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欠你的,还你

    他没有直接去逐鹿殿,反而是去了碧波池,还叫上了王府里面的大夫。那大夫看着高高悬挂的牌匾,一看到碧波池这三个字,面如死灰,感觉前面就是洪水猛兽,自己要是进去了,那就是必死无疑了。

    在门口磨蹭了一会,最终抱着必死的决心去了,一进碧波池,大夫就四处乱看,反正自己就要死了,在不多看两眼这个禁地到底长成什么样,那自己可不就太吃亏了吗?

    最终颤颤巍巍的走到最里面的乳白色的药池处,看见王爷正小心翼翼的放下一个男子,将她安放在凳子上,然后那动作轻柔的,让他严重怀疑眼前的人根本就不是传说中冷血无情的烈王爷!

    北唐烈回眸满是煞气的看了一眼,没想到这个大夫还傻呼呼的站在那,真是恨不得一掌拍死。沉声喝斥道:“还不快滚过来?”

    那大夫这才回过神来,急急忙忙上前走到顾卿的面前,一眼就看到了顾卿右手腕上面的紫色淤青,一下子态度端正,脸上尽是凝重之色。

    他一看到病人,已经全然忘记自己身边这位是烈王爷了,摇头晃脑的说道:“不瞒王爷说,这下手之人心肠十分歹毒,竟然下这么重的狠手,要是多用上几分力道,估计就要伤及筋骨了。”

    那“心肠歹毒的下手之人”正寒冷着一双眼眸,十分不善的看着他,拳头都暗自握紧了,这个该死的大夫,本王是要他来治病的,可不是要他来指责自己的不是的!

    那大夫浑然未知,还在专心致志的研究着伤口,也没注意脉相,反而被她手腕上的淤青给吸引住了。小心翼翼的翻来覆去看了许久。就在北唐烈极度不满的注视下,他终于放开了顾卿的小手。

    大夫刚想起身汇报结果,没想到一抬头就看见了北唐烈那一脸森寒的冷面,一下子震慑在当场,心中掀起巨浪。小的……小的……难不成,做错了什么吗?

    他心里咯噔一声,吓得浑身打颤,顶着压力说道:“这位公子怕是一个月内不能拿重物了,而且近几天右手也不要活动,过些时日就会好一点。我……我会开药的……”说道最后心中越是胆怯,他很冤枉啊,他什么过错都没有犯啊!

    北唐烈松了一口气:“那这药汤侵泡有危害吗?”

    “没……没有……这药汤都是……强身健体的……没有危害。”他结结巴巴的说完,擦擦脑门子的水珠,也不知道是汗水还是水汽。

    北唐烈放下了心,然后双手负于身后,冷冷呵斥道:“那你还不快滚?”

    大夫如蒙大赦,急忙撒开脚丫子就忙不迭的跑了出去。觉得自己生活在烈王府真心不容易,每天配着避子汤不说,没想到今日踏月大人和王爷都这么火急火燎的传召,看那样子似乎要吃人啦!

    等等!

    大夫这才想起来似乎有些不对劲!这碧波池可是禁地,为什么无缘无故的出现一个陌生男人?而且似乎是王爷亲自将她抱在凳子上的,他是不是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事情了?不行,回去就要告老还乡啊!用生命在医治,他怕啊!

    一想到此处,大夫脚步更加快了,三步并作两步的冲了出去。

    顾卿的脸色还是不好,就算北唐烈事后再怎么弥补,但是那一瞬间带给自己的伤害,却不是那么容易忘却的。顾卿不是猫不是狗!无法前一刻被人伤害,下一秒那个人勾勾手指头,自己就要摇着尾巴过去。

    但是顾卿也知道,自己在面对北唐烈的霸道的时候,她也毫无还手之力,她到底应该怎么做?

    顾卿起身就要走,北唐烈冷冷的叫住她:“你要去哪?”

    顾卿不作声,依然向前走去,她还是不知道如何面对北唐烈。

    “如果你还在生本王的气,那么本王还你。”他既然欠了她的,那么自然是要还的。何况欠下的哪里是这一星半点?

    还她?这是什么意思?她止住脚步,回首疑惑的看着他。只见他从腰后摸出一把匕首,直接大步上前,拽出她的手放在掌心。

    视线有些昏暗,再加上那把匕首通体乌黑,纹路也看不清楚。触手,是一片冰凉。

    见她愣着不动,北唐烈便将匕首拔开,在夜明珠下折射的银光,晃得有些刺眼。匕首十分的锋利,虽然顾卿对这些东西不是很了解,但是北唐烈贴身的匕首岂会有差的?

    那银光刺眼,让她一下子清醒了过来。她看着眼前的北唐烈,发现他一脸淡然,哪怕自己在他身上捅几个血窟窿,她也相信北唐烈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的。

    这把匕首就放在自己的手上,而剑端直指北唐烈的……

    心脏!

    他说:“本王还你。”

    她的手不由自主的握紧,如果一刀刺下去,那么自己就可以解脱了,也算是这些天被压榨的担惊受怕也算是有个交代了!

    可是……看着他水汽朦胧的轮廓,顾卿一下子恍惚了心智,最终她闭上眼,狠狠的呼吸了一口气,然后紧紧的握住了刀柄。

    就要狠狠刺下的时候,匕首一转,刀柄用力撞了上去。

    北唐烈眸色有些浑浊,看着自己胸口的小手。如果匕首没有及时调转方向的话,那么便是正中心脏。

    她松开了匕首,砸在光滑的大理石上面发出清脆的声音,仿佛惊落了漂浮半空中的水汽,让两人都清晰无比的看见了对方。

    顾卿有些泄气,她根本就会杀人,受