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面纱女子

    北唐烈眉头悠然皱起,似乎十分不愿听到这个声音。

    这个声音顾卿并不陌生,正是今日早晨在闹市上喊北唐烈的那个小丫环!

    果不其然,一个才十四五岁的小丫环,梳着两辫式,模样也十分伶俐。急急忙忙的走到北唐烈的面前,一脸欣喜:“烈王爷真的是您啊!先前我和小姐在大街上看见您,小姐还说不是您呢!我想也是,王爷那样尊贵的人怎么会在路边摊?但是没想到娟儿真的没有看错人啊!”

    北唐烈自从听到这个自称为娟儿的丫环的声音,眉头就一直是皱着的,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眸色阴郁不堪。

    他的声音依旧是平日的冷寒,但是似乎更甚一点。“你家小姐呢?”

    “我家小姐今日来还愿,在前面和主持方丈说话呢!王爷要不要过去?我家小姐可想王爷呢!”

    北唐烈闻言,眉心紧蹙,甚是不满,然后冷冷的说道:“没见到本王这边有客人吗?”

    娟儿这才看见北唐烈身旁的顾卿,竟然北唐烈亲口说是客人,那么自然不是一般的人。娟儿自知冒失,有些害怕的垂下脑袋,欠了欠身子:“娟儿糊涂,没注意到公子,还望公子见谅。”

    顾卿算是明白了,原来娟儿的小姐和北唐烈有一腿什么的。听到北唐烈拿自己做搪塞,顾卿本着雷锋精神,连忙说道:“其实我找王爷也没什么事情,而且已经办完了,既然你家小姐在这,那我也不好打扰,不如就此别……”

    最后一个字还没说完,北唐烈一只大手已经握在了脖子之后,在娟儿看不到的情况下,手掌慢慢收缩。从娟儿这个角度看过去,还以为是在勾肩搭背呢!

    娟儿顿时对面前的瘦弱公子好生崇拜,能和烈王勾肩搭背的人,定然也不是凡人!

    北唐烈声音幽冷,让人听着毛骨悚然:“难道贤弟不要留宿王府,让本王好生款待吗?”

    顾卿尴尬的笑了笑,自己的小命还在北唐烈的手中,苦笑一声:“王爷既有美人相伴,又何必找我这个贤弟?”

    北唐烈心中大怒,这个女人难道就没有一点眼力见吗?

    娟儿见两人之间的气氛怪怪的,顿时挠挠头不知如何是好:“虽然小姐十分挂念王爷,但是和主持方丈还有许多话要说,估计一时半会也不会出来。烈王爷和这位公子有事的话,就先回去吧,小姐那边娟儿会去说的。”

    顾卿敢肯定,北唐烈对这个娟儿的主子一定很好,否则一个小丫环见到他竟然一点不怕,还噼里啪啦的敢说这么多话,可见她还没见识过北唐烈冷血无情的一面。

    顾卿便那个只有一面印象的女子深深好奇了起来,虽然看不清面纱之下的具体面容,但是北唐烈看上的女人,终究不会差到哪去,自己这个样子已经是最低标准了!但是顾卿识人很准,一眼就能看出此女样貌不凡,只是一双眼睛十分可惜了,太过平凡,和脸上的容颜极度的不相称。

    不过综合来看还是不错的,北唐烈看上的女人有差的吗?

    娟儿这样子通情达理,可不是她想要的结果,她可巴不得北唐烈离去呢!她随即怂恿北唐烈:“王爷,你既然有事在身,那我不便打扰,要不你就在这等一下吧,我没什么事就自个先回去了。”

    娟儿见顾卿没什么事,自然是希望北唐烈留下来等小姐一起出来的,所以一脸期待的看着北唐烈。

    北唐烈来看着顾卿那一双充满期待的眼神,眸色深沉,也不知道在想什么,里面像是打翻了浓墨一样,让人深入其中,参之不透。

    良久,沉眸颌首,不发一言,算是默许。

    顾卿欢呼一声,转眼就朝着殿外走去,生怕北唐烈一个反悔。

    娟儿见北唐烈同意留了下来,一下子欣喜若狂,这可是未来的准姑爷,更何况是这样的英姿飒爽俊逸非凡,虽然有腿疾,但是烈王爷身上的光环已经掩盖了这微小的缺点,哪怕双腿残疾,只要还能生养,那就好办了!

    “烈王爷,请随娟儿来吧,娟儿带你去主持那去。”

    北唐烈点头,深深地看了眼顾卿离去的方向,思绪内敛,一双暗沉如水的眸子,谁也猜不透他到底在想什么。

    北唐烈移步静居室,娟儿毕恭毕敬的身后伺候,奉上了茶,便乖乖的站在其身后。看着北唐烈的背影,娟儿不禁心想,虽然烈王爷恶名在外,自己一开始也十分惧怕,但是烈王爷对自己小姐好的还真是没话说,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是烈王每日都会抽空来陪陪小姐。

    别人都害怕小姐身上的顽疾,生怕传染给自己,但是唯独烈王爷丝毫不惧,还时常亲自端汤递药,可见烈王爷并非世人所传薄情寡义,心狠手辣之人,最起码,对待自家小姐可不是这样的。

    就算现在,小姐还需小半会的时间,可烈王爷什么话也没说,屈尊降贵的等候,就冲着这份情义,娟儿都只认定了北唐烈一个姑爷。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面前的茶一点都没有喝,北唐烈似乎心事极重,一直摩擦着杯沿,思绪深沉。看着茶叶几起几浮,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空气安静的诡异,直到一道门扉打开传来的吱呀声,才打破这样安静的局面。

    北唐烈偏头,看着随着老方丈身后出来的女子微微颌首。

    主持方丈对烈王自然不陌生,连忙双手合十:“阿弥陀佛,烈王殿下来寻陈施主,那老衲就先行离开。”

    “方丈慢走。”后面的女子双手合十摆放面前说道,声音仿佛是清泉过涧,十分好听悦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