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特权丫环

    三天的时间一晃而过,这次训练的主题无非是:听话,再听话,非常听话!

    顾卿也唯唯诺诺了三天,杨姑姑这才满意的点点头,算是训练成功。

    今晚是离开这里的最后一晚,顾卿依然是去荷花池洗澡。

    没想到洗的好好的,突然身后传来冰冷的声音,吓得顾卿冷汗直冒。

    看着月色下那欣长的身子,一身紧致的玄色长袍,勾勒出他完美的腰身,简单的一条腰带,在黑夜中看不清是什么颜色,干干净净,没有任何的装饰品。

    他这样好看的身子,也不需要什么装饰品,他本来就是一件装饰,只是有点冷。

    他周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让这本来就有些凉的湖水更加的凉了几分。顾卿没想到这个时候会见到北唐烈,而且是这样的状况!

    他站在岸上,像是君临城下的王者,桀骜霸气,又俊逸非凡,让人看一眼就忘不掉。

    和他眼睛相视,离得有些远,看不清他眼中的颜色,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在这。她现在是越来越琢磨不透他的心思,有的,只想逃离。

    她的小脸在月下皎洁柔软清晰,她的不美丽更像是美丽的毒!

    见她慢慢像湖中心游去,北唐烈的眉头不禁深皱,他记得她似乎说过自己不会水,还这么不怕死的去湖中心?

    北唐烈抓起她在岸上的衣服,喝止她的行动:“你如果再退后一步,本王就将你的衣服撕碎。”

    顾卿眼里全是怒火:“那你到底想怎么样啊?”

    北唐烈没有接话,反而说了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你的脸似乎恢复的不错。”

    听到他的话,顾卿不自觉的摸了摸自己的脸,一如往昔的白皙嫩滑,三天的时间过去了,自己的脸早就好了。

    见顾卿这个时候还有心思发呆,不禁眉头一皱,带着淡淡的不悦:“过来。”

    顾卿摇摇头,自己这副样子怎么过去。

    北唐烈扬扬手中的衣服,顾卿只能暗自咬牙,慢慢的走了过去。

    看到那水面上的雪白的肩膀和小巧的头颅慢慢的停在自己一丈开外的地方,双手紧紧的护住自己的胸前,一张小脸满是气愤。

    “看来你这三天都学到狗肚子里去了。”他淡淡的嘲讽。

    顾卿怒极:“你如果是想找丫环,府里一大把,你为什么非要为难我?”顾卿实在是想不通,和他相处这么久,应该知道自己是个不服输不愿意被人支配的人,为什么还这样折磨她?

    面对北唐烈她没有丝毫的信心,就连自己仅有的骄傲,在他的面前也不堪一击。遇到这样的一个人,顾卿只能承认自己倒霉。她以前想过各种逃跑的想法,但是没想到最终是以北唐烈宣布烈王妃身死才得以终结。

    虽然她很难过,但是何尝不是一种解脱。

    可是现在这算什么?贴身丫环?能够随意玩弄的吗?

    杨姑姑教的,无非是要听主子话,那和狗有什么区别?自己是人,是活生生的人。他每次都强迫自己点头,这样逼她到底要干什么?

    “北唐烈,要不是张妈妈和香儿,我死也不会在这。”

    北唐烈点头承认,但是冷笑一声:“可关键的是,张妈妈和那个叫香儿的的确在本王手上。”他又一次提醒残酷的现实。

    顾卿咬牙:“既然注定要对不起她们,只能死在她们前头谢罪了!你休想我当什么贴身婢女,做梦!”

    看着顾卿生气的一张小脸,北唐烈兴致大好,甚至还十分耐心的蹲下身子,让顾卿头顶的压迫少了许多。“你为何不愿意做本王的贴身婢女?”

    “我又不是你的奴才,又不是你的狗,我做不到。”

    “那你想做什么?”北唐烈又问。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问,但是顾卿还是老实回答:“我希望和张妈妈在一起,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最起码不能像现在这么憋屈!”说到最后,顾卿一脸仇视的看着北唐烈,搞的他就像自己的杀父仇人一样。

    北唐烈点点头:“好,本王让你做一个有特权的贴身丫环。”

    “有特权的贴身丫环?”顾卿念叨着,疑惑的看着他。

    “本王从未把你当成奴才,也不是狗,你就是你,规矩不用学了,去逐鹿殿,张妈妈在等你。”

    顾卿听到这句话,差点泪奔了,尼玛,你等我学完了再说,你扯淡的吧!

    “不过……”他的声音轻扬,看着顾卿笑道:“此前先去碧波池。”

    顾卿顿时忘记了自己先前视死如归的表现,转眼又撇撇嘴,最终还是无力的答应了。

    看着岸上一动不动的北唐烈,顾卿一脸黑线,藕臂一伸,小手往北唐烈面前一摆:“你抓着我的衣服是几个意思?”

    北唐烈嘴角上扬,露出一个极淡极浅的笑容,背过身去。

    顾卿见他如此自觉,嘴巴撇了撇,嘴里念叨:“算你还有点自知之明。”

    顾卿坐在地上穿上鞋子,刚想起身,没想到北唐烈竟然伸出了手。顾卿有些惊讶,不知为何,一瞬间不知道自己在想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