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但求一世安

    传言中烈王,心情难以捉摸,喜怒难猜,爱好……杀人!

    虽然北唐烈与北唐风是亲兄弟,两人都十分喜爱女色,但是你要是提到北唐烈,那必定是冷血无情的代名词,他府里的女人完全由着他的心情,生死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但是天底下就是有那么多不怕死的女人,以为只要攀上北唐烈这棵大树,满心期待的以为自己和他众多女人不一样。

    不知有多少女人死在这自信满满的自欺欺人之中。

    而北唐风就不一样,人家知道如何疼女人,北唐烈这个冷血汉子可没那么多花花肠子,想杀就杀,因为他从不缺少女人!

    说来这个烈王也是传奇,在大周还没攻下南齐的时候,这个九皇子一直默默无闻,只晓得前朝有位质子,姓甚名谁都不知道,没想到和逍遥侯一举内外攻敌,让南齐背腹受敌。于是这个十六岁的九皇子封为烈王,从此战功赫赫,鲜有败绩。可以说大周南方的城池都是由北唐烈一人攻下,没想到好景不长,这位家喻户晓的大周战神,两年后就因为剿灭前朝余党,瘸了一条腿。

    从此后窝在烈王府做个轻松王爷,虽然没有军职,但是没有谁敢小觑了这位英年勇将,更何况他今年才二十二岁,比秀世子还要小上四岁,秀世子有这样的成就?

    没想到这位大周的传奇人物就站在自己身边,虽然他时常冷冷的说着关怀的话,但是闵桃丝毫感受不到他话语中的关心,倒像是逼着自己说的。

    终于到了山顶,闵桃避之不及的说道:“王爷,小女子要去还愿,就不叨扰了。”

    而北唐烈也意兴阑珊,一路过来,他也算是看出没心没肺的顾卿根本不会吃半点的醋,难不成她根本不喜欢自己?

    想到此处,北唐烈一张脸突然变得十分阴郁可怕,闵桃心头狂跳,不是太激动,而是吓得!她也顾不及等烈王的答案,连忙慌不择路的跑了出去。

    而北唐烈此时哪里管得了闵桃?他直接一个转身,毫不客气的拽住顾卿的衣领。刚刚爬上来累死累活的顾卿,还没喘上了两口气,就被北唐烈的大手一下子像是滴溜小猫崽一样,拽到自己的眼前。

    “你……你干什么啊?”顾卿刚想发火,没想到一抬头就看到北唐烈那一双暗色阴沉的眼眸,顿时吓了一跳,他怎么又生气了?刚才不是和美女聊天好好的吗?

    难不成是因为姑娘走了?

    顾卿顿时谄笑一声:“王爷看中人家姑娘了?要不……我替王爷给捉回来?”

    北唐烈语调上扬,声音极冷,似乎深藏着几丝怨气:“嗯?”

    顾卿颤抖着小心脏,实在不明白他好端端的生什么气。

    就在她还搞不懂的时候,北唐烈已经拽着她来到护栏边上,下面就是深不见底的灌木丛。

    顾卿一回头便有些恐高,然后双手死死的拽住栏杆,这下面可不知道有什么呢!她心中实在火大,这个北唐烈到底是在发什么疯?

    “喂!你到底想干什么啊?人家姑娘跑了,你去找人家啊,你找我做什么啊?”

    北唐烈眸色一沉,眼底的紫色光芒给人死亡的讯息,仿佛下一秒就在这骇人的目光中,被凌迟处死。

    她当真什么都不明白?那好!他就让她明白明白!

    “本王是你什么?”

    顾卿虽然不明白他为什么为这么无聊的问题,但生死攸关她不得不答。她可相信北唐烈会一个心情不爽,直接把自己丢下去的。

    “你……你是王爷,是我的……我的前夫?”他们似乎就着点关系了吧?

    前夫?她还知晓自己是她的前夫。但是想问她为什么无动于衷的话刚想说出,但是却哽在了喉咙里。眉头深皱,他堂堂王爷,却因为这个样貌平平,性情难训的顾卿,弄的自己心里这样狼狈,似乎已经超出了自己预知的范围!

    他喜欢顾卿,见不得她半点不在意的样子!

    哪怕她现在就算不喜欢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只要在自己身边,让自己还喜欢就可以。她难以驯服,他宠着,只要对自己上心即刻!

    想到此处,北唐烈的眉头突然松开,对于这个女人,自己有的是办法让她爱上自己,不为别的,因为一个男人的自尊不容许她这样笨的女人践踏!

    脚再次踩到地上,顾卿也算是在生死鬼门关走过一遭。再看北唐烈的眼神,虽然看着自己还是极度的冰寒,眼底的紫色光芒比冰刀子更加可怕,仿佛会剜人肉一般,让人看一眼都觉得背脊发凉。虽然比刚才缓和了许多,但是还是让人不敢直视。

    实在不明白他为什么莫名奇妙的生气,但是顾卿心中怨念十足,你不高兴了就拿自己撒野,你当我是出气筒啊!

    她闷闷的说道:“下次叫我出来我也不出来了,我情愿窝在床上闷死!”

    听到顾卿这怨念十足的话,北唐烈也知晓自己先前有些太冲动了这样那生死之事吓她,对于她来说确实会造成心理阴影,但是骄傲如他,怎么会说道歉的话?

    但是声音还是轻柔了许多:“走吧,听说菩提寺许愿很灵。”

    顾卿心中的气还没有消散,所以看着北唐烈也满是怨念,她实在是琢磨不透北唐烈的心思,更加让她明白北唐烈是个多么可怕的男人,这种男人,自己能不沾就不沾!

    进了宝华殿,里面全是涂上金漆法相庄严的佛祖,中间的香炉之上插满了香客的进香,每隔半个时辰,一个小沙弥就回走上前去清理。

    顾卿刚跪下,发现身后的北唐烈站着纹丝不动,不禁有些好奇,虽然心中还在和他赌气,但是好奇心还是在心中战胜半筹。

    她脸上的表情还为缓和,说出去的话也是闷声闷气的:“你不用跪拜吗?”

    北唐烈看着上面庄严的佛像,丝毫没有忌讳,说道:“本王,不信神明,只信我自己。”

    这里不是宣传无神论者的现代,在古代,而且是在这动荡不安峥嵘不断的岁月中,人们更是心中有着信仰,来以此慰藉心灵。而北唐烈前一刻还说这里的许愿很灵,没想到自己根本就不信。

    北唐烈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信自己?难道他就从没有后悔过吗?

    顾卿心里莫名奇妙的堵住了一块,好久咽不下去。良久,她注目于面前的佛祖,闭上眼睛诚心默念:“我顾卿以前也不信,但是发生了这么多事,不得不让我寻求一点安慰。我的愿望不多,只希望能够平安喜乐,终其一生逍遥快活,不求一双人,但求一世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