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贴身婢女

    顾卿还没想出个所以然,就被人带了下去,整个人都不好了!

    踏月将她带到一个院子门口,说道:“王妃,里面就是教习姑姑杨姑姑,她知晓王爷的习惯,会教你如何伺候王爷……”

    “等等!你们到底几个意思啊?”顾卿一叉腰,恶狠狠的看着她。

    踏月使劲挠头,看着顾卿也一脸为难的样子:“其实我也不知道王爷是什么意思,但是王爷这样做肯定是为你好,你就安心的在这吧,王爷说你在这学习个三天就行了,不过王妃学的不好,估计还要多待几天呢!至于张妈妈,你不用挂心,在东偏殿住着呢,三天后你就能看到她了。”

    说罢,还不等顾卿反应,就转身离去。顾卿长大了嘴巴,满肚子问题,根本不知道该问谁。自己怎么莫名其妙换了身份,还可笑的是又回到了这个王府?

    北唐烈到底几个意思?王妃摇身一变成侍女,玩变装游戏啊?

    顾卿一头雾水,还在疑惑,院子里就传来一声厉喝:“王爷怎么会选中你这样的丫头?还不手脚麻利的进来?”

    顾卿急忙走了进去,就看见屋门处站着一个四五十岁的女人,体胖腰圆的,还一脸凶狠的样子,看来这就是踏月所说的杨姑姑了。她手里还拿了一个长竹条,正狠狠的抽着,指着顾卿说道:“踏月大人先前叮嘱老身,送来的就是这么一个丑八怪?”

    顾卿小小的心灵狠狠的受了一下刺激,你这么直言不讳,好伤人啊!

    “杨姑姑好。”顾卿倒还算知道尊敬长辈,虽然有些担心接下来的三天时间。

    杨姑姑一愣,没想到这个小姑娘竟然一点都不怕自己,还好声好气的行礼。杨姑姑顿时就不嫌弃她丑了,在这个王府漂亮的人见多了,还没见过长成这样还被踏月大人特别交代了的。

    随即,声音有些轻了,但还是凶神恶煞:“麻利点,给我进来。我不管你背后有什么靠山,到了我这里,你就要乖乖的听我的……”

    杨姑姑开始噼里啪啦,像是倒豆子一般。

    进了屋,后面的门一下子关上了。虽然是白天,但是四扇窗户禁闭,让房间有种压抑的氛围。杨姑姑坐在上面,然后竹条一指:“跪。”

    顾卿反正也没少跪过,然后便啪的跪下了,等待着杨姑姑接下来的训话。反正学不好还要学,何不一下子就学好做好呢?

    倒是随遇而安,面对这样幽闭的环境也丝毫不害怕,杨姑姑的眼中闪过一丝赞赏:“今日我教你的便是贴身婢女第一步……”

    顾卿立马就想到“天才第一步,雀氏纸尿裤”,没想到还能在这听到如此熟悉节奏的前半句。

    “第一步就是……听话!听主子的话!主子要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而且不得有任何埋怨,这就是贴身婢女!”

    “好,下面我吩咐什么就是什么,做不好不许吃饭!去!把后面的柴火劈了。”

    我擦!你是故意让我做苦力的吧!

    杨姑姑一个眼神瞪过来:“劈不完不许吃饭!”

    顾卿顿时麻溜溜的去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于是,接下来的一天,顾卿就在劈柴了!暮色四合的样子,顾卿才勉强的将柴火给劈完,结果杨姑姑只给了两个馒头一碟咸菜,还是中午没吃的代价。

    顾卿只能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咽,但是浑身都是汗,粘腻腻的。“姑姑,这里可有澡盆啊?我想洗个澡。”

    这个院子一直都是杨姑姑一个人住着的,哪里还有多余的澡盆?杨姑姑摇摇头:“你去前面的丫环房中看看吧。”

    顾卿只得匆匆吃完晚饭,便去了前面丫环居住的清苑,但是她们的都没有多余的,也不愿意外借,对于一个从来没见过的丑女人,谁也没有多看两眼。

    顾卿咬牙,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落得如此狼狈,连洗澡都没地!

    突然顾卿灵光一闪,昭阳殿去逐鹿殿的路上似乎有一个人工湖,湖水还算清澈,而且这个季节还有莲叶遮挡,应该没什么事。

    倒不是顾卿矫情,只是身上这么多汗,凑近一闻,还有些汗臭味,顾卿自己都受不了。

    带上干净的衣服,顾卿偷偷摸摸的去了莲花池。莲花池那没什么守卫,似乎都没人巡罗,顾卿也没注意,反正没人最好,便大着胆子,环顾四周,慢慢的下了水。

    黑暗中,有一个人嘴角上扬,神色极淡,带着冰山融化的雪水,异常的清冽。

    就在北唐烈一路尾随顾卿到了这里,撤退这一带所有的巡夜人,也好让她舒舒服服的洗个澡。

    突然,北唐烈眉头一皱,眼神犀利的看向后方,那里站着一个黑衣人。

    北唐烈追上人影,黑夜之下,那一身黑袍无风自动,脸上时僵硬的表情。北唐烈轻轻勾起唇角:“生无衣死无衣?”

    无衣抬起没有感情的双眸,不似北唐烈的寒冷,反倒像死人的眼睛一般,一点情感都没有。

    生无衣死无衣,说的便是杀手界第二把交椅的人,无衣。他杀人有一个习惯,无论男女老少,都将衣服扒去,只身下亵衣亵裤。意思是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所以江湖传言,凡事无衣杀得人,全是没衣服的,唯一穿着衣服的便是活着的无衣了,于是就有了这样的外号。

    无衣并没有和北唐烈打斗,他是个杀手,最擅长的是隐匿和暗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