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货真价实的女汉子

    顾卿不知道自己如何睡去的,反正一睁眼就是在逐鹿殿,北唐烈的床上。

    额……床上?

    顾卿吓了一大跳,一下子意识清醒,从床上跳了下来。

    “我怎么会在这?”

    可是没有人回答自己的问题,那些个贴身伺候北唐烈训练有素的丫环,一个个没有表情的端来洗漱用具,伺候她洗漱。

    外面的中厅传来张妈妈慈祥的声音:“小姐醒来了?洗漱好就用来用膳吧!”

    一听张妈妈的声音,顾卿也顾不得梳头,直接披头散发的跑了出去,一看到张妈妈那张布满皱纹慈祥的脸,眼泪一下子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

    像是突然离家的孩子,终于回到母亲的怀抱一般。

    “张妈妈,我好想你。”她紧紧的抱住张妈妈,虽然没有经历生离死别,但是却经历了心灵脆弱的时候。

    张妈妈也老眼含泪,紧紧的抱着顾卿,但是一想到顾卿还没吃早饭,连忙擦擦眼泪,扶她坐下:“饿了吧?赶紧吃饭。”

    顾卿哪里还顾得上吃饭啊,连忙拉住张妈妈的手:“张妈妈,这几日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烈王妃死了?”

    “这个我也不知道啊,北唐烈将我带到了逐鹿殿也不让我出去,老身都快要急死了,好好你没事,否则我怎么对的起死去夫人啊!”每次提到顾卿的娘亲,张妈妈总是忍不住泪流满面。

    顾卿心中的疑问渐渐放大,北唐烈到底想干什么?

    可是北唐烈的心思,又怎么是她能够猜透的?

    只是想了一下,实在是个费脑力的活,自己宫廷剧还没看过几部,这样玩弄权谋的,还真不适合自己。

    “哎呀,能见到你真是太好了!”外面传来香儿咋咋呼呼的声音,与其说香儿是萧引派来的丫环,还不如说朋友来的恰当点,也不知道萧引从哪找来,这么可爱的丫头。

    三天不见,香儿倒是吃的圆了一圈,看来王府伙食很好啊!

    “你家王爷心疼你无聊,让我留在这陪陪你。不得不说,北唐烈还真是豪气,都不怕我是敌方奸细吗?”香儿一屁股坐在顾卿面前,好不见外的冲着张妈妈甜甜的说道:“张妈妈,我也要吃!”

    “好嘞,马上给你盛。”张妈妈显然也十分喜欢香儿。

    顾卿顿时哭笑不得的问道:“那你是奸细吗?”

    没想到香儿一脸认真的说道:“我是啊,否则萧引哥哥将我派过来做什么,难不成真的给你做车夫啊!既然北唐烈敢将我留下来,自然不怕我,我现在人都在这里,命都不是自个的了,还怕什么?”

    没想到香儿这样的率真,顾卿扑哧一笑,有香儿在这,的确不会太无聊些。估计自己已经不能出门见人了,不知道会不会吓死人。

    后来得知青玉已经回到安王府了,似乎已经打算在京城长住,不知道秀世子做何感想?

    刚吃完早膳,踏月就走了进来,恭敬的说道:“王妃,王爷中午有事不回来了,您自己一个人用膳。”

    顾卿点点头算是知道了,踏月看了眼,有些复杂的离去,没想到香儿一把拽住踏月的后衣襟。

    踏月身手了得,身子一旋转,一下子甩开了香儿的手,面色不善的看着她:“姑娘想干什么?”

    香儿的眼睛亮了亮,连连拍手:“不错,功夫可真不错!对了,你刚才说没人,本姑娘不是人啊?我这么一个大活人,你是看不到吗?就算顾卿是你家王妃,你也不能这么没礼貌吧?见到人不知道问个好吗?还是我这样如花似玉的姑娘?”

    踏月皱眉,嘲讽一声:“有如花似玉的姑娘吗?明明就是一只烦人的麻雀。”

    香儿顿时来气了,一把抓住他的衣襟,恶狠狠的瞪着他:“你说什么?”

    踏月伸出手,慢慢的扳开香儿的手,一字一顿的说道:“我说……你、是、烦、人、的、麻、雀!”

    香儿顿时气结,掳起袖子:“老娘今日不把你打的叫祖宗,老娘就和你信!”

    哪里想到踏月只是嘲讽一瞥:“粗俗。”便大踏步离去。

    香儿哪里肯干,直接追了出去,从后面偷袭。踏月也毫不相让,以为你和王妃套近乎,就可以在他这获得优待?想都别想!

    顾卿没想到两个人一见面就打了起来,顿时搬起了小凳子,坐在门口,兴致勃勃的说道:“香儿,我赌你赢啊!哎呀呀……踏月你看人家胸干什么?”

    踏月闻言,面色一红,连忙扭过头去,有些僵硬的说道:“哪有?”

    就在他说话的时候,香儿一记粉拳硬生生的迎面而来,还好踏月反应够快,险险的避过。这才知道顾卿耍诈帮着香儿,但是明知道如此,听到了还是想争辩一声。

    “喂喂喂!你是个男子汉大丈夫,怎么捏着姑娘家的手腕?嫁不出去可要赖着你啊!”

    “你怎么不打她的屁股?明明就在你的面前啊!真是的!会不会吃女孩子的豆腐啊……”

    “对对对!就打胸,可软着呢!”

    “香儿,香儿,你咬他,对就咬他耳垂!”

    “……”

    就连逐鹿殿那些个训练有素的丫环都一个个忍不住瞠目结舌,这个王妃未免太彪悍了一点吧?说的话……还真是羞羞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