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天剑山庄

    第二日,阳光照射在宽大的床上,照耀着北唐烈的眼睛,他皱着眉,脑后的疼痛来的如此真实,再睁开眼,看着上面的花色,也不是逐鹿殿应该有的,随即明白此刻身在昭阳殿。

    昨晚难得失态喝多了一次,然后迷迷糊糊是走进了昭阳殿。他的眼眸暗沉,看着自己变成碎布状的上衣,床上还有顾卿的衣服,他突然对昨晚的意识有了些印象。

    一转头,便看见顾卿趴在床沿睡了起来,有些不安稳,秀眉微微拧着……

    这都不是重点,重点的是顾卿身边放着作案工具!

    北唐烈心中有些怒火,她是本王的王妃,自己的予取予求她都应该无条件满足,竟然将他敲晕了过去,难道她就这么不愿意和他在一起吗?

    北唐烈的眼眸奇寒无比,让顾卿就算是在睡梦中都感受到那可怕的目光。睁开眼,还未看清楚自己身在何处,就抬头撞进了北唐烈那漆黑暗沉的眼底,仿佛自己一个松懈,就要被里面的巨浪吞噬。

    “你昨晚都干了什么?”北唐烈声音冰寒,带着极度的不满。

    顾卿一愣,随即想到他发火的原因,敢情是一棍子闷狠了!她急忙解释:“我不是故意的,当时情况危急,我也是迫不得已才把你打晕的!”

    没想到北唐烈反手将她的手腕扣住:“本王说的不是这件事。”

    看着他眼底的寒冷,顾卿一下子觉得难过:“你昨晚试图强暴我,我是正当自卫,你还委屈个什么?难道我就应该在那不动是不是?”

    “是。”

    没想到北唐烈毫不犹豫的回道,吓了顾卿一跳,这一刻呼吸都静止了。就算他对自己用强,自己也要像他众多女人嬉笑承欢吗?难道连正当的反抗都不许吗?

    北唐烈告诉自己,不能去看顾卿的眼睛,否则会被迷惑。他要给的是警告,就算她畏惧自己一辈子也好,那也是他的女人!他就是让顾卿明白自己的身份!

    “你是本王的王妃,本王是你的夫君。”他告诉她这个如铁一般的事实。

    顾卿语塞,这个身份果然就是一个囚笼,一旦进去了就逃脱不了了!她不想做他众多女人之一,也不想沾惹皇家的是是非非,也不想理会他心底有没有一个南宫无忧。她想要的是自己,是自由的生活!这些都是北唐烈不能给的,他也给不起!

    见顾卿的眼睛慢慢失去的光彩,北唐烈狠狠皱眉,觉得自己的话有些严重了,便说道:“本王不会勉强你,昨晚的事,是本王错了。”

    你可以得到一个帝王的道歉,但是你不一定会得到北唐烈的道歉。顾卿一下子暗淡的眼眸瞬间亮了起来,有些怀疑的掏了掏耳朵,才确认自己真的没有听错,北唐烈竟然跟自己道歉了。

    顾卿一下子喜不自胜,似乎得到北唐烈的道歉是一件极其了不起的事情。其实顾卿不知道北唐烈这金口是多么的难开,她只知道,这么久自己终于扳回一成,不仅让他挨了棍子,还让他认了错。

    顾卿一下子喜滋滋了起来,对于他先前的话怒气冲淡了不少。而且得到了北唐烈的承诺,不会勉强自己,完全是赚翻了啊!

    顾卿有时候觉得自己很小心眼,有时候也觉得自己十分豁达,还好这样纠结的性格丝毫不影响绘画的品质,她的画一向大气,所以她坚信自己也不是什么小气之人。

    至于他用强这件事,翻翻页也就过去了。

    她晃动着僵硬的脖子,有些可怜兮兮的看着他。也许是在北唐烈面前扮可怜扮久了,都改不过来了,明明自己在理,都还是可怜巴巴的看着他。

    “王爷……我僵着脖子,睡的好难受!”一想到昨晚自己睡的辛苦,顾卿又忍不住委屈了,他倒好一棍子闷下去,睡的舒服了,自己可是到了半夜才睡着的啊!

    看着顾卿那有些幽怨的小眼神,北唐烈嘴角不自觉上扬,然后双腿盘起,看着顾卿:“给本王看看。”

    顾卿没有犹豫,直接伸过去脑袋。果然,半边脸都是红红的,他突然看到她微微红肿的嘴巴,疑惑:“你嘴巴怎么了?”

    顾卿顿时没好气的白了一眼:“还不是你……”但是想了想,还是闭了嘴,但是北唐烈看她的样子就已经知道,看来昨晚似乎很用力啊!

    顾卿不说话,有些别扭的转过头去,就在这时踏月有些疲倦的声音从外面传来:“王爷,楚庄主来了。”

    “楚荆?”北唐烈凝眸念道一个名字,然后眉头有些深皱,似乎对这个人的来访有些疑惑。

    知道北唐烈有事,顾卿也没在计较昨日的事情,便赶紧取上衣服为他换上。

    北唐烈缓缓的移入前厅,第一眼就看到那一身青色犹如长竹一般的男子。

    楚荆,天剑山庄的少主,在江湖上也算是中流砥柱的存在,今日怎么会在这里?难道是为了那件事?

    那俊朗的男子束发玉冠,一张脸十分白净,身上还带着淡淡的书卷气息。他轻轻的搁下茶杯,看着北唐烈缓缓一笑:“我与王爷一别也有好些年没有见了。”

    既然都已经别了那么久,为何现在找上门来?

    北唐烈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看着他。既然人都来了,自然不是为了找他喝茶来的。

    楚荆使了一个眼色,身后跟着一个貌美如花的女子,便走上前去,双手拖着一个黄色的布轴。

    北唐烈只是看了一眼,他的眉头就狠狠的皱起。打开扫了一眼,便啪的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