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官府来人

    萧引看她这样的表情,也证实了他的想法,更何况他用迷魂曲问过,顾卿确实对李墨一概不知,而且每次去,一待好几个时辰,只是喝茶,连话都不曾多说半句,这就让萧引匪夷所思了。

    难不成辛苦带过去,就是为了品茗干瞪眼的?打死他也不信!

    他盯着顾卿的眼睛:“既然你也想知道,那么我也想知道,何乐而不为?”

    顾卿猛然一个白眼瞪了过去,想说话但是又说不出口。

    萧引笑道:“我可以点开你的穴道,但是你可不许叫。”

    顾卿早已环视四周,这画舫是中型的,两边的窗户都开着,似乎是掩人耳目。而刚才的大汉自从自己坐下,就一直坐在自己的身边,是为了防止自己跳湖。估计自己一张嘴巴,就会有人上来捂住,说不定那个粗鲁的大汉,一巴掌拍过来,就能拍出一脸鼻血,她可不会干出这么傻的事!

    顾卿乖乖的点头,事实上现在也没有别的路可以选。

    萧引便给顾卿解开了穴道,他相信顾卿这个古灵精怪的家伙也不会和自己的生命过不去。他就势坐在顾卿旁边,正好挡住了窗外的视线,就算有人探头来看,也看不到什么。

    这个画舫似乎经过精心处理,两边没有窗帘,也没有门,反而是一个镂空的案板,采光好,也能混淆视听,加上两人一左一右的坐在两边,看到的估计就更少了。

    不得不说,萧引他们是有备而来,看来自己逃跑的机会要落空了。

    顾卿能开口说话,直接冷冷的回了句:“其实对于李墨我一点都不关心,况且这也不是你我合作的态度!”

    想通过她知晓李墨的秘密,也太不尊重自己了吧?刚才差点溺死啊!

    萧引坏笑一声,桃花眼风流婉转的看着她:“你不感兴趣,可是我感兴趣啊!”

    顾卿白了一眼,这个家伙现在怎么看怎么不顺眼。没想到自己的利用价值还挺高,三番四次的做肉票,难不成就是传说中的肉票专业户?

    顾卿狐疑的看着萧引:“先前这个大胡子叫你小侯爷是怎么回事?”

    没想到萧引张嘴刚想说话,那汉子就说道:“我不叫大胡子,我叫胡子。”

    顾卿古怪的看了萧引一眼,眼神示意“你属下有点缺心眼吧?”

    萧引顿时觉得面上无光,要不是这次行动太过庞大,也断不会选择把胡子留在身边。瞪了顾卿一眼,说道:“你不要纠结这些,你好好回忆你和李墨在一起的时间,他有没有反常?”

    顾卿哪里还想李墨啊,一双大眼精明的扫过萧引,瞬间明白:“你其实前朝余孽中的高层对不对?其实你根本就没放弃过复兴前朝,你这么着急的找到南宫无忧,是想师出有名?”

    萧引风骚的一挑眉角:“你知道似乎多了些。”

    顾卿皱眉,喃喃自语:“侯爷?前朝神武侯只有一个女儿早夭,似有有一个私生子遗落在外……”

    这话刚一说出口,就遭到了大胡子的反驳:“你胡说什么?我家小侯爷乃是神武侯的侄子,名正言顺的正统血脉……”

    萧引的眉头重重挑起,眼角的笑意消失不见,皱眉冷冷的打断大胡子的话,转而问道:“你是如何知道的?”

    被萧引的眼神吓了一跳,顾卿也很疑惑:“似乎是在一本杂谈上面看到的,但是不真切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看过的了?南齐神武侯没有子嗣,亡妻过后也没有续弦,生活作风这样好,估计也就是传言。原来你是神武侯的侄子啊,久仰久仰!”

    萧引的冰寒转瞬即逝,笑嘻嘻的看着顾卿:“没想到你看的书还挺多哈?”

    萧引将目光投外面圈圈起伏的莲叶,眼底的冰寒谁都看不见。手,已经无声无息的按住了腰间的白玉萧,那暖玉传来的温热的感觉,也丝毫抵不过他心头的寒意。

    萧引不相信她,信的只有自己!要不是现在不能用迷魂曲,否则他一定要好好盘问一下,知道这个秘密的人,已经全部死了!

    他的思绪一下子放的很远,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堪回首的记忆。

    画舫一下子沉默了起来,旁边的大胡子,也有些兴致阑珊的看着窗外来来往往的游船。

    顾卿脑子转的飞快,到底怎样才能逃出去呢?对于李墨的心思,她不想知道,她怕自己知道了什么秘密,心里接受不了。

    看来北唐烈的身边是不能待下去,既然师父说自有办法,估计也不需要她操心,她该考虑自己要怎样离开王府了,现在已经不用担着相府二小姐的称呼,自己若是离去,压力也小一些。

    太阳一点一点西沉,顾卿只能干着急,这要是等到晚上,估计顾卿更加走不掉了。湖面上的画舫越来越多了,萧引怕出事,将顾卿点穴放在暗格之中,装模作样的在湖面上绕了一圈,最终回到了岸边,耐心等待接应的人来。

    这一次算是萧引有人性,并没有封她哑穴,最起码她还能说话。

    “喂,我饿了,能不能给点东西吃啊?”

    胡子看着暗格下面一直嚷嚷饿的顾卿,有些不忍心的看着萧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