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再遇赛半仙

    踏月身子一震,脸色也跟着巨变,他已经顾不得其它,满脑子都是香儿为什么不解释?自己怎么不分青红皂白,看都不看一眼,就直接指责她的不是?如果真是前朝细作,为何又这样明目张胆?

    踏月现在除了悔恨,就是满肚子的关心,自己刚才那一掌可丝毫没有留情啊!三步并作两步,一下子追上香儿,而香儿也有些坚持不住的扶住墙角蹲了下来。踏月二话不说,直接从身后打横抱起。

    香儿大惊,一看到是踏月,更加倔强:“你放我下来,我自己有脚!”

    没想到踏月直接吼了一句:“别动!”

    许是被这一句给吓得了,香儿难得的平静,竟然真的窝在他的怀里,什么话也没说。

    踏月抱着香儿来到北唐烈面前:“王爷,属下要回去给香儿姑娘医治。”

    顾卿疑惑的看着她们,怎么才一盏茶的功夫,两个人就成了这样了?

    北唐烈淡淡的挥手,算是允诺,踏月便火急火燎的带着香儿离去了。

    顾卿含着一个馄饨一脸的茫然,这两人的速度是不是发展的太快了一些?似乎重点不是这个,那么接下来的就是她和……北唐烈?

    某人的眼睛弱弱的看向一脸冰冷的北唐烈,他已经吃好了,正淡淡的看着她。

    顾卿狠狠一吸,将嘴里的馄饨给咽了下去,他看着她是几个意思,你倒是给我付钱啊!

    北唐烈终于看着她将汤也给喝了,他终于开了金口:“去付钱吧。”

    顾卿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她怎么忘了,北唐烈有个忠心耿耿的属下,每日跟随前后,几时轮得到北唐烈亲自动手?就连每日吃的饭菜都是自己挑的骨头,这货怎么可能会带钱?

    她深吸一口气:“王爷跑的快吗?”

    北唐烈似乎明白了她的意思,随即点点头:“比你快。”

    那就好办了!她还担心他残疾,跑不快呢!

    顾卿在桌面上摊开小手,北唐烈看了看,她的手很小,也不知道是在乡下的原因,还是画画,所以指腹有些老茧,但是丝毫不妨碍她的柔软。

    北唐烈将大手叠了上去,紧紧的握住,而顾卿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也用力的反握着他的手,第一次这么用力,生怕丢了一样。

    她这点小小的力道根本不算什么,但是,握在北唐烈的手中,心一下子就暖了起来,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人这样牵着他的手。

    他的眼眸深沉一片,暗光流动,凤目微眯,似乎十分享受她掌心的温暖。不知道是不是做贼心虚的原因,顾卿偷眼瞄了瞄正在忙碌的老板,额头上都沁出了汗珠。

    她可真不是干坏事的料,只是这几个瞬息的功夫,她都已经紧张的手心出汗了。

    诚如北唐烈所想,顾卿还真不是干坏事的料,她会心虚会紧张啊,何况是在这大庭广众之下逃跑?想想都脚底发麻,关键是还要带着北唐烈一起!

    但是没钱又能怎么办?

    就在顾卿下定了决心,没想到北唐烈突然起身,给老板扔过去一颗龙眼大小的珍珠,老板顿时欣喜若狂。顾卿记起他今早的腰带上就缀着一颗珍珠。

    看着顾卿有些诧异的眼神,北唐烈斜睨一眼:“难道你还不想走了?”

    顾卿连忙点头跟上他的脚步,他的手已经松开了她的手,毕竟她现在可是男儿装扮,两个大男人手牵手的在大街上行走,估计不到一个时辰,烈王疑似有断臂之袖的传言就要传开了。

    北唐烈虽然走的快,但是始终和她保持一步的距离,不远也不近,刚刚好的样子。

    但是有个人突然拽住了自己的裤脚,顾卿还来不及告诉北唐烈一声,就被地上蹲着的那人声音给打断:“姑娘乃是大福之人,我就知晓姑娘你不会死的!”

    这个人不是旁人,正是那一晚偷溜出来遇见的鹤发童颜的赛半仙。

    赛半仙收起了笑嘻嘻的神色,看着顾卿一本正经,似乎真的在掐指一算,一脸的凝重之色:“姑娘,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前面的那个男人就是烈王,此人命格大凶大恶,会连累旁人,姑娘可要慎重而行,切不可再一次跳入火坑啊!”

    再一次?难不成是说自己此次回来?

    这个赛半仙好像是真的有些本事,既然知道自己没死,脸上没有露出丝毫的诧异之色,反而一脸平静,似乎本该如此一般。

    赛半仙似乎是害怕北唐烈回来寻她,急忙抓住顾卿的手,将她的右手打开:“上一次老夫没看清楚,这一次断然不会错,虽然面相被毁,命格脱离轨道,但是殊途同归,姑娘还是会走上一条不归路。如果姑娘执意下去,那么只有两条路,一生一死!姑娘听老夫一句话,赶紧离开此人,否则你的命运将出现层次不穷的恶念,生命也会起起伏伏,实在是太危险了。这个人的心捉摸不定,就连他自己都难以知晓自己是善是恶,他若善,你的结局必定是完善美满,如若此人心恶,那姑娘就要小心自己的命运了!只是老夫实在疑惑,既然有人改变你的命运,又何至于让你和这样的恐怖的人在一起,但这些都不是重点,姑娘只要记着我一句话,留在此人身边,你可能会死,被他害死。你也可能会生,但是有人想你死!”

    他说的极快,顾卿听着也是迷迷糊糊,就在顾卿还想追问下去的时候,那赛半仙一改语气,两撇小胡子一翘一翘的,神棍的气息十足。拽着她的手指指点点:“姑娘啊,我看你这手相是有福之人啊,只要买下我的符水,每日三次……”

    只是,在没人看到的情况下,赛半仙偷偷打量了一下北唐烈,随即沉下眼睛,心中哀叹,当真是冤孽啊!这些年久不出世,世道都已经变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