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撞船了

    就在船身摇晃的一瞬间,月娘脸色一变,快速上前。但是她的速度再快,也快不过近在身边的李墨。

    李墨的身手了得,一手撑住窗户,一手紧扣顾卿的腰身,一下子将顾卿带到了怀里。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就连月娘都始料未及,她是站在船中间,没有借力的地方,所以受到的冲击最大,一下子砸中了船壁。

    月娘无疑是个极其出色的暗卫,即使如此都没有使出武功,也没有因为疼痛尖叫,只是胳膊已经有些疼的麻木了。

    顾卿一下子砸在了李墨的胸膛,离得那样的近,他身上的墨香更加浓郁,但是不刺鼻,那香味仿佛是沁在他身体里的一般,十分好闻。

    顾卿就这样贴在他的身上,船身还在摇晃,好在船上的东西都是固定的,所以没有多大的损坏,只是船夫似乎掉下去了。

    不得不说,李墨的怀抱比北唐烈的更加给人安全感,十分踏实。顾卿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轻易的下结论,但是心里的直觉告诉着她。

    他一只手紧紧的环住自己,一只手死死的撑住窗户,生怕这惯力将两人都甩了下去。

    可是外面的冲撞还没有停止,三番两次的撞上李墨的这所画舫,让李墨腾出手来的机会都没有。

    他紧紧的护着怀中的顾卿吗,生怕她会受到伤害。“怕吗?”

    头顶传来李墨询问的声音,顾卿摇摇头,没说话,不知为何,他的怀抱是那样的熟悉,让她一下子怀疑自己是不是有了错觉。

    待摇摆终于有了些缓和,李墨皱眉松开顾卿,扶好她的身体,一下子走到了船头,拿起船夫丢在甲板上的长篙,顺着水流滑动,不一会就平稳了下来。

    顾卿也走了出去,船尾都已经撞得粉身碎骨了,撞碎的木板漂浮在水面上。而对面的船似乎更加严重,已经彻底翻了过去,而水面上也看不到船夫,顾卿觉得匪夷所思。

    终于水面上冒起了几个水泡,突然从水底窜出来一个人头,顾卿彻底傻眼,没想到来人竟然是萧引!

    萧引看了眼李墨没有颜色的眼眸,谄笑两声,看着顾卿:“哎呀?好巧啊?烈王妃也是来游玩的?”

    顾卿蹲下身子,看着狼狈的萧引,万万没想到撞船的是萧引!

    她回头看着李墨有些不悦的神色,心想该怎样是好,没想到还未将为萧引求情的话说出口,就被萧引一下子给拉到了水里。

    萧引的速度十分的快,轻功水里漂可不是浪得虚名的,一脚蹬在李墨损坏的船身上,借力游了出去。

    因为萧引充满暗劲的一脚,那画舫最终不堪承受,彻底的碎裂。

    水面上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一下子引来了无数围观者的划船观看。而萧引就是乘着这个时候,脚下连蹬,将船只踢向李墨。

    而就在船身毁坏的那一刻,月娘也掉入了水中,眨眼不见。

    李墨身形连闪,已经顾不得隐藏实力,站在船顶看着下面深色的湖水,因为湖面上的船只太多,不少游船故意阻挡他的视线。萧引敢在大白天这么明目张胆的行动,肯定有了周祥的布局,只怕他这要是追出去,这水面上不知道多少人是他的。

    萧引藏在船底,顺着水流,像岸边划去。顾卿也没想到萧引会如此大胆,大白天的就抢人,但是又在水下,自己毫无战斗力,只能憋着气,努力的和他一起游。

    顾卿刚冒出脑袋换气,想要大叫,萧引一记手刀便砍了过来,直接将她拖上岸边接应的船只,塞在了下面的暗格之中。

    料李墨也猜不到,自己并没有走,反而藏身在众多画舫上的一艘!

    萧引的速度太快,就连月娘都没追得上,加上自己在冲撞时还受了伤,胳膊划水有些不便,也不知道萧引是借力往哪游去了。

    心里暗道不好,王妃失踪了,要第一时间回报给王爷!

    月娘不敢迟疑,即刻动身回到了王府。

    北唐烈看着浑身湿漉漉的月娘,眸色深寒:“你告诉本王,王妃被萧引擒走,而你回来禀告本王?”

    月娘头也不敢抬,笔直的跪在下面,有些愧疚,没想到这么一个简单的任务都执行不好。“月娘自知罪该万死,还请主子惩罚!”

    “你应该知道赤燕十三骑没有完成任务的后果吧!”他反问。

    就连一旁的傅景落都心惊,没想到北唐烈已经生气成这样了!

    月娘依旧没有任何畏惧,这是她的使命,失败了理应如此。“废其武功,受以极刑,丢入毒人窟。”

    “北唐烈,你何不留着月娘将功赎罪?这次萧引的目标似乎不是你,月娘你还不把事情的始末说清楚?”

    月娘应声,缓缓说出上午的情况,顺便将自己的猜想也说了出来:“王爷,李墨此人不简单,不仅一夕之间让墨香坊易主,还煞费苦心的接近王妃,只怕萧引是为了李墨才劫走王妃的。”

    “李墨?”傅景落疑惑的念着这个名字:“江湖上什么时候多了这样可怕的人物,竟然出现在皇城脚下,探查不到分毫?”

    北唐烈的眉头紧锁,也在想着近日种种不平常。顾卿的作用已经开始从威胁自己变成其他人了吗?他似乎还没同意呢!

    北唐烈捏紧拳头,一双眼睛极度的隐忍,傅景落知道他这是再等爆发的时候,那么必定会有人付出代价。

    “月娘,如果找不到王妃,你就自裁谢罪吧。”北唐烈冷冷的说道。

    自裁相较与之前,实在是太舒服了一点,这已经是北唐烈最大的恩赐。

    月娘退下后,傅景落脸上也没了淡然的笑容:“你这个王妃似乎不简单啊?”

    北唐烈一双极寒的眼眸看着傅景落:“你怎么看?”

    傅景落想到萧引和李墨,道:“你知道萧引的身份,他一心想要杀了你,但是他却没有能力。现在却将对象放在了李墨身上,你猜为什么?”

    北唐烈冷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