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聂 作品

第121章 几日不见,改头换面

    北唐烈每日清晨会上早朝,她便打算在那个时候拦住他。毕竟她现在算是“孤魂野鬼”,突然跳出来自称自己是烈王妃,得到的结果无疑是两个。一个是疯子,一个是鬼魂。下场都是一样的,都是死啊!

    只要北唐烈知道她还活着,一切都好办了!

    顾卿早早的就带着香儿来到了烈王府的大门,一直紧紧盯着。她只想告诉北唐烈,她没有死,至于那个王妃之位,她倒是不在乎。

    眼巴巴的等了许久,终于等到了北唐烈的出现,顾卿连忙走了上去,还没近身,就被守卫给拦住了。

    “别拦着我,我要见北唐烈!”

    “哪来的丑八怪,王爷的名讳也是你能叫的?”

    北唐烈寻声望来,顾卿看着那深不见底的眼睛,像是看见陌生人一样,在他的眼睛里看不到一点点的熟悉,似乎两个人是第一次见面!

    他的眉头深深蹙起,似乎很嫌弃,冰冷的声音缓缓从他完美的薄唇中溢出:“赶走。”

    他竟然说“赶走”,似乎是打发乞丐一样。踏月眼神微转,最终没说话,只是挥挥手。

    顾卿没有说话,从看北唐烈的第一眼开始,她就知道,他从来都是自己生命的过客。

    守卫得到王爷的吩咐,手下一点都不留情,就要挥舞着棒子打过来。香儿眼疾手快,一把抱住愣神的顾卿逃开。

    香儿直到拐角处才停下,皱着眉看着顾卿失魂落魄的样子:“你再难过也不能这个样子啊!”

    她的话,充耳未闻。

    她的脑海里全是北唐烈那淡淡的一眼,没有任何的感情,在阳光下,顾卿感觉那就是实质的冰针,扎的她好疼。

    他们在一起的时光慢慢在脑海中回放,仿佛是一场电影,只不过电影的结局是悲剧的。

    现在看来自己身亡的消息不是有心人陷害,而是北唐烈想让她死了。

    顾卿狠狠的吸了一口气,看着香儿关心的目光,露出一个脆弱的微笑:“没事了。”

    一句没事了,表示她已经重整好心情。她一开始就明白,北唐烈这样的人不是她这种弱渣可以染指的,她回来也不是稀罕什么王妃之位的,既然北唐烈装作不认识她,那么她也无需关心他。

    “我们去烈王府。”她一双美丽的眼睛,悲伤之色渐渐褪去,只剩下一片清明。

    “烈王府?你还要去哪里做什么?难不成还不死心啊?你也看到了刚才他那个样子,分明是不想和你相认嘛……”

    顾卿打断她的话:“不是为了他,他已经不值得了。我还有至亲在王府,我要带她离开。”

    顾卿和香儿两人偷偷摸摸的来到了王府的后墙。昭阳殿在王府的最后面,所以从后墙翻过去的话,那么便时很快就能到达昭阳殿,也不知道张妈妈过的好不好。

    顾卿和香儿的轻功都不错,一翻墙就过去了。顾卿第一次觉着自己像贼一样,想当初这王府也算是能横着走的了。

    走了好一会,闪躲过三批护卫,香儿终于皱起了黛眉,十分怀疑的看着她:“你确定你是烈王妃吗?你骗我的吧?你怎么都不认路的?”

    顾卿尴尬的挠挠头,她没研究过啊,怎么知道从哪走?

    “你别急,条条大路通罗马,总有一条是对的!”

    “等你找到,我估计就被送到烈王爷那去了!你赶紧走,否则待久了,我可不敢保证我能不能带你一起离去。”

    顾卿谄笑一声,身边有个超级打手就是好!

    两人摸索了许久才找到了昭阳殿,香儿凝神侧听了一下:“昭阳殿没人啊!”

    “是吗?”顾卿的眉头紧蹙,难不成张妈妈也相信她已经死了?

    “我先下去看看,你等我。”

    香儿点点头,匍匐着身子,窝在屋檐之下。

    顾卿蹑手蹑脚的走进昭阳殿,仿佛这四天的时间,任何事情都改变了,这么大的昭阳殿竟然找不到人存在,实在是太可怕了!

    “张妈妈?”顾卿小声地喊道,可是没有人回应。

    去了张妈妈的偏房,房间内整整齐齐的,看出来还有人打扫得样子,就连茶壶里的水都是满的,那么人呢?人间蒸发了?

    移步自己居住的正殿,跑到书房,直接讲画筒里面的画全部卷好,这是自己的,可不能便宜了他!

    顾卿正打包好画卷,没想到一出门就看到一个人,正闲适的坐在凳子上,把玩着杯子。

    蓝色的杯子在他手上打转,更显的他的手指修长,粗大的关节,证明他的手孔武有力。

    那玄色绣着暗金色丝线的滚绣花边,视线从袖口的绣花慢慢上扬,看见阳光下那冰山棱角般冷酷的英俊面容。

    他的眼神轻飘飘的落在那杯子之上,顾卿都有些羡慕那个杯子了,竟然能得到他这样的注视。

    他的侧脸堪称完美,眼角细长,凤目半眯,阳光照射在那浓密的睫毛之上,显得他的眼睛更加的别有韵味。他的唇很薄,世人都是薄唇之人乃薄幸,顾卿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是他的薄唇十分诱人。那淡淡的颜色,一下子抓住人的视线。

    这个男人十分好看,好看到罪过,顾卿觉得看两眼都差点迷倒不行。

    有没有人告诉北唐烈,他静态的时候堪称完美,动态的时候……

    他的冷笑、挑眉、勾唇……都让人欲罢不能,深陷泥潭。

    顾卿看了三眼,她发誓就三眼!

    然后脑海中便出现唯一的念头:快跑!

    顾卿撒开丫子就掉头狂奔,没想到还没出门,踏月的身影就缓缓的出现在门口。

    顾卿大呼:“香儿救我!”

    “救什么救?喂!你不会轻点啊,我疼啊!”香儿的声音从屋顶上传来,不一会就被一个人带了下来。

    顾卿惊恐的捂住自己的脸:“不好意思,我们姐妹二人走错地方了。”

    北唐烈不说话,邪佞的看着她,唇角轻轻上扬,说出的话,磁性暗哑,婉转动听。

    “几日不见,改头换面回来了?”

    顾卿依旧捂着脸,干笑两声:“您说什么呢?我们真的走错地方了!”

    “去,把她烹刑了。”北唐烈轻飘飘的抬起自己金贵无比的手指头,指了指香儿。香儿眼睛顿时瞪得老大:“烹刑?那什么刑。”

    踏月轻笑:“就是把你放在蒸笼里蒸了。”

    香儿面色发白,看着顾卿:“你要救我啊,我不想被清蒸啊!”

    顾卿捂着脸自顾不暇,从指缝中露出一双眼睛,黑白分明的看着北唐烈:“王爷,求您网开一面,放了她吧!”

    “看你表现。”他随意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