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她中毒了

    顾卿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不真实的虚空感压迫的她有些喘不过气来。就在这时耳边突然多出了一缕声音,回音不绝,萦绕耳畔。

    耳中传来那挥之不去的箫音,十分绵长,一下子勾住了她的心思。

    “睁开眼。”一个带着命令口吻的声音传来,顾卿便睁开了眼睛,眼神空洞无神。

    萧引看着顾卿那一双无神的眼睛,迷魂曲不可能控制一个人很多次,如果这个人有反抗意识的话,那迷魂曲的效果也会大大减弱,还好每次都是在顾卿意识最薄弱的时候。

    “你如何知道我的身世?”

    顾卿被问住了,她很努力的想了想,但是答案就像是一条线,根本理不清,许久她终于放弃,呆滞的摇摇头:“我不知道。”

    不知道?一句轻飘飘的不知道?他是神武侯的私生子这件事就连神武侯都是很多年后才知道的,自己的娘亲隐瞒了这么多年,这个秘密除了那几个人就没有人知道,现在唯一知道的活口应该就是她了,为什么这个女人轻而易举的说出了口?

    他不死心,这个答案实在没有任何说服力。他又问道:“这些年你有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情?”

    他现在都开始怀疑,她根本不是什么简单的顾家庶女,也许背后隐藏着什么东西。

    要说顾卿最大的秘密就是穿越而来,但是迷魂曲如果遭受到排斥,那么就毫无用处。顾卿这么多年一直守口如瓶,真正的融入这个世界,又怎么会轻而易举的说出口?

    她闭着嘴不说话,显然触及到她内心想要抗拒的秘密。

    萧引一脸凝重,难不成顾卿背后真有什么?

    “你这些年遇到什么奇怪的人?”萧引不死心的问,以前使用迷魂曲都未涉及她的过去,只是问了她和李墨的事情。

    “遇见了一个胖和尚,他交了我武功。”

    “他叫什么?”

    顾卿摇摇头,这些年一直都是胖师父胖和尚的叫着的,她也没深究胖和尚的名字。

    萧引的眉头更甚,看顾卿的武功似乎不怎么样,世界之大,要是找到这么一号人物无疑是大海捞针。

    萧引看着现在无比乖顺的顾卿,远比她推他如水的时候可爱得多,但是萧引不知道为什么反而想念她灵动的时候。

    “你是否爱上了北唐烈。”不知为何,他突然问出了这个问题。

    顾卿几乎没有想,直接回道:“不敢。”

    “不敢?”没有回答爱有不爱,反而是句不敢?

    “我迟早是要离开王府的。”她一字一顿的说道。

    萧引一皱眉,继续追问:“你为什么要离开王府?”

    “因为没找到天山雪莲。”三个月的期限一到,她不论拿到拿不到,都是要离开的,北唐烈太危险,身边的仇敌也太多。

    天山雪莲?萧引的眉头又镌刻了几分,世人皆知天山雪莲是解毒圣品,就连鹤顶红这样的剧毒,有天山雪莲在手,也能缓一缓,到底什么毒才需要天山雪莲?

    他又继续追问,顾卿自然是乖乖回答:“胖和尚说我幼时掉入冰湖,身上有体寒之症,所以需要它,否则下半辈子就要在床上度过了。”

    这样的鬼话也就顾卿相信,体寒之症竟然需要天山雪莲,真当天山雪莲是家里中的白萝卜,想吃多少就吃多少啊?

    后来又问了顾卿几个问题,都是无关痛痒,根本撬不出什么,这就让萧引十分纳闷,顾卿不可能无缘无故知道自己的身世,难不成她身后有什么高人?

    萧引出去后,随即叫来了专门伺候张员外府里上下大小病痛的大夫,也不用担心走漏风声。把完脉后,大夫连连称奇,又把了一遍,一脸的惊奇之色。

    萧引便问道:“怎样?”

    “看姑娘这样子有体寒之症不假,只是这么多年的温养,早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可是这位姑娘的脉相十分奇怪,竟然让我摸不到,这可是我行医这么多年从未碰到过的啊!”

    “没有脉相?”

    那大夫也觉得匪夷所思,轻咦了一声:“我曾经看到一本古书,知道一种毒药隐藏在身体越久,中毒之人的脉相也就越小,最后消失。”

    脉相消失,不就说明人已经死了吗?

    “你速去查!”萧引脸上全是凝重之色,看来顾卿是中毒了,而且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事情发展的越来越有意思了,如果南宫无忧没有死的话,那么事情当真是精彩。

    “顾卿啊顾卿,没想到你一个人竟然帮助我牵制李墨和北唐烈,我到底该怎样感谢你呢?”他捏着她的下巴,看着她无神的眼睛。

    顾卿一听到感谢两个字,眼睛忽闪了一下:“我有些饿了。”

    萧引嘴角邪魅,笑的十分诡异:“你想吃什么?”

    “糖醋小排、醉鸡、红烧鱼、骨头汤……”顾卿不带喘气的一下子报出了数十样菜,而且全是荤的,萧引便有些怀疑,她为什么还长的那么瘦?甚至连胸都没了?

    萧引吩咐下去,小案几不多时就铺满了各式各样的菜。顾卿没有得到指令,就自觉的走了过去,娴熟的抓起筷子,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萧引一下子被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