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私人恩怨

    而胡子已经走到船头,看着几位官差打扮得男子憨厚笑了笑,从手里递过去一锭银子:“那个……我们家少爷和少夫人,正什么呢……还望,官爷行个方便。”

    这话一出,那几个男人都笑了,男人嘛,谁没个猴急的时候啊!

    为首的官差,接过银子,但是还是不放松的说道:“那你撩开帘子给我看一下,我总得和上面交代的。”

    胡子连连点头,装模作样的撩了一半,官差也就是随意的看了一眼,果然一个男人赤裸着身体,腰间盖着衣服,一个女人被他压在身下,只不过那没掀开的帘子挡住了顾卿,所以也就没看见什么人了。

    官差点点头,算是盘查过了。胡子顿时明白的又递了一锭银子:“这算是请几位官爷喝茶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几位官爷到现在怎么还在搜查啊?”

    为首的人还没说话,后面的几个就有些忍不住的说道:“你不知道,今日烈王妃游湖,有个贼人胆大妄为,竟然掳了去,你也知道烈王妃虽然不得宠,但到底是烈王爷明媒正娶的妻子,这不等于拍桌子和烈王叫板吗?”

    为首的官差狠狠的瞪了眼身后的小弟:“谁让你多嘴了?走,去下一个画舫。”

    身后的小弟缩了缩脑袋,不敢说话。

    里面的萧引听后,拍拍顾卿的小脸:“没想到烈王还蛮重视你的嘛!”

    顾卿暗自咬牙,气呼呼的看着萧引说道:“不敢当不敢当!”

    萧引从她身上起来,将身上盖着的上衣穿好,看着她笑道:“不得不说,刚才那一巴掌手感不错。”

    顾卿毕竟不是古人,对于男女之事还算放的开,反正只是打了一下屁股,也没怎么。可关键的是,萧引这一巴掌打的狠啊,到现在还疼呢!

    顾卿没好气的看着他,揉着自己可怜的屁股。

    看她一脸委屈的样子,萧引心情好转。穿戴整齐后,看着她:“你如果不想着逃跑自然不会打你,更何况,我又不会杀了你,你还逃什么?”

    “你是不会杀我,但是我不会任你宰割,让你利用。”她不喜欢被利用的感觉,这种生死掌握在别人手中的感觉,估计没人会愿意。

    “放心吧,这要达到我的目的,我自然会放了你。”

    “萧引,你何必执着?现在的太平盛世不好吗?为什么还要想着前朝?”

    “国破家亡的滋味你尝过吗?颠沛流离、被人追杀的滋味你尝过吗?被人欺辱践踏的滋味你尝过吗?”

    萧引一下子反问她三个问题,一下子让她无话可说。成者为王败者为寇,是这个世界永远都不会改变的生存法则。

    前朝神武侯萧侯爷一声战功赫赫,是大周最有疼的敌人,虽然大周攻下南齐后,为彰显皇恩浩荡,对前朝主动投降的官宦进行编制,都给了个好去处。就连南朝的后宫的女人全都放行回家,可见大周是多么攻计于人心?

    百姓可不管谁做皇帝,只要勤政爱民,繁荣昌盛就行,至于这个天下到底姓什么,根本不在乎,所以老百姓几乎没有挣扎,在大周的厚爱之下,纷纷归顺。

    而前朝不少朝廷官员有的留用,有的分散各地,当一些小官,前途都还算不错,唯独神武侯一家全部惨死!

    大周为祭奠牺牲的将士英魂,将神武侯一族,延其宗族共三百八十九口人全部在城门下诛杀,神武侯曝尸三日祭奠游魂。

    顾卿想,要是神武侯愿意投降,估计一定会受到重用,就算没有,也不应该落得这样的下场。

    顾卿不知道萧引是怎么逃出来的,但是她相信萧引一路走过来一定承受了许多常人无法想象的痛苦,也难怪他为什么那么恨北唐烈了。

    顾卿看着他染上悲伤的眼睛,张了张嘴吧不知该说什么。

    她有些懊恼的抓了抓头发:“可是这是你们的私人恩怨,为什么涉及到我?”

    “私人恩怨?”萧引冷笑一声:“从你嫁给北唐烈开始,这就已经不是私人恩怨了!”

    这种灭门的仇恨千丝万缕的牵引下来,的确会涉及很多人,但是顾卿很无辜啊!她是个代嫁的而已,代人受过还这么倒霉?

    顾卿一想到这就来气,一想到自己活着么大也不容易,顿时大眼睛蓄满泪水:“混蛋,就你一个人可怜是不是?我长这么大容易吗?”

    “大冬天的掉到河里给冻成狗,被捞上来就有了体寒之症。我辛苦了六年,才勉强养好了身体,一转眼就被顾相给坑了,代替顾潇潇嫁人。我还没来得及看大好时光一眼呢,我找谁哭去啊?”

    萧引的脸色越来越黑,没想到顾卿一发不可收拾,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一颗一颗的滚落,看的萧引心里不是滋味。

    不得不说,顾卿十分冤枉,要不是她嫁给了北唐烈,估计也不会招惹这些麻烦,现在应该还在乡下快乐的生活,没想到一切都改变了。

    萧引一手撑住额头,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她:“你行了,本来我还是个弱势群体,怎么转眼你比我还可怜?”

    顾卿掉着眼泪都不忘白他一眼:“你可怜?你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