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囚禁逐鹿殿

    她不知道北唐烈到底是在干什么,她虽然享受着别的女人所渴望的殊荣,住进了这不知多少人望眼欲穿的逐鹿殿,但只有顾卿知道,自己在这就像是豪华的囚笼,北唐烈不放她出去,她就不能出去。

    但是她相信北唐烈一定有自己的用意,既然没杀自己,说明他也不会害自己,因为自己身上实在没什么让被人好觊觎的,唯一说破天的大秘密,就是认识了比较牛逼的李墨了。

    顾卿也没看到月娘,听张妈妈说,自从她掉进太湖后,月娘就失踪了,顾卿只能惋惜,却做不了什么。

    虽然这里锦衣玉食,但是很无聊,超级无聊,香儿没两天便觉得腻歪了,可怜兮兮的躺在太阳下面,晒日光浴。

    她有气无力的看着顾卿:“你看那些个无聊的书做什么?你不知道女子无才便是德吗?”

    顾卿一个白眼飞过去:“我顶着大周第一才女的盛名,肚子里没点墨水可怎么办?”

    香儿立马说道:“你都不是烈王妃了,烈王妃都已经死了!你还看什么?”

    顾卿这才想起来,烈王妃已经溺水身亡了,她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身份。熟悉了六年之久的身份一下子灰飞烟灭了,自己现在算什么?

    顾卿一想到这,不禁愁思,瞪着一双大眼睛:“那我现在是谁啊?”

    香儿白了一眼:“我怎么知道你是谁?你别这么无聊了,给我说点故事吧!比如你和那个李墨?”

    顾卿顿时无语,直接将书砸了过去:“鬼丫头,知道的倒不少,你和萧引是什么关系?”

    “我嘛!”香儿笑盈盈的拖长鼻音:“我应该尊他为兄长,不过我是旁系的。神武侯一家牵连旁系的时候,我那个时候正在外学艺,没想到还逃过一劫,然后就遇到了萧引哥哥,也算是有了一个伴。但是我可不是什么前朝余党啊,我和神武侯连面都没见过,充其量就是个旁支远亲,我本来父母就双亡,寄养在亲戚家了,死了也好,否则有一天我也回去杀了他们。”

    对于香儿这样子乐观的性格,顾卿还是十分欣赏的,不禁凑过去几分:“那你干什么送我回来刺探消息?”

    “因为我觉得你好玩啊!我虽然不插手萧引哥哥的事情,但是也多少听到过你,觉得蛮好玩的,所以就自告奋勇的过来了。对于这次被抓,只能怪我实力不济,回去继续苦修。顾卿,你可要保证我活着出去啊!我还没嫁人,不想死呢!”香儿一脸的古灵精怪。

    顾卿点点头,贼兮兮的撞了撞她胳膊:“你看踏月如何?”

    香儿立刻摇头:“对于这种榆木疙瘩,我才不要,只会尊听烈王的吩咐,难不成嫁过去和他一起侍奉主子?”

    香儿又看着顾卿:“你还没说你和李墨的事情呢!告诉我嘛……我不会告诉萧引哥哥的!”

    一提到李墨,顾卿的脸色还是稍稍变了,然后深吸一口气,一脸严肃的看着她:“对于负你的渣男,你会怎么做?”

    香儿不懂什么是“渣男”,挠着头问道:“渣男?那是什么男?”

    “就是骗完感情,还勾搭你的好朋友,最后还把你甩了的男人,你会怎么做?”

    香儿一听就急了:“这种男人我不一刀结果了他!”

    顾卿点点头,确实如此,但是她没那个实力啊!顾卿告诉她自己是如何做的。“我逮着他正反来回抽了十个耳光,让他知道对不起老娘的代价!老娘是没功夫,功夫要是厉害的话,我会阉了他,让他一辈子做不了男人,让他勾搭,让他犯贱!”

    香儿一脸震惊的看着顾卿,双手恭敬的抱拳:“高!真是高,这种人就应该给他耳光,然后阉了,我下回知道该怎么做了!”

    “你也遇到这样的渣男了?”

    “那倒没有,不过你说的好过瘾,我也想尝试正反来回抽十个耳光是什么感觉!”香儿眼中闪动着鸡贼一样的光芒。突然转念一想:“难不成李墨对你如此了?不应该啊,你不是杯凉白开吗?”

    一说到往事真是一把辛酸泪啊!顾卿拍拍她的肩膀:“别聊这些无用的了,我和他现在什么关系都没有,完全是他一厢情愿。对了,那个前朝公主到底死没死啊?”

    没死的话,是不是要和北唐烈来个再续前缘什么的?

    香儿摇摇头:“那个公主我也不认识,鬼知道呢!萧引哥哥告诉我的不多,不过他们似乎都在寻找龙腾图呢!”

    龙腾图?那是个什么鬼?

    看顾卿一脸疑惑,香儿也板起面孔,故作严肃的说道:“其实对于前朝的事情我也不太清楚,只是隐隐流传着一句话‘得龙腾得天下’的传言,你想啊,大周才安稳几年啊,这样的谣言四起,不仅给前朝那些个老顽固希望,也给了这些想要继承皇位的王爷希望,好像都在找这个龙腾图呢!”

    “那龙腾图到底长什么样子啊?”顾卿问道。

    香儿直接丢过来一个白眼:“那么高端的东西是我这种小人物能看的吗?现在江湖上已经传的神乎其神的,各大势力都在争夺呢!估计我萧引哥哥已经无心顾忌这个前朝公主了,现在最要紧的应该是不要让这个龙腾图落在烈王手里吧!”

    龙腾图,听着很牛掰啊!是否藏着什么旷世宝藏?顾卿不禁浮想翩翩,也许北唐烈这几日早出晚归就是为了这个呢!

    就在这时,门口突然对了一位白衣仙人,仙人含笑,暖化阳光:“你们两个倒是好闲情逸致?”

    顾卿看着院门口处的人,白衣飘飘风华绝代,眉眼似水,面笑如玉,当真此人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

    香儿看着傅景落如诗如画,如仙如圣的站在阳光之下,眉眼的弧度恰到好处,嘴角的笑容镌刻人心,那一举一动,都是极美的画卷,惊现了阳光,惊落了星辰。

    许久未见,他,依旧风姿卓越。

    “知晓你会无聊,特地带上茶点,和你聊天。”

    知我者,莫若傅景落也!

    顾卿欢呼一声,一把抱住傅景落,脑袋瓜子蹭了蹭他的白色柔软的袍子:“哇!好开心,还有人记着我,否则我真的以为我是个死人了!”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