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王妃死了

    这是一家不起眼的酒楼,因为是中午用膳时间,所以客人还算很多,在人群噪杂,萧引一眼就看到那最角落,眉眼淡然的男子,桌子上只放了一壶酒,似乎没有吃饭的意思。

    萧引直接走过去坐下,接过空酒杯,直接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笑道:“不吃饭就喝这样烈性的酒,对身体不好。”

    眼前的男子,正是消失不见的李墨,没人知道他躲在了哪里,如何躲过北唐烈的追捕,甚至到了荆州他也毫无消息。

    李墨淡淡的看着他,眼底是十分可怕的阴沉之色。他捏着酒杯,面色不善的看着萧引。“我说过,你若动她,我必将杀了你!”在他的心里,顾卿的地位已经超出了自己,对于萧引这种不怕死的人,他恨不得给个痛快。

    萧引不在意的笑了笑,一脸的轻松:“我知道你功夫了得,也知道天煞盘的可怕,但是似乎都比不上顾卿的命重要。”

    李墨眉头一皱,脸色一黑:“你对她做了什么?”

    “也没什么,只是给她吃了点小玩意,不算什么。”

    李墨脸色一变,脸上的淡然之色,早已在见到萧引的时候,就隐隐有破败的迹象,终于在萧引这一句轻描淡写的话中彻底爆发。

    他一把抓住他的衣领,声色俱厉的说道:“你是不想活了吗?”

    “你若是拿我的性命与顾卿的相比,只怕我的命在你眼里轻贱了不值钱,你还是对我客气点,最起码这不是你的待客之道!”萧引有恃无恐,人不能有软肋,他看到李墨,就明白了。

    “我知道你的目的,不就是想和我天煞盘联手杀了北唐烈吗?我同意。”他深吸一口气,将眼底的怒火给压了下去。

    萧引见他答应的如此爽快,也不迟疑:“既然如此,多谢李兄的仗义出手。”

    萧引这话完全就是扯淡的,都把李墨逼成了这个样子,还有脸笑嘻嘻的说多谢。

    但是李墨也不深究他的话,只是淡淡的饮下一杯酒:“顾卿呢?我要见她。”

    萧引的笑容有些难看,笑的十分古怪,让李墨一下子眉头皱了起来,好半天才听到萧引的话:“你见到她不要太惊讶。”

    萧引和李墨回到客栈,到了房门口,李墨深吸一口气,便推门进去了,只见一个脸蛋红肿的女子趴在桌子上,无聊的数绵羊。

    萧引扫视他震惊的神色,解释道:“用错了胭脂,已经上药了。”既然出了城,他自然会照顾好她。

    顾卿抬起头,看着眼前的长衫男子,有些颤抖的看着他,缓缓的喊出她心底最深处的名字:“李毅?”

    李墨浑身一震,眼里全是不可思议,她……她终于想起来了?

    看李墨的反应,顾卿心中的想法更加证实,果然是那个王八羔子!

    顾卿上前一步,直接劈头盖脸的就是一巴掌,嘴里还念念有词道:“你和那个小贱人合起伙来害我,结婚那天还和潘静跑到我病房去。

    想让老子祝福你?做梦吧!那个小贱人还拔了我的营养管,我顶你个心肝脾肺肾啊!你怎么还有脸找我?我如果是你,就应该自裁谢罪,最好祈祷永远不要遇见我。你还不怕死的找我?

    现在的我,你找到了?开心了?要不是因为你,我会在这个古代?我的脸会变成这个样子?”

    正如顾卿所说,见到李墨,一定要正反狠狠抽十个耳光,竟然分毫不带差,一个不少。

    更让萧引吃惊的是,李墨竟然一声不吭,就这么白白挨着,还真是一物降一物啊!

    打完后,李墨连眉头都不带皱的,反而是满含深情的看着她:“气消了吗?”

    顾卿吹了吹手:“消了。”

    “那我们回家。”他上前抓住顾卿的手,却被顾卿给跳开,远远的躲了过去。

    “李毅……不对,李墨,你疯了吧?我们现在已经没什么关系了,我不想知道你为什么会在这?我也烦请你不要再出现在我的生命中!”

    “不可能。”李墨直截了当的回道,严重的疯狂之色差点将顾卿淹没。

    顾卿气结:“我和你已经没有关系了……”

    他不管不顾,上前一步,大手环绕:“正如你所说,以前的都过去了,我也不是李毅,我现在是李墨……”

    “是我儿子也不行!”

    李墨一头黑线,一下子抓住顾卿,不言语就要往外走,没想到萧引一把拦住:“你现在还不能把她带走!”

    李墨杀气腾腾的看了他一眼,萧引不躲不避,毫不畏惧的直视过去。

    顾卿一只手死死的抓住萧引:“你说过达成你的目的就放我回去的,你把我放回去啊,我不要和她在一起!”

    “放回去?”闻言,李墨嗤笑一声:“烈王妃溺水身亡,你回去做什么?”

    这句话仿佛晴天霹雳一样,砸在顾卿的脑海之中。什么意思?烈王妃溺水身亡?她……她已经死了?那她现在是什么身份?

    顾卿整个人都僵住,呆若木鸡。

    萧引有些于心不忍,京中发生的事一切都太快,他还不知道如何告诉顾卿。

    李墨见她如此,虽然不忍,但是事实就应该让她知道,她只能属于自己,那么北唐烈已经与她无关。“你还不知道吗?你的尸体已经发丧,你再也回不去了!”

    “我在这,尸体是哪来的?我不相信,你一定是骗我的!”顾卿使劲摇头,一把抱住萧引:“你这个混蛋,放开我,我死也不会跟你走的!

    既然你当初放弃了我,现在就应该想到这个结局,你给我有多远滚多远!”

    李墨怔住,手不自觉的松开,脸上的表情阴郁不堪。他深沉的看着顾卿,眼底的悲伤似乎要将她淹没:“我们,不会如你所说。我没答应结束,那么便不会结束!你冷静一下,我明日来找你!”

    李墨知道现在再说什么,顾卿也不会和自己离去。压下心底疯长的思念,炙热的燃烧着心脏。他用尽全身的力气,才勉强自己理智。

    李墨不敢多看一眼,直接转身离去。

    李墨的背影有些萧条,显然顾卿那番话让他心里不好受。

    没想到意气风发的天煞盘盘主,因为儿女情长竟然将自己弄的狼狈不堪。萧引嘴角勾起邪魅的笑容,没想到顾卿有这样的魅力,真是让人刮目相看。

    他看来是低估了顾卿在李墨心中的地位,如果萧引知道建立天煞盘完全是为了顾卿,不知道萧引会做何感想。

    顾卿的情绪还未平静,这些年过去,她也想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