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惊险出城

    顾卿觉得脑袋很重,本来就头痛欲裂,没想到床还颠簸不停,让她浑身不舒服。

    顾卿费力的睁开眼,外面早已放了天光。

    她是在马车上?

    马车缓缓的行驶,混迹在漫长的出城队伍中,顾卿还没完全酒醒,脑袋还疼的很。她揉揉太阳穴,看清外面的热闹。

    早晨的城门口十分热闹,因为从昨日加强了搜查,所以出城也成了一件难事,所以很多人一大早就在排队,也热闹十分。

    只是从车帘匆匆瞥了眼,有几个士兵,拿着画像,一个个对人。顾卿酒醒了大半,不禁有些泄气,自己现在这个样子,估计已经没人认出来了吧,就算自己承认是烈王府,也会被人嘲笑吧?

    萧引和她面对面坐着,任何小动作都无处遁形,那些早已写好求救的石头,一时间也找不到机会扔出去。

    终于轮到了她所在的这辆马车,那士兵看他们没主动下马车,便喊道:“里面的,出来,要进行盘查。”

    车夫笑了笑,偷偷塞了几锭银子,笑嘻嘻的道:“我们是城东张府的马车,昨个已经和你们打过招呼了,我们家三小姐样貌丑陋,下车让人看见了可不好啊!”

    昨日张员外已经打点好,但是没想到的是,今日换班,换了搜查的人。那士兵一听是土财主张员外,便对手里的这几锭银子看不上了,心想昨天的那个弟兄拿到的钱财更多,自然不愿意就让他们这么轻易出城。

    “昨个那是昨个,可不是我!”

    车夫在张府伺候了多年,自然是个老人精,自然听出了他的画外音,又从怀里掏出了一袋银子,笑嘻嘻的放在了他的手中:“小哥行个方便吧,我们家小姐就不出来了。”

    那个士兵掂量了一下,也松了语气:“我们男女都要盘查,既然你们家小姐不能见人,但是里面那个男的要出来。”马车没有封闭,风吹一下就能看见里面的有几个人。

    车夫连连说是,叫萧引下来:“这是我们大夫,专门照顾小姐的,一日离了都不行,你也知道我们家小姐有疯癫之症。”

    萧引带着冒巾,皮黑也黝黑了许多,粘上胡子,再把眼角距离化得开一点,已经这改变了他的眼形。顾卿不得不佩服萧引的乔装技术,这么多年的摸爬滚打不是白混的!

    就在萧引下车的时候,顾卿连忙将手中的石子扔了出去,打在后面的人身上。

    后面人一声哀嚎,怒道:“谁?谁拿石头砸我?”

    又有几个人也纷纷中标,一个个怒瞪着前面马车露出来的小手。几个汉子差点没忍住,直接撸袖子,差点要上前揍人。

    本来城门开始搜查,十分耽误时间,没想到一大清早还被人拿石头丢脑门子,这估计谁都不高兴,起床气还没缓过来的,估计一肚子火了。

    几个汉子上前理论:“你这马车什么人啊?怎么能往我们身上丢石子呢?”

    车夫也没想到都这个时候了,顾卿还垂死挣扎,从怀里掏出钱一个个散了出去:“我们三小姐有疯癫之症,脑子有点不正常,你们见谅,这些钱就当是赔罪了。”

    几个人拿了钱,脸色缓和了许多,但是嘴巴还是碎碎念道:“既然疯癫那还带出来干什么?赶紧关起来!”

    “这不出城瞧病吗?找到了一个偏方!各位见谅啊……”在车夫不断赔礼道歉之下,那些人也没再说什么了。

    萧引一上马车,就抓住了顾卿使坏的小手:“还不死心吗?”

    顾卿扬起头:“我说了,不会放弃的!”

    萧引也没说话,反正现在已经快要出城了,到时候就算北唐烈的势力再大也搜查不到他了!

    就在顾卿走后踏月便赶过来查看一下结果,问道:“找到可疑的人吗?”

    士兵摇摇头,踏月皱眉,这个萧引到底有多大的能耐,京城都快掘地三尺,都还搜查不到任何消息,就连李墨的消息也断了。有些不死心的问道:“可有人没经过盘查就走了?”

    士兵不敢隐瞒:“有一个,城东赵员外的三小姐,有疯癫之症,还拿石子砸人呢!说样貌丑陋,小的也扫了一眼,有损人家小姐名誉,也就没下车了。”

    踏月一怒,一脚踹翻:“糊涂,不是说每个人都要盘查的吗?回头再办你!走多久了?”

    士兵吓了一跳,哆哆嗦嗦的说道:“刚走。”

    踏月不敢迟疑,直接一夹马腹,便追出城门去。

    萧引一行人还没加快速度,就被紧随其后的踏月给追了上来,横在马车的前面。

    “里面的人出来。”

    对于烈王身边的踏月大人,很多人都不陌生,他经常给北唐烈办事,车夫也见过一次,虽然有些担忧,但是面无变色,谄笑道:“踏月大人怎么来了?”

    踏月直接凝视车内:“城门守卫糊涂,三小姐未下马车就放行了,我只是来看看,也好免去那个守卫的失职知罪。”他说的这番话合情合理,为了糊涂的守卫,自己亲自跑一趟,确实让人拒绝不了。

    车夫还有些为难,但是萧引已经出生了:“既然也没什么外人,就让小姐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