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生辰之日

    北唐烈回到逐鹿殿已是半夜三更,房间还留着灯。他以为顾卿应该沉沉睡去,也没了去碧波池的心思,没想到回到正殿,看见了在书桌上练字的顾卿。

    顾卿很少在晚上画画或者练字,说对眼睛不好,没想到今晚竟然这个时间还在练字。

    周边点着不少灯笼,明亮的烛火照在她的脸上身上,黑白分明,是那样清楚。

    就连北唐烈走至身前,顾卿都没有发现,还是他的影子遮住了光线,顾卿这才回过神来,看着北唐烈眼神深邃,漆黑的眼眸在烛光中跳动。

    她放下笔,笑道:“你回来了?”

    “怎么还没睡?”

    “明天就是五月十日了,能早点回来吗?”见北唐烈的脸色冰冷,顾卿连忙说:“也不是占用你一天的时间,就是中午回来吃个饭就行了。”

    “为什么。”他问。

    顾卿挠挠头:“明日是张妈妈的生辰,我想多点人热闹一下,以前都只有我们两个,而且明天傅景落和青玉也会过来,所以也希望你能来。”

    五月十日?北唐烈嘴角突然轻轻扬起一个似有似无,带着些许寒意的笑容,看的顾卿一下子皱起了眉。

    “没时间就算了。”顾卿说道,她也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毕竟他们可是前夫前妻啊!

    没想到北唐烈丝毫没有勉强:“我明日确实没有时间。”

    也许是北唐烈没有丝毫的犹豫,一下子说了出来,顾卿真心觉得心拔凉拔凉的啊!你哄一下会死啊!

    顾卿一阵腹诽,但是对于这个答案,她并没有感到意外。神色一暗:“我有些困了,睡觉吧。”

    北唐烈在身后突然说道:“那我尽量中午赶回来。”

    顾卿脸上顿时浮现笑容,但是北唐烈面色淡然的说道:“但是明日我确实有事,如果过了晌午还未回来,不必等我。”

    顾卿连连点头,最起码北唐烈还是给了她希望了不是吗?

    夜色渐渐深沉,似乎不知名的气氛酝酿其中。

    第二日一大早,顾卿就醒了过来,原因无他,因为是张妈妈的生辰,这些年一直都是两个人一碗长寿面了事,现在难得有不少富二代权二代参与,也算是有些样子了。

    张妈妈一早就过来给顾卿梳洗,顾卿也习惯了,虽然说张妈妈才是寿星,但是她必定要把顾卿打扮得好好的。

    而傅景落也十分算话,带着青玉来了。

    香儿刚想上去完成昨日没有完成的拥抱,踏月即刻闪身挡在了傅景落的面前,一脸的虎视眈眈。

    傅景落带笑:“没想到今日还是张妈妈的生辰,顾卿,你也不早点告诉我。”

    张妈妈一脸的受宠若惊,自己不过是个老妈子,还有这么多人陪着自己,不禁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其实我也不记得是哪一日生辰,年岁大了,就在五月份,所以随便挑了个日子,没想到小姐就当真了。”

    青玉进了国子监几天,气质完全不一样,隐隐带着高位者的贵气。他有些嘲讽的看着顾卿:“没想到日子倒是记得挺清,脑子好使了?”

    顾卿一脚踹了过去:“半大的孩子,你懂什么?”

    大家围在一起吃饭,就连踏月也被拉上了桌子,踏月一脸惶恐,哪里有主子和下人一起吃饭的道理,没想到还没拒绝出口,香儿就不无鄙视的说道:“你到底还是不是男人,一个大男人还磨磨蹭蹭的!”

    踏月被她一激,脾气也上来了,一屁股坐了下来:“哪像你,主人家还没邀请,你自己都先坐上了!”

    “我快活,我乐意,怎么得?”

    看着这两个一见面就掐的人,顾卿暗自发笑。傅景落眼波流转,似乎极力隐忍着什么:“顾卿,你的生辰是什么时候?”

    “我是腊月生的,还早着呢!”

    傅景落点点头,看着张妈妈笑道:“五月十日,可不算个小日子呢!”

    张妈妈心一抖,莫不是他知道了什么?不动声色的笑了笑:“哎,这怎么不是个小日子呢?就小姐还记在心上,我都要忘记了!”

    傅景落没说话,只是淡笑。暗金色的眼波微微流淌,似乎倾泻着什么心意。

    青玉看着顾卿一张伸长了脖子看着外面,不禁疑惑:“你在等什么?难道是等我九皇叔吗?我告诉你吧,他是不回来了,因为啊……”

    话还没说完就被傅景落打断,夹了一块子菜塞在了他的嘴巴里,然后还嫌弃的撤换了筷子,他,是个有洁癖的人。

    “顾卿,北唐烈是不回来了。”

    顾卿点点头,眼里到底还是有些失落。北唐烈说了今天有事,他似乎特别的忙,也没时间中午回来,他都说了晌午不回来就不要等了,那么此刻也没有再等的必要了。

    她沉敛心神,笑嘻嘻的道:“只是看看,没什么的,不来也好,大家赶紧吃吧,到时候还有长寿面,也算沾沾喜气!”

    一桌人欢欢笑笑,也算给顾卿这么无聊的生活增添了乐趣。

    中午吃完饭,要是搁在现在,晚上可是要吃蛋糕的,可是顾卿不会做,只能吃两顿好的算是补偿了。

    吃过饭后,顾卿和青玉打打闹闹的在院子里追逐。张妈妈站在门口,慈祥的目光落在顾卿的身上,此时傅景落悄无声息的出现在身旁,双手负立,一脸的淡然清月之色。

    “顾卿身上中了美人醉,你是她从小伺候到大的乳娘,从未离开过,你应该知道她为什么会中毒吧?”傅景落紧紧的盯着张妈妈的神色,希望看到什么他想看到的表情。

    张妈妈一张脸丝毫没有惊慌,反而一脸诧异:“什么美人醉?傅公子说什么呢?”

    傅景落淡笑,眼神也落在顾卿身上:“张妈妈是个聪明人,何必在我这装糊涂?你与她待了十六年,有什么人想害她难道还需要我亲自去查吗?”

    张妈妈一脸谦卑的笑容:“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