人窒息的吻中,就算得到那稀薄的空气都有些艰难,他的吻,恨不得融化你整个人一般,让顾卿难以招架!

    北唐烈吻上那柔软香甜的唇瓣,便有些爱不释手,不忍离去,反而更加想要尝试她口中的甜美,于是毫不顾忌,直接索取。

    我擦!这才是传说中的干柴烈火吧!以前那个吻实在是太小意思了!

    顾卿脑袋还有些清醒,眼看着两人真的要噼里啪啦烧一起,她那个惶恐啊,小手急忙阻止在自己身上使坏的大手,但是醉酒的北唐烈力道大的吓人,顾卿的力量在他面前完全就是螳臂挡车,毫无用功。

    他的大手带着魔力一般,从顾卿的衣襟一下子滑了进去,那袖珍的……双峰?

    额……那个还叫峰吗?不应该叫点吗?

    就在这个时候,顾卿突然想到自己的胸那么小!想想也是醉了!

    那北唐烈也似乎有些嫌弃的样子,竟然摸了两下,便直接向下摸了去。

    顾卿脑子猛地嗡了一下,这算是找不到的节奏吗?顾卿真的想哭了,是气哭的,没想到被人用强的,竟然还被人嫌弃了!简直不能忍啊!

    他似乎摸了一遍没找到胸一样的存在,觉得衣服费事,直接大掌猛地一撕……

    他的吻不给顾卿一丝放松的机会,顾卿只能被动的接受,甚至能感受到他的身子渐渐变得炙热,有些东西就要呼之欲出,让顾卿既害怕还作死的有点小激动啊!

    她现在真的欲哭无泪,无语凝咽啊!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顾卿两只手费力的才能抓住他一只做坏的手,而他醉酒的时候,仿佛是个耀武扬威的孩子,竟然挑衅的用另一只手……

    北唐烈也算默认了,虽然没有什么手感,但是北唐烈也算是阅女无数,对待女人招数有的是,他自然知道如何挑起一个女人的情欲!

    不得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