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他困了

    北唐烈直到傍晚时分才回来,还未踏进逐鹿殿,就看到周莺红肿着双眼,站在冷风之下冻的有些瑟瑟发抖,一看到北唐烈,顿时泪如泉涌,一下子扑到了她的怀中:“王爷……你可要为妾身做主啊!”

    “本王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周小姐尚未进我烈王府的大门。”

    闻言,周莺浑身一颤,本来计划好一场梨花带雨惹人怜惜的戏码一下子不知如何继续,只是有些小心的看着北唐烈,发现夜色下的他更加可怕危险,双眼噙着淡淡的笑意,却冷到人心。

    周莺脸上的表情只是微微一颤,故意忽略北唐烈的话,又说了一遍:“王爷,你可要为奴家做主啊!”

    “说说看。”他没直接说会做主,反而带着冷笑看着周莺。

    周莺万万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局面,但是眼泪已经流了那么多,现在不乘机娇柔做作一番,那还等到什么时候?

    “王爷……王妃她……她欺辱奴家!”

    北唐烈一听关于顾卿,便有了些兴致,挑眉问道:“怎么?”

    周莺一看他脸上有些淡淡的兴趣,心中一喜,将薄纱下的身体紧紧的压在他的怀中,十分难过的说道:“王爷,今日王妃甚是气人,还……还将奴家的衣服……给……给扒了……”

    北唐烈眼中划过一抹浓烈的趣味,这作风倒是很像她的风格。

    周莺等不到他的回答,心有不甘,直接抓起他的手,放在乳白的柔夷上面,呵气如兰的说道:“王爷,你瞧,奴家到现在的心情都还没用平复下来呢!你可要好好安慰我!”

    北唐烈是个老人精,这样的明示都看不出来,也妄为烈王了。一来是不喜周莺,但是既然皇上皇后以没有子嗣来压他,他倒不介意收之囊下,只可惜,自己的孩子,绝不会是她生的!

    他顺着周莺的意思,大掌覆盖在那雪白的柔夷之下,感受手下的触感,然后一手搂上周莺的腰身:“竟然如此,便好好安慰!”

    周莺脸上一笑,有些得意,就算顾卿是王妃,但是到现在都没有圆房。一个男人两个月都不碰你,这能证明什么?

    就在她脸上的得意之色没有维持多久,下一秒就变成了惶恐,因为北唐烈直接将他推到了踏月的怀中。

    遭逢这样的对待,周莺已经过不得演戏了,眼睛布满惶恐,她颤抖着声音,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他前一刻还笑的开怀,转眼变得冷峭。

    她想上前询问,但是踏月已经抓住了她的胳膊。

    她怒瞪着踏月,尖叫一声:“你这狗奴才敢碰我?”

    踏月轻笑:“属下自然不会碰你,但是会有人碰你的!”踏月跟随北唐烈多年,自然知道自家王爷是什么心思了,敢和王妃叫板,这不是找死吗?

    北唐烈心情大好,看着周莺的眼神也温柔了许多,但是那温柔之中夹杂着死亡气息。

    他大步上前,一下子捏住了她白皙的下巴,让她卑微的仰视着他。他丝毫没有克制力道,在他眼里,一个死人而已,无须怜惜。

    “王……王爷……你,你干什么……”她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北唐烈眼底的死亡气息,那样浓烈的包裹着自己,越和他对视,这样恐怖的感觉就越深,让她止不住的惶恐。

    她四肢钳制在踏月手中,而北唐烈的手毫无怜惜,重重的捏着她的下巴,来回看了看,甚至还点头称赞道:“不错,难怪皇后对你有信心,以为能以美色示好。”

    一说到皇后,周莺猛然想起自己的姨母可是大周的国后,可是即便想到如此,心里丝毫没有把握,因为他的残暴血腥可是出了名的!

    “王爷……奴家到底哪里错了?”她勉强找回自己的声音,她知道现在就算搬出皇上皇后都没有用,反而会增加这个男人的厌烦,她突然很后悔,自己是不是错了,这个男人根本没有人能掌握,更不要说控制了。

    北唐烈点点头,冷笑:“怎么不惦记你的姨母了?还是知道就算皇后保你,你也会死在本王的手上?”

    周莺浑身颤抖,心一点一点的冷却下去,在他的眼里丝毫看不到生还的希望,他眼里的极寒已经宣布了她的死亡。

    “将她带下去。”他淡淡的说道。

    周莺此刻突然冷静下来,她吞了吞口水问道:“王……爷……送我去哪……”

    “你不是想让人好好安慰吗?毒人窟,你可喜欢?”他竟然还笑着反问她。

    周莺心底冰凉,觉得自己今日的下场怪不得别人,因为她爱上了一个魔鬼,一个冷血动物。他的心……是黑的,是可怕的!

    周莺没有尖叫求饶,也没有鬼哭狼嚎,她知道即将面对她的可能再无生还的死路,但是她也知道,北唐烈的命令没有人能阻止,等待自己的只有死亡。

    踏月不一会就回来,这种小事,自然无需他亲力亲为。

    “王爷,那皇后那边怎么交代?”

    “不论她明日是否还活着,都把人给本王送回坤宁宫。”他有些嫌弃刚才捏过周莺的手,不客气的一把抓住踏月的胸,吓了踏月一跳,待看见王爷只是擦手,顿时松了一口气。

    北唐烈如果知道他在想什么,估计就要暴走了!

    北唐烈冷笑:“顺便带一句话给皇后,若担心本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