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闵桃

    北唐烈收下折扇,把玩在手里,顾卿不一会又跑了过来,北唐烈赶忙折起丢在桌子上,摆出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看到这一幕的顾卿,果不其然,神情看着可怜了几分。

    顾卿看见自己的扇子可怜巴巴的放在桌子上,顿时觉得自己一片心意被人践踏了,虽然自己的东西比较廉价,但是自己亲手画的,也算是一片心意啊!

    顾卿走过去,正欲一把夺过,没想到那漫不经心的北唐烈的速度比自己还要快。见他抓在手上开开合合,很随意的样子,顾卿就气不打一处来。“你既然不喜欢就还给我,你不喜欢我稀罕。”

    北唐烈眸色微沉,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前王妃送人东西还有收回的道理?”

    前……前……前王妃!前你妹!

    顾卿生着闷气不说话,想要抢过,但是北唐烈在长度上面占有绝对的优势,手臂一扬,顾卿怎么够都够不着。

    顾卿卯足了劲,一下子冲了上去,没想到东西没够着,反而将北唐烈给扑倒了,正紧紧的揪着北唐烈的衣服,隐隐还能从放大的领口可以看到里面的精致的锁骨呢!

    实在是……太香艳!

    顾卿哪里还顾得上扇子,美色当前,顾卿很没出息的咽了咽口水。这样暧昧的姿势,眼前还是一等一的帅哥美男子,拿出去分分钟就能电死个人,这样的男人此时正衣襟微敞的躺在自己身下,如果不趁机吃点豆腐简直对不起他这张脸啊!

    看着顾卿正兴致勃勃的看着自己那袒露的胸肌,嘴唇扬起一抹邪笑,声音不自觉多了几分暗沉:“你想干什么?”

    “我想画裸男!”顾卿毫不犹豫的回答。

    北唐烈的眉头悄无声息的皱了起来,寒眸微眯,有些不悦的看着趴在自己身上舍不得起来的某人。这个女人难道除了画画就不会想点别的事情吗?比如男欢女爱?男下女上?

    心里虽然郁闷,但是一触即顾卿那毫无情欲的眼眸,眼底那无声无息的欲火眨眼熄灭,面对这个女人,自己每次都不能尽人道,可恶!

    北唐烈知道,这要是继续挑逗下去,最后的下场往往是无疾而终,而自己还憋了一肚子火,遂即冷声道:“还不从我身上起开?”

    顾卿这才想到自己扑倒的是何人,一见美男裸体就忍不住的性子就是改不掉,估计有个大帅哥一脱上衣,自己分分钟就跟着别人跑了都说不定啊!

    为了画完美的裸体,顾卿愿意付出一切代价!

    顾卿赶忙爬了起来,也忘了扇子的事情,可怜兮兮的看着北唐烈揉了揉肚子:“有点饿。”

    现在是晌午了,也该吃饭了。

    北唐烈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看到外面那些人惊愕的目光,这个新坊主有点娘不说,这个王爷似乎……

    看到北唐烈投射过来的目光,一个个如临大敌,即刻装模作样的做自己的事情,哪里知道自己娘炮的形象已经坐实了,还企图染指烈王。

    北唐烈拿起折扇,移步出去:“吃了饭带你去菩提寺。”

    菩提寺?顾卿的眼睛一亮,菩提寺是皇城中最大的一座寺庙,虽然南方大多是丘陵平原,但是皇城正好坐落着一座山,在皇城的东面,上面便坐落着最大的佛家道场,凡事皇宫一切法师都是菩提寺承办,也算是御用寺庙了。

    顾卿来京城这么久,也没机会好好玩玩,能去见一见最大的寺庙也是不错的,最起码可以看一下壁画。

    简单的吃过午膳过后,两人乘着马车便来到了菩提寺脚下。

    看着山脚蜿蜒向上,相传有九百九十九块石阶。在山脚下树立一个石碣“心诚者,拾阶而上”。

    这寺庙从前朝就屹立至今,北辰帝刚入主南方不久,对于这样的信仰大庙,更是奉若神明,这也让那些信仰宗教的人更加诚服。所以面对这块石碣,无人敢不从,估计你这回抬轿子上去了,明天就该有人到你家开始“军事教育”了。

    一路上遇见男男女女,不是初一十五,上香的人还这么多,可见香火是多么的旺盛。等顾卿上气不接下气的上去,已经累的一头汗了,再看北唐烈,人家淡定自若,连口大气都不带喘的,更不要说汗水了!顾卿严重怀疑,他真的是个残疾人?这速度简直也忒快了点吧?

    北唐烈斜睨了她一眼,只见她已经支撑不住的坐在石阶之上,累的连话都说不出口了。

    北唐烈倒是也不急,似乎耐心十足,站在那高阶之上看下面的风景。他一身紫衣猎猎,随风飘动。脸上带着几分冰寒不近人情,刻薄的唇角微微抿着,勾起完美的弧度。他一双眼扫过之处,都让人有淡淡的心惊。

    即使让人害怕,还是引来了不少妙龄少女的驻足观看,不少小姐丫环头靠头小声议论,估计是在猜测这是哪家的公子生的如此俊逸非凡,而且身上的高贵气息是那样的引人注目。他无论在哪,都像是一团黑夜,让人忽视不掉,在阳光下似乎尤为刺眼。

    北周民风开放,南方男女长情,这样完美的结合,女子不再是养在深闺人不识,反而抛头露面,对待男女之情,也十分看的开。

    看一眼,丢个手绢,扔个鲜花什么,那都是小意思,更恐怖的还有直接冲进男方家门的呢!

    而现在北唐烈往那一站,无疑是招蜂引蝶的存在,不论他的眼神是多么的冷酷决绝,但是面对大周开放的南方女子,就算你再冰冷,也被姑娘家心中一团花火给扑灭了。

    还是有不怕死的上门了!

    只见一个长相颇为小巧精致的姑娘看了北唐烈两眼,双眼难掩欢喜之色,轻移莲步,走到了北唐烈面前,行了一个礼:“公子是一个人上香?”

    北唐烈不说话,只是眼神不善。

    那姑娘似乎没有看到,笑靥如花:“我也是一人,可否邀请公子一同上山?”

    北唐烈薄唇紧抿,最终眉心紧蹙,冷声说道:“滚。”

    没想到北唐烈毫不客气,直接吐出一个“滚”字。她咬紧了下唇,又觉得心有不甘,估计这个男人只是在摆谱。她对自己的外貌十分信心,估计是自己没有自报家门,所以他还不感兴趣。于是她整顿心情,微微仰首,露出一个得体的笑容,既不显得自己太过主动,又让人家明白自己有机可乘。

    “我乃督查总使之女闵桃,今日发生一点意外,所以家仆没有跟随,这么长的石阶,万一不下心摔倒,小女子实在是害怕之极。公子不要误会,只要送小女子到达山顶,我一定会有重谢。”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