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一起逛街

    已经是五月,天气越来越热,唯独这清晨的阳光充满了温和,不仅朝气蓬勃,还给世界带来了光明。北唐烈没有晚起的习惯,天一亮,眼睛就自动睁开,然后舒展的眉悠然皱起,看着胸前绽放的小脸:“你这是在做什么?”

    “等你起床啊?你答应我今天陪我去玩的。”顾卿见他睁开眼,一双大眼十分明亮的看着他,当真是这世间最干净的眼睛了。

    等他?原来有人等着的滋味是这种味道的?

    北唐烈看着她:“你可以从我身上起开了。”

    顾卿乖乖的爬了起来,早已穿戴完毕,站在床边看着他,见他缓缓的起身,那动作那姿势,真真是销魂不已啊!尤其是那里衣里面若隐若现的胸膛,还有那无可挑剔的锁骨,那修长的脖颈,然后……至于那张脸,除了冷的吓死人,估计毫无挑剔之处。

    难怪这个王爷已经失势,还有这么多女人甘之如饴的倒贴上去,真是罪过罪过,要是北唐烈在自己的后宫之中,她一定分分钟挂床上吊着打!

    后宫……自己为毛会想到这个词,邪恶了,邪恶了啊!

    北唐烈突然凑近:“你在想什么?”

    顾卿干笑两声,连连摆手,然后十分勤快的给他穿衣。北唐烈今日穿着紫色华贵的锦袍,上面没有绣着反复的花纹,只是在衣摆处绣着蓝色的水纹,整体十分大方简约,又无时无刻不透露着贵气而且还不显眼。

    北唐烈看着她一身女装,烈王妃可是已经溺水身亡了,便蹙着眉头吩咐下去:“踏月,去拿一套适合王妃尺寸的男装来。”

    顾卿这才想起来,自己算是死人一枚了,在这么招摇过市确实不好,好在自己平常不怎么爱出门,所以也没多少人见过自己。

    趁踏月取衣服的空档,顾卿开始束发,只是搬来逐鹿殿,已经没有自己男子束发的东西了,正想着要不要取北唐烈的东西来用,没想到北唐烈已经走到了身后。

    他有些目不忍视她抓成一团糟的头发,直接大手接过娴熟的帮她梳了起来。

    让北唐烈堂堂王爷给自己梳头?顾卿眨巴眨巴眼睛,掐了一下北唐烈,耳边随即传来北唐烈有丝不悦的声音:“你是觉得自己活腻了?”

    顾卿谄笑一声,这一切都是真的?

    也不知道是因为自己的头发在他手上,还是他冷冰冰的那句话,让顾卿一下子坐直了身体,眼睛忐忑不安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自己满头青丝在北唐烈手中十分乖巧,要知道这一头长发顾卿几次想要剪掉,要不是张妈妈自己很可能每日披头散发了!

    没想到北唐烈竟然还会帮人束发?梳子在手上十分的灵活,几下就将头发理顺,然后高高盘起,拿起一个简单的玉冠用簪子固定好,一个简单的束发就完成了。

    顾卿摸了摸脑袋上的玉冠,歪这头问道:“你经常帮人梳头发吗?”

    接下来顾卿在北唐烈眼中看到了一种叫鄙视的眼神,他薄唇轻启:“这么简单,本王看一眼就会。”

    这就是学霸与学渣的差距!

    两人收拾完毕,便要出门,没想到香儿一下子拦住了,狐疑的瞄着两人:“二位是要出去啊?”

    北唐烈不悦的看着半路杀出的程咬金:“这似乎没你的事?”

    “真的要出去啊?带上我呗,你囚禁的是她又不是我,带是我一起呗!”

    踏月看不下去了,一把拉住香儿:“王爷和王妃出去,你就不要添乱了。”

    “顾卿,你可不能这样子啊,我陪你回来救人才落入贼手的,你可不能撒手不管啊!”

    顾卿于是将求救的目光看向北唐烈,北唐烈淡淡的一挥手:“踏月交给你了。”

    踏月心中那个哀嚎啊,为什么是他啊?

    久违的闹市啊!北唐烈所给的一切在顾卿眼里和牢笼没什么区别,关键自己还挣脱不了,她怕哪一天自己就变成了金丝雀,就算笼子打开了,自己也不想走了!

    现在已经是五月上旬,这一个月的结束,自己也是时候离开了吧!她从未想过北唐烈会使自己的良人,只求一心人白首不相离。在这个世界是多么的向往?顾卿有着对爱情的渴望,但,更多的是害怕。

    漫无止境的害怕,不是因为李墨给自己的痛楚多大,而是这个世界给的现实太大,大到逍遥一生都觉得有些虚无缥缈。

    顾卿想活着,努力的活着,活的随意随心,但似乎事与愿违,所幸的是,在王府的时间不必久等,只要胖师父告诉自己天山雪莲已经拿到了就可以了。

    北唐烈看着顾卿那一双璀璨的双眸,她没有耀眼的容貌,但是一双眼睛确实星落凡尘,让人过目不忘。

    在顾卿身边的那份安逸是没有人能够取代的,就连无忧都不可以!

    两人是没吃早饭出来了,既然北唐烈是答应陪自己,顾卿便没有顾忌,捡了一个路边摊坐了下去。踏月有些为难的看着这露天的环境,看着北唐烈一脸冷淡的神色,就要上前擦拭板凳,没想到北唐烈没有丝毫布不满,直接一撩衣袍坐下。

    顾卿原以为他会说什么的,没想到这么爽快,不禁有些疑惑:“我还以为你不会坐的呢?”

    “我上阵杀敌的时候沙地都睡过。”对于这种自然是小意思。

    顾卿不知道他这几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一个十八岁意气风发的少年,瘸了一条腿那是怎样的经历,顾卿不得而知,只知道在这大周有无数人敬仰着他,同时也畏惧着他,因为他的冷血、无常、残酷。

    顾卿敛了敛心神,既然决定好好疏解一下心中的郁闷,就不要想的那么多,深吸一口气,绽放一个笑容。“老板,来一碗馄饨,香儿你呢?”

    “阳春面吧!”

    “你呢?”顾卿看向北唐烈,北唐烈淡淡的说道:“和你一样。”

    香儿便大叫:“两碗馄饨,两碗阳春面!”

    踏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